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校尉
    张孟不敢露面,唯一的竞争对手算是没了。

    其他的炼骨队正更是不敢出头,他们之中,有些人对周寒的实力很敬佩,一些人则是在数天前的平原战场上,被周寒救过性命,十分感激,无意出来和他争夺。

    再者,也打不过周寒这怪物啊。

    萧平、萧和两兄弟的尸骨还在校场内,估计鲜血都还未彻底变冷呢,谁敢找死冒头出来挑战周寒?

    萧和的实力,在校尉都是顶尖,他们只是区区炼骨而已。

    就像张孟想的那般,估计上去没过两招就被周寒给打的灰头土脸,没人愿意出去丢脸。

    看你选的什么人……半空中风亭晚目光瞥见张孟畏畏缩缩的样子,顿时心生不悦,狠狠瞪了一眼史剑。

    史剑嘴角抖动两下,心头委屈无比。

    这周寒的实力,变态的很,已经迈入半步龙蛰层次,别说是张孟,就算是五大校尉中实力最深不可测的夏侯城,恐怕也不是其对手,张孟就算上去了,也不是周寒的对手。

    所以不是张孟太废,而是周寒的实力太可怕了,震慑住了众人。

    一枪击杀萧平,数招鏖战萧和,以一种极为震撼的方式,将修行了邪道功法的萧和当众斩杀,再加上周寒在之前战场上的表现,差点杀穿箭空军,无形之中,他在军营内的影响力飞快提升。

    校尉之职,理所应当。

    “既如此,那便授周寒为武字营校尉,统御百众,须尽心尽职,不负众望!”

    皱了皱眉,风亭晚也知道此事不可再改变,再加上萧和已死,武字营确切需要一位实力能够服众的人来担当校尉,便没有再反对。

    只是一个校尉而已。

    他凌空站在那里,伸手抛下一枚令牌。

    对于执掌整个唳空集的风亭晚来说,龙蛰境以下,只有夏侯城整个校尉能够入眼,其他人在他眼中没有什么区别。

    在唳空集内,风亭晚相当于土皇帝,拥有的权利极大。

    大虞王朝分为九州,每州下面又细分数个统治架构,层层划分下来,王朝高层很难关注到下方,放手下来的权利,让每个集主都拥有生杀大权。

    “周老弟,还不谢恩!”

    看见周寒还在愣愣的站着,李隆赶紧说道。

    “多谢集主大人,属下必竭力办事!”周寒单膝跪下,双手捧着,接过从天空中飘下的一块校尉令牌,大声说道。

    风亭晚丢下令牌就御空离开,飞往集主府。

    御空飞行啊,只有龙蛰境的高手才能施展出来的技巧。

    周寒起身,抬头看着风亭晚的身影消失在空中,露出坚定之色,他距离龙蛰境,也不远了,只差一个炼气境!

    手中清凉触感的校尉令牌,让他心头振奋。

    对风亭晚来说,校尉之职不算什么,可对他来说,却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校尉,可统领两位队正,四位副队正,一百位炼力士兵,拥有极大的权柄,到了这一步,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军官。

    在整个唳空城内,也不再是藉藉无名之辈。

    唳空军,也总共才五位校尉而已,是真正的权贵阶层,六大家族和宗派的人,也要礼让几分,不敢得罪!

    “周老弟,校尉之职,干系重大,接触到的人和事,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特别是要小心史剑、宗派、无生教,不能松懈啊。”李隆叮嘱道。

    “多谢李大哥和蒙大哥,没有你们,今日我已经死在这里,更别提校尉之职。”周寒感激道。

    蒙铁摆摆手,毫不在意的样子。

    对他这个豪爽汉子来说,这自然只是随手的事情,主要还是周寒对他的眼,一开始他的确是看在李隆的面子上才多看了周寒两眼,可如今却是心头真正的认可。

    战场的事情,他也听吴奇和孔离等人说过。

    能够率众杀穿箭空军,还引来梁古今出手,这种战绩让蒙铁都大吃一惊。

    现在周寒更是当众击杀萧和,展现出莫大的潜力,自然更加看好。

    “这些都是小事。”

    李隆也摆手,说道:“我还要多说一句,龙蛰境,才是真正踏入修行的道路,修行到龙蛰境,体内衍生法力,法力是修行者的象征,碾压凡境无敌。

    周老弟你的战力虽然不凡,能够越级战斗,但对龙蛰境来说,还是太弱。

    武字营的事务,你大可放给两位队正和亲卫们处理,将全部心思放在修行上,才是正事,尽快突破龙蛰境,成为第四位牙将,到时候我们三人联手,别说史贱人,就算是集主,也不能忽视!”

    “是,我知道。”

    听到李隆这么说,周寒心头也是更加坚定了勇猛精进的念头。

    平原战场上,他就见识过了龙蛰境的可怕实力,差点被梁古今一箭射杀,要不是内甲保护,就算没有死在那一箭上,也被后面的箭空城士兵给击杀。

    在刚才,风亭晚随手一掌拍下,他便无可奈何。

    那种无力感,到现在还在心中萦绕,未曾散去。

    “周老弟是意志坚定之辈,无须我们多说,他自然知道怎么做,李胖子你啰嗦了。”

    蒙铁看着李隆摇头笑了笑。

    李隆看来是真心想要结交拉拢周寒,他这些年来和李隆搭档,十分清楚这死胖子的心性,看似和善,脸上笑嘻嘻的,却绝对不会对普通人多说半句话。

    不过他看向周寒,却又了然。

    周寒这样的潜力股,别说是李隆,就算是五大三粗的蒙铁也知道其未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这样的人物,在其潜龙在渊之际,必须要笼络住。

    李隆哑然笑了一声,拍了拍周寒的肩膀:“黑山帮的那些属下,我已经派人去接了,好好整顿武字营吧。”

    说完,他便和蒙铁转身离开。

    周寒心头微暖,他自然可以看出李隆这个便宜大哥是真心对他好。

    深吸一口气,他朝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深深行了一礼。

    ……

    ……

    校场内,众人很快就散去,只留下武字营的士兵和将官们。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等人群散去,吴奇孔离等人立刻就围了过来,簇拥着周寒贺喜,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喜色,既是对他或者回来道喜,也是为他担任校尉一职贺喜。

    闫武脸上带着愧疚,站在角落不敢过来。

    “闫老哥!”

    周寒脸上带着笑意,对众人一一点头回礼,目光看向远处的闫武,喊了一声。

    “周……大人,属下有愧!”

    听到周寒喊他,闫武更是羞愧,缓缓走了过来,低头抱拳行礼。

    “这没什么。”

    周寒却是摇头笑了笑:“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你不过是炼皮,如何能够得罪萧和?再说,你最后不也站出来了吗?我要谢谢你,最后关头为我作证。”

    对闫武,周寒的确没有什么怨怒的念头,在他看来这再正常不过,就算是他,设身处地的想,也会犹豫,昔日闫武对他的关照,周寒一直记在心头不曾忘记,并不会因为自己担任校尉就得意忘形。

    校尉不过是外在的职务罢了。

    要是可以,风亭晚随时可以收回去。

    真正属于自己的,还是实力,实力够强,就算是风亭晚这位唳空集集主,也要重视,就像李隆和蒙铁一般,拥有话语权。

    “大人……”闫武抬起头,嘴巴动了动,说不出话来。

    周寒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而是收敛了表情,神色庄重的看向前方的一百炼力士兵和一位队正,三位副队正。

    看见他的表情,吴奇和孔离几人立刻站回军伍中。

    “各位,从今天开始,由我周寒,执掌武字营!”周寒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上百士兵的耳中。

    “参见大人!”

    哗啦,铠甲抖动的声音齐刷刷响起,众人单膝跪地行礼。

    周寒目光扫过,才开口道:“不管以前萧和如何做,但从今日起,我武字营,必须做到令行禁止,听令于我周寒一人,有心怀异心者,我亲自处理。”

    众人神色一凛,队正谭林和几个副队正更是后背冒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可是萧和的旧部,现在萧和死了,难道说这位新校尉要清算自己等人不成?

    几人都见识过周寒的手段,丝毫不怀疑周寒是否能够做到。

    “大人,属下唯大人之命是从,绝无二心,如违此誓,天理难容!”

    强烈的求生欲,让谭林立刻跪下效忠。

    “我等唯大人之命是从!”

    见自家队正表态,几位副队正和什长连忙跟着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