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白家
    对大虞王朝来说,官府和修行者虽然高高在上,但即使是残酷的斗争中,也极少会波及到普通百姓,其中不仅涉及到王朝的国运稳定,似乎还有其他隐秘,只有龙蛰境以上的修行者才知晓。

    周寒也是从李隆的口中,无意听到过一嘴。

    除了自然灾难外,官府对百姓基本上采取放任的姿态,只要统治稳定,不会主动干预,征兵苦力之类的更是稀少,现在这个世道艰难,更多的是来自各种诡异出现的妖魔和灾难,导致国运不稳。

    但毫无疑问,百姓的存在,是官府不可动摇的底线。

    神魔楼的秘术世家看来也不是什么好鸟,这种行为,和邪魔道无异了,让周寒对神魔楼的感官彻底改变。

    “抛开这点不提,你还没说神魔楼为何要追杀你。”周寒认真的说道。

    “急什么。”

    白念沧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吞下,运转气劲化解,才继续道:

    “之前小灵和你说过,秘术师世家,分为正道秘术师世家和黑暗秘术师世家,神魔楼的秘术师世家们虽然虚伪,但的确和黑暗秘术师世家是敌对的,他追杀我,有一部分这个原因,但更多的是,想要从我身上夺走《元冥墓府录》。”

    数天之前,她和周寒在酒楼见过面,听到小灵和他说起过《元冥墓府录》,因此并没有遮掩。

    连神魔楼也惊动了……周寒顿时心头一紧。

    要知道《元冥墓府录》的《护体卷》可是在他的身上。

    这个绝世宝卷一旦暴露,天上地下,都没有自己的安身活路。

    “《元冥墓府录》在你身上?”周寒故意露出震惊的神色。

    白念沧抬眼看向周寒,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的贪婪和动心,可让她皱眉的是,这个男人只是吃惊,居然没有露出觊觎之色。

    他难道不动心吗?

    “怎么?你也对《元冥墓府录》感兴趣?”白念沧冷笑道。

    黑暗中,她手中的锋芒收了回去。

    周寒拨浪鼓般摇头,苦笑道:“我又不是秘术师,怎么会对《元冥墓府录》感兴趣,这玩意我拿到手里,也不知道怎么看,倒是要恭喜你了,我之前听小灵说过,这可是秘术师梦寐以求的至宝。”

    他说的话半真半假。

    周寒的确看不懂《元冥墓府录》,但不可能对这种宝卷不感兴趣。

    只是《护体卷》已经在他手中,自然能够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说出这句话,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白念沧蹙眉看着周寒,才缓缓道:“《元冥墓府录》不在我身上。”

    周寒似乎是愣了一下,问道:“难道在小灵身上?”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被问的不耐烦了,白念沧冰冷的说道,扭过头去,气息流转,在丹药的帮助下,伤势飞快好转。

    “随口问问罢了,不过我对秘术师很感兴趣,能否请教。”周寒也没有生气,笑了笑,朝她说道。

    骤然,白念沧目光盯向他。

    周寒一脸微笑,真挚的看着她。

    “我的一身秘术师修为,都来自黑暗秘术世家白家,白家规矩严苛,里面的秘术师传承除了白家之人,其他人擅自传出去,立刻就会遭受某种诅咒,浑身腐烂而死。”

    白念沧盯着他看了半天,缓缓的说道。

    “既然如此……”

    周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念沧给打断。

    她自顾自的说话,丝毫没有理睬周寒的样子:“不过,除了白家的秘术师传承外,我自己这些年闯荡,搜集了一些杂乱的秘术师秘籍,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送给你,权当抵了你救我一命。”

    “不嫌弃。”周寒连忙说道。

    秘术师的秘籍,就算是在银星商会内,他也没有见过。

    作为世间最珍贵的两大职业,秘术师和禁文师一样,十分传统,想要获取这两个职业的信息艰难异常,普通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

    现在有这个机会,周寒自然不会放弃。

    只是,白念沧果然是来自黑暗秘术师世家。

    白家,这个名称他没有听过,想必在秘术师界中鼎鼎有名,能够引起罗鳞这个神魔楼副楼主忌惮的势力,非同小可。

    ……

    ……

    《秘术师基础》、《大虞秘矿图录》。

    两本薄薄的书籍从白念沧的手中飞出,周寒接过一看,顿时大喜,他最怕的就是得到那些看不懂的晦涩书籍。

    没想象白念沧居然如此贴心,给他的都是最基础的秘籍。

    这对周寒来说,无异于是如鱼得水!

    “多谢!”周寒郑重的拱手。

    白念沧反应冷淡:“秘术师不是那么好学的,天赋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保持一颗敬畏的心,秘矿之中,各种诡异的生灵和诅咒,太贪婪的话,说不定哪天你就死在秘矿内了,到时候别怪我就行了!”

    这女人的嘴好毒……

    周寒无语,却也知道这是对他的忠告,大部分的秘术师都是死于秘矿之内,而且死状极为凄惨,不是沦为血尸,就是被诡异生灵杀死,尸骨无存。

    敬畏,是秘术师必备的心态。

    只有学会敬畏,才能活的更久。

    不过对周寒来说,进入秘矿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进入秘矿,那种危险诡异的地方,谁爱去谁去。

    学习秘术师的知识,只是为了修行《护体卷》中的各种镇尸、镇邪、镇魔等精妙的秘术手印,以及辅助辟邪玉功法的修炼,他并不是专门要成为秘术师,靠这行吃饭。

    背后有官府这样一个大靠山,周寒岂会去秘矿这种鬼地方。

    很快,他就沉浸在《秘术师基础》之中。

    平稳祥和的一夜过去。

    他在修行秘术师基础知识,白念沧在床铺上疗伤,两人时不时会说话,周寒也向她请教关于秘术师的一些技巧和暗点。

    白念沧没有保留,将自己知道的讲解出来,让周寒时而恍然大悟,时而皱眉沉思。

    ‘他在秘术师上的天赋,远超我的想象!’

    目光闪烁的看着周寒,白念沧心头惊诧,没想到唳空城这样一个小地方,居然有秘术师天赋如此厉害的人,只是可惜,她现在没有时间,否则将周寒带进白家,他在秘术师上的成就一定不小。

    清晨,阳光洒落进来。

    “该教的我都教了,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了。”白念沧按了按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

    哗啦。

    周寒合上书籍,收到怀中,再次朝她认真的行了一礼。

    “确切的来说,你算的上我的师父,至少在秘术师上。”他开玩笑说道。

    白念沧愣了一下,扭过头去,冷声道:“我不收徒。”

    “开个玩笑啊,再说,我也不会拜一个女人为师。”

    “怎么,你看不起女人吗?”

    瞧见白念沧冰冷的神色,周寒讪笑两声,抬头看看外面已经大亮的天色,推门走了出去,“我去准备早饭。”

    屋子内,白念沧嘴角掀起,随后撇了撇嘴,闭上眼睛。

    “青青,多准备一份早饭。”

    来到后厨内,周青已经在做早饭了,周寒上前将一桶水提到她的身前,打着下手。

    “哥,我们有客人要来吗?”

    周青疑惑的看着他,就算有客人,也不能是早上来啊。

    拜访之类的,该有的礼节还是要的,大早上登门拜访,太过冒昧,主人家会不高兴,当然她是不会的,只是别人会这样想吧,一般都没有人大早上的来拜访。

    “的确有客人,只是昨天晚上来的。”

    周寒笑了一声,没有多解释什么,白念沧毕竟是暗黑秘术师,属于不能曝光的那种,一旦她的存在暴露出去,自己也会有大麻烦。

    别的不提,神魔楼的麻烦就足够他头疼了。

    “好呢。”周青眨眨眼,感觉哥哥神神秘秘的。

    “帮主,大门外有人拜访,说是银星商会的故人。”

    正当两兄妹说话的时候,影壁外的门口处忽然传来一个帮众弟子恭敬的声音,让周寒愣了一下,银星商会,难道是王宽不成?

    这大早上的,他来做什么?

    “请他到花厅内入座,我稍后就去。”微微沉思,周寒说道。

    “是!”

    弟子领命退去。

    “还真有人大早上来拜访啊,太奇葩了!”周青瞠目结舌地说道。

    “别瞎说。”

    周寒揉揉她的小脑袋,心头也有些无语,摇摇头,叮嘱周青将饭菜放到他房间门口,不必进去,就饿着肚子往花厅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