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军令
    越靠近军营校场的方向,一股冲天而起的杀气就弥漫在空气中。

    这种杀气只有百战战士才能拥有,唳空军数百炼力士兵,每一个几乎都见过血,身上的杀气、煞气极为浓郁,凝聚在一起,如同狼烟冲霄!

    这也是普通百姓不敢靠近这里的原因。

    这种杀气、煞气对人体的伤害很大,没有足够的实力,身躯被这种气息侵入,普通人就要生一场大病。

    久而久之,军营校场的这片区域就成了普通人的禁区。

    赤龙的速度极快,它的体质在这段时间内变得更为强健。

    这和周青时常喂养给它各种珍贵草药有关,挑选出来的草药大多都是强壮气血作用,极大的刺激了赤龙体内的妖魔血脉,让它的体型在短时间内肉眼可见的强大了一圈,几天前段永兴过来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哼哧!”

    靠近军营门口的时候,赤龙放缓速度,打了个响鼻。

    “参见校尉大人!”门口的士兵忙恭敬行礼,将大门打开。

    赤龙缓缓走进军营,一路上不断有路过的士兵看见周寒,退到一侧行礼,丝毫不敢怠慢,周寒击杀萧和的那一幕依旧缠绕在众人心头。

    对周寒这样拥有强悍实力的人物,士兵们既敬佩又畏惧。

    不少六大家族年轻俊杰加入军营的军官,都对周寒很怕,完全不敢摆架子,看见后要么躲得远远地,要么恭敬上来行礼。

    “我有这么可怕么。”

    看着一个韦家的旁系士官匆匆离开,周寒摸摸脸,疑惑地喃喃自语。

    他不知道的是,周寒斩杀萧和,成为校尉后,韦家家主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韦三少居然在神魔楼得罪嘲讽过周寒,直接将韦三少的双腿给打断了,幽禁三个月不得出门,还派人上门来表达歉意。

    周寒早已忘记了那骚包的韦三少,收下礼后就忘了个一干二净。

    但对于韦家的人说,周寒那就是如同阎王一般不可得罪,韦家主已经放话,韦家中人要是谁敢得罪周校尉,他亲自出手实行家规。

    这一下谁还敢得罪周寒?

    别说韦家的旁系,就算是嫡系,看见周寒也如同看到鬼一般躲得远远的。

    只能说这是大家族的智慧。

    韦家这个家族能够盘踞在唳空城数百年之久屹立不倒是有道理的,周寒的潜力,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绝对不可限量。

    这样一个人物,得罪了又没有什么好处,何故要结下一个仇敌?

    “大人!”

    来到东北方向的武字营,校场门口站着的士兵连忙行礼。

    周寒对两人点点头,问道:“两位队正都到了吗?”

    士兵忙回道:“回大人,两位队正大人在校尉府等您。”

    校尉府。

    等周寒走到校尉府的时候,闫武、谭林两位队正,以及四位副队正坐在厅子内,看见周寒和孔离走进来,连忙倏地站起来。

    “参见大人!”

    周寒径直走到议事厅的正中主位上坐下,摆摆手,问道:“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他的目光扫去,带着淡淡的威严之色,压迫感顿时让几人连忙低下头。

    几人之中,站在谭林下首的段永兴抬起头对周寒点点头。

    背靠大树好办事,以段家和周寒的交情,段家家主段文枫亲自上门,将段家的几个重要子弟塞进军伍之中,自然不是难事。

    如今几个段家的子弟都在武字营内,因为军功不够,只是担任什长,只等立下军功,以他们的实力就可飞快晋升。

    对这点,段家也没有意见。

    段永在则是直接担任副队正,被周寒塞到谭林麾下。

    谭林此人虽然已经表了忠心,也在战场上跟随过厮杀,但周寒心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安插段永兴进去也是分割其麾下的影响力。

    谭林当然不敢有意见。

    他曾经是萧和麾下的‘余孽’,能够保住这队正职位,且拥有极大的自主权,就已经心头侥幸了,哪里还敢出声反对,万一周寒一个不高兴将他换了,那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大人,上面有命令下来了,请您过目。”

    闫武上前两步,双手捧着一份被火漆密封住的军令。

    军令!

    心头一凛,周寒接了过来,拆开仔细认真地看了起来。

    军令一般出自集主府,三位牙将虽然对军营拥有很大的统领权利,但一般不会这样郑重的发布军令,除非有战争、生死存亡的事情发生。

    打开一看,里面的军令很简洁,但周寒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命:武字营周寒率领麾下队伍,保护神魔楼秘术师,明日往铜山秘矿执行军务!’

    ……

    ……

    铜山秘矿!

    那里不就是唳空城和箭空城争夺的新秘矿所在吗?

    新生的秘矿,完全没有被开采挖掘,也就是说,里面蕴含的诡异生灵、诅咒、血尸等也依旧存在,危险程度极高。

    别说他一个炼骨,就算是龙蛰境的牙将,只怕也要畏之如虎。

    现在这军令,竟然要他带领武字营前往秘矿执行任务,这不是要他和武字营去送死吗?

    到现在,他都没有收到来自李隆和蒙铁的消息,说明这军令并非出自牙将之手,而是直接来自集主府。

    下方的集主府大印,也表示了他的猜测准确。

    风亭晚虽然不满他击杀数萧和,可对他来说,萧和也是可有可无的人物,并不会特意为萧和报仇。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史剑!

    砰!

    周寒将纸条军令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强横的力道,将檀木桌子拍出一个手印出来,深深凹陷下去。

    这动静让众人身躯一抖,吓了一大跳,看着周寒铁青的脸色,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军令之内到底写了什么,让大人如此动怒。

    “大人?”闫武小心翼翼的问道。

    “孔离,你传下去给大家伙看看。”周寒脸色黑的如同锅底般,朝孔离说道。

    孔离连忙应了一声,低头瞥了眼,就将军令传递下去,给几位队正、副队正观看。

    众人低头看去,顿时脸色都是大变,明白了为何周寒的脸色变得如此难看,这军令是要让他们武字营送死啊!

    “大人,不能去,铜山秘矿我知道,集主府之前也派了好几个高手前去探寻,结果都没有回来,死在了秘矿之内。”

    谭林连忙上前大声说道:“没有被秘术师清理过的秘矿,就是一座诡异的巢穴,里面隐匿着各种诡异的生灵,比妖魔还要恐怖!”

    “可这是集主的命令,难道我们还能违抗?”闫武紧皱眉头道。

    “不止秘矿内的危险,各位别忘了,除了我们唳空城外,还有箭空城在一旁虎视眈眈,可能还有明空、青空城。”吴奇提醒道。

    几人的眉头皱地更紧。

    的确,箭空城可不是吃素的,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箭空城方面必然会收到消息,到时候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

    面对秘矿的诱惑,周边的几座集城说不准也会动心加入进来。

    情况太过复杂,这完全就是一个绞肉机,谁碰谁死。

    武字营加入进去,只怕光光是秘矿内的生灵,就足够他们吃一壶了,即使有神魔楼的秘术师存在,也很难说情况会如何。

    “老闫说的对,集主之令,我们不可能违背,这一次,恐怕要和大家往铜山走一遭了!”周寒脸色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道。

    他刚才想了想,前往铜山秘矿,不一定是十死无生。

    军令之中,只说保护神魔楼的秘术师前往铜山秘矿,没有说要跟着进去秘矿,只要不进去秘矿之内,危险程度就会大大降低。

    何况就算要进入秘矿,以他掌握的《护体卷》印诀,对付诡异生灵也有极大的把握。

    只怕就算是史剑也想不到,周寒居然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元冥墓府录》三卷宝卷中的《护体卷》!

    “愿追随大人!”

    几人对视一眼,闫武、谭林等人齐声躬身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