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动乱
    迷迷糊糊,眼皮子沉重。

    白念沧缓缓苏醒过来,立刻警觉的朝四方看去,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宽敞的房屋内,身子底下,是厚实软绵的床铺。

    轻轻一嗅,可以闻到被子上传来的淡淡草木清香。

    似乎是金罗草的香味,对这种草药她很熟悉,小时候和母亲一起生活的时候,母亲经常会采摘这种草药,等晒干之后,掺杂在棉被上,不仅清香扑鼻,更可以防治各种虫蚁。

    脸色恍惚,挣扎着起来。

    闷哼一声,她捂着肩膀上的伤口,黛眉微蹙。

    “你的伤还没好,最好不要乱动。”黑暗中,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白念沧这才发现,在距离床铺不远处的椅子上,正安静的坐着一人,此刻正朝她看来,明亮的双眸闪烁着不远处的橘黄灯火。

    “是你。”

    白念沧看见周寒的脸庞,心头的警惕心才松懈下来,清冷的声音传出:“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救下我?”

    “晚上出门闲逛,刚好碰见了,既然是熟人,随手救下。”周寒随口说道。

    “半夜闲逛?”

    白念沧盯着他,狐疑的样子。

    周寒不由无语,没好气道:“我救你还救错了?你要搞清楚,要不是我恰好撞见,只怕你已经死在那黑衣老头的手中,那可是龙蛰境的强者,就算你亲哥来了,估计都要掂量几下,看敢不敢过来救你!”

    他发现这女人不仅不识好歹,还不念恩情。

    “我可没叫你救我。”

    白念沧脸色有些不自然,扭过头去,冰冷的声音响起。

    “还有,你最好不要留下痕迹,不然以神魔楼在唳空城的势力,恐怕过不久就会追踪过来。”

    “神魔楼!”

    周寒神色一凛,终于脸色凝重起来,皱眉问道:“那老头是神魔楼的高手?他为何要带人围杀你?”

    床铺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他扭头看去,就见白念沧从床上坐了起来,正运气疗伤,却是没有回他的话。

    屋子内安静下来,周寒走出屋子,身形一闪来到屋顶,目光扫过,果然看见有数道身影正在远处,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什么人?!”

    这番动静颇大,早已将内外城兵马司的巡防士兵给惊动了。

    “神魔楼行事,尔等速速退去!”一道声音从高处传来,巡防士兵们抬头看去,便看见一位穿着黑色衣衫的老者站在屋顶。

    神魔楼!

    众人都是心头一惊,这等庞大的势力可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起的。

    为首的巡防头目正要说话,忽然就听见一道破空声传来,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看见一道年轻男子身影如同瞬移般穿梭而来,眨眼就来到了他们眼前,同样落在屋顶之上。

    “神魔楼好大的威风!竟敢视宵禁如无物,可曾将集主大人放在眼里?”

    周寒抬头看去,冷声说道。

    “原来是周校尉!”

    军营之中的事情,在半天不到就传递到了整个唳空城,关于周寒当众击杀萧和,取代成为校尉的事情,各大家族、势力人尽皆知,作为神魔楼的副楼主,罗鳞自然也认得周寒,不由脸色微缓,拱拱手。

    从实力、境界上,罗鳞这位龙蛰境高手远远超过周寒区区炼骨。

    但罗鳞对周寒的态度却十分客气,毕竟唳空城,或者说整个大虞境内,官府的势力无疑是最大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官府的人。

    一位校尉,已经是集主、牙将之下的最高层军官了。

    这样的人物,即使是神魔楼的楼主,也要客气礼让,不能得罪。

    “参见校尉大人!”

    兵马司的士兵听到罗鳞的话,顿时心惊,匆忙之间行礼。

    心里震撼,今晚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连连遇到这些大人物,先是神魔楼的人,接着又是军营的校尉。

    唳空军军营,是真正的无冕之王。

    从里面随便找出一人,都是炼力层次的士兵,绝非兵马司能够比拟,从统治构架上,兵马司虽然属于集主府直属管理,但面对这些军营的大人物,依旧要听命,不敢违逆。

    “几位造成的动静,未免也太大了些,还是收敛些好。”

    周寒负手而立,站在屋顶的屋檐翘角之上,淡淡说道。

    此时,那数道黑衣身影搜寻了一遍,没有找到目标,回到罗鳞的身后,对他低声说了两句,让罗鳞脸色难看。

    本来手到擒来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还出了差错。

    再加上惊动了周寒这位军营校尉,心头不由更加郁闷,萌生退意。

    “周校尉见谅,有贼人偷了我们神魔楼的重宝,我们正在追击,既然周校尉在此,我们便先退下。”罗鳞脸上很快就恢复如常,笑呵呵对周寒说道。

    “哦?居然有贼子如此大胆?”

    见罗鳞神色客气,周寒也敬了两分,关切说道:“可需要本校尉调动军队帮助罗楼主搜寻贼子?”

    他说的轻巧,罗鳞却是吓了一跳。

    开玩笑,一旦惊动了军营方面,恐怕《护体卷》的消息很快就会传播出去,《护体卷》这等稀世宝卷,任何一个人听到都会动心,只怕到时候风亭晚那老不死的立刻就会动手,万一让官府方面提前找到《护体卷》,那就不妙了!

    当下,毫不犹豫的婉拒,朝周寒拱拱手,转身带着人溜走。

    “尔等继续巡夜,发现可疑人物,立刻到军营汇报。”

    看着罗鳞等人的身影,冷笑两声,周寒低头看向兵马司的士兵们。

    “是!”

    几人忙低头应下,等抬起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周寒的身影。

    ……

    ……

    回到石门区的黑山帮。

    轻轻推门,回到屋内。

    “你倒是大胆,居然还敢回去找罗鳞,不怕他一指将你击杀吗?”床铺上,白念沧缓缓睁开眼睛,露出轻盈如水的眸子。

    周寒笑了笑,走到桌子前坐下,倒了一杯茶水饮下。

    他呵呵笑道:“唳空城内,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击杀一位校尉,除非得到官府允许,神魔楼虽强,但这大虞,终究是大虞王朝的天下,我是入了王朝仙籍的校尉,给他罗鳞十个胆子,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倒是你,神魔楼做的是神魔骨的正经生意,很少会动手,怎么会让一位龙蛰境高手亲自出马对付捉拿你?”

    他的目光盯着白念沧。

    “正经生意?”

    白念沧不屑的冷笑一声,“你当神魔楼真是什么好东西不成?”

    听到这话,周寒疑惑的看着她,之前他便知道,秘术师有正邪之分,神魔楼正是由数个正道秘术师世家组建而成,在唳空城和大虞内,神魔楼的确是做的正经生意,很少有违反官府律法之事发生。

    和那些邪魔道的妖人来说,已经算是良民了。

    “你知道五百年前的秘术师动乱吗?”

    似是来了兴趣,白念沧的伤势好转一些,有了气力说话,一边疗伤,一边和他说话。

    “听过,听说那次死了不少秘术师。”周寒点头。

    “那你清楚这些秘术师为何死去的吗?”白念沧又开口问道。

    周寒摇摇头,他对秘术师的了解实在浅薄,很大一部分还是从小灵这个小丫头的口中听到的。

    想到这里,他忽然怔了一下。

    小灵是白念沧的小侍女,可她现在为何不在白念沧的身边?

    刚想开口问,白念沧就继续地说道:

    “五百年前的秘术师动乱,归根到底,祸端在于秘术师世家的贪婪和毫无人性,在那段时间内,为了挖掘搜寻更多的秘矿,秘术师们将普通百姓抓去挖矿。秘矿的危险程度,武者也不能抵挡,更何况普通的百姓,所以在很大一段时间内,大虞王朝的人口数量锐减,这很快引起了官府的注意。

    百姓是大虞王朝的统治根基,这无疑触动了官府的逆鳞。

    后来的结果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秘术世家被屠杀围剿,秘术师差点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直到秘术师世家们抱团,动用了《元冥墓府录》的残页,才挡住军队的围攻。

    之后数位秘术师巨擘入京,得到恩典后,才免于一死。”

    “后来这些秘术世家,成立了神魔楼,可那段血腥的经历,却被永远的记载了下来,现在你觉得神魔楼如何?”

    “拿普通百姓挖秘矿?”

    周寒愣住了。

    秘矿的恐怖,除了秘术师外,只怕没有人愿意去那个鬼地方,而这些秘术师世家竟敢拿普通人去挖矿当炮灰,真是丧心病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