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历练
    数人之中,闫武、吴奇、孔离、段永兴自不用多说,不是老朋友就是多次跟随出生入死的同伴,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支持周寒。

    而谭林和几个队正,他们之前归属萧和麾下。

    萧和被周寒强势击杀后,惶惶之中,也是周寒接纳他们,宽和的没有动他们的职位,心头早已敬服。

    此时也没有迟疑,立刻表态。

    对此周寒还是比较满意的,秘矿这种地方,普通人听到只怕双腿都要发软,闫武等人愿意跟随他过去,也侧面说明他在武字营的掌控达到了某种程度。

    “诸位放心,我们只是将神魔楼的秘术师护送过去,对付那些鬼东西自有秘术师去做,我们应该不必进入秘矿里面。”

    周寒目光扫过,脸上带着微笑宽慰道。

    众人心头都松了下来。

    不用进入秘矿就好,真要进入那鬼地方,他们心头说实话也发憷,那种地方,尊贵的秘术师也不敢说活着走出来,有着太多的诡异。

    段永兴披着铠甲,走了出来,拱手建议:“大人,除了秘矿,还得防范其他集城趁火打劫,箭空城方面可一直在盯着咱们。”

    “不错,永兴说的对,前阵子那一役,我麾下不少弟兄都死在箭空城的利箭之下,格老子的,要是遇到箭空城的狗崽子,老子非要砸碎他们的狗头!”谭林狠狠地骂道。

    闫武和吴奇等人也附和同意。

    “这件事情我会和李隆、蒙铁两位牙将商议,你们现在要做的,是安抚好麾下将士们的情绪,毕竟秘矿这地方,普通武者都会心生恐惧,要做好宣传,不能让大家心惊胆战过去,明白吗?”周寒站起身来。

    “遵命!”

    众人也跟着起身,拱手应道。

    离开校尉府,周寒骑着赤龙出了军营,一路往牙将府疾行而去。

    “周校尉!”

    李府,门口的四个守门士兵看见周寒的身影,忙迎了上去,一人牵了赤龙过去喂养精细草料,穿着甲胄的士兵朝周寒行礼。

    周寒往里面走去,点头说道:“李牙将在里面吗?”

    甲胄士兵显然也是知道周寒和李隆的关系紧密,没有阻拦,忙跟上去说道:“在后院内,和蒙牙将一起喝酒。”

    又喝酒?

    周寒嘴角抽搐两下,这两人简直闲的不能再闲了,他发现每次找李隆,这两人永远在后院内喝酒,这日子过的简直不要太舒服。

    “周兄弟来了,正赶巧,过来一起喝!”

    刚刚走到后花园边沿,过了拱门,李隆就感知到了周寒的气息,抬头一看,眼睛微亮,大笑着喊道。

    “喝!”

    蒙铁醉眼惺忪的将一坛酒顿在石桌上,咔擦一声,这石桌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已经有裂缝出现。

    蒙铁这酒量,一头猪都比他好……周寒心中吐槽两句,大步走了过去,旁边一个侍女仆从奉上酒杯,抬手就是一杯灌了下去。

    李隆和蒙铁大声叫好,喝彩不已。

    “两位老哥可知道集主府的军令?”

    喝了两杯酒,周寒接过旁边侍女的布巾擦了把嘴,笑着问道。

    “军令?什么军令?”李隆显然还没有完全醉过去,砸吧了两下嘴,疑惑的看了过来。

    “喝!继续喝!”蒙铁大声喊道。

    两人无视蒙铁,周寒把军令递过去给李隆,李隆打量两眼,脸上的笑意立刻收敛起来,眉头紧紧收缩,口中念道:“命:武字营周寒率领麾下队伍,保护神魔楼秘术师,明日往铜山秘矿执行军务!”

    嘶!秘矿!

    等念完的时候,李隆立刻吸了口气,脸上露出吃惊、愤怒之色。

    “这军令是从集主府传出来的?怎么我等没有收到通知?!”

    “什么军令?”

    听到军令二字,蒙铁的酒立刻就醒了,龙蛰境的高手,想要不醉也很容易,只需要将体内的酒液逼出即可,只是以往蒙铁享受美酒的味道,没有故意为之,此时听到军令的字眼,立刻就醒了过来。

    “你自己看吧!”李隆将军令递给他。

    蒙铁看了两眼,脸色立刻就黑了下去,恨声道:“这军令我从未收到,看来集主府是绕开了我们两人!”

    牙将之位,本就司职军营。

    如今集主府直接绕开两人行事,再加上这军令摆明让在周寒去秘矿送死,立刻就让两人心头火起。

    ……

    ……

    “看来是史剑出手了。”

    短暂的平静过后,命人将换了一张干净的石桌,重新摆上解酒清爽的茶水,李隆脑袋恢复清明,冷笑着说道。

    “我猜也是史剑。”

    周寒点头赞同,“自我击杀萧和之后,史剑就一直没有动静,我心头早有警惕,只是没想到他直接出动集主府,让集主下令调我去铜山秘矿。”

    “这招是借刀杀人了。”

    李隆冷静的分析。

    “秘矿危险至极,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在里面,还有箭空城、明空城在周围虎视,想必会出动龙蛰境的牙将高手,上次平原之战死伤太过惨重,短时间内不会再爆发大规模的战役,但小规模的局部战斗是避免不了的。”

    “你的战力虽强,炼骨可杀炼气,但面对龙蛰境,还是不如,这是要让你死在铜山之内。”

    “对上龙蛰境强者,我的确没有把握。”周寒坦然说道。

    蒙铁听了半天,就听清楚是史剑要杀周寒,顿时火冒三丈,提起旁边的双戟,大喝道:“这狗日的,我这就去将史剑的狗头给砍下来!”

    “回来!”

    李隆急忙拉住他,无奈道:“无凭无据,又是集主府下的令,就算你能杀了史剑,集主也会杀了你给史剑报仇。”

    “蒙老哥不要冲动。”周寒也拉住蒙铁。

    这汉子太容易冲动了,一个火气冒上来就要喊打喊杀,让他感激的同时又无奈。

    “这样,这次我暗中跟随一起去铜山,一旦不对劲,立刻将周老弟给救出来,周老弟,军令之中只提及护送神魔楼秘术师前往秘矿,只要不进入秘矿就不会有危险,你可千万不要进入秘矿内!”

    思虑再三,李隆开口,并叮嘱周寒说道。

    “放心,那鬼地方我可不愿意进去!”周寒斩钉截铁道。

    “史贱人这厮,留着的确是个祸害,天天想着搞事情,老蒙,我们得找机会将这厮给做了。”李隆看向蒙铁,眼中闪过凶光。

    身为牙将,李隆又岂是好相与的,也是被史剑给整的恶心坏了,心头就生了恶意。

    对此蒙铁这个大汉自然是举双手赞同,他早就想着将史剑的头拧下来当夜壶,“早就该这样做了,只是刚才你不是说集主……”

    “李大哥的意思是暗中找机会,光明正大行事,没有合理的借口,击杀同僚牙将,那就是死罪。”周寒笑道。

    “哈哈,还是周老弟看的透彻,不错,我的意思就是这样!”李隆大笑道。

    三人凑在一起商议了半天,周寒才离开牙将府。

    回到石门区的黑山帮内。

    “将付云、大长老几人找来花厅内议事。”周寒快步走进去,对一个帮众弟子说道,弟子很快就领命而去。

    这段时间,付云几人一直在忙着组建黑山阁。

    黑山阁就是周寒口中的情报组织,由原本黑山帮的精锐弟子构建而成,在内城买下了一座上好地段的三层飞檐阁楼商铺,充当黑山阁的门店。

    “让我去黑山阁?”

    花厅内,坐在周寒旁边的周青张着嘴,吃惊道。

    下面两侧坐着的大长老、付云、杨铜等人也有些吃惊,却没有开口反驳,如今黑山帮已经改组,周寒拥有最强的权威,这种权威深入人心。

    “青青现在是炼皮层次。”

    周寒朝几人解释了一句,接着扭头对周青道:“以前我对你的保护太过了,导致你现在空有境界,却无实战,正好明日我要去执行军令,这段时间便由你掌控黑山阁,历练一二,由付云他们辅佐你,我相信你可以做好。”

    周青刚要说话,看见周寒的表情,心中就莫名的安稳下来,点头应了下来。

    “炼皮?!”

    听到周寒的话,大长老几人却是震惊的不能自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骇地看向周青,这怎么可能?

    周青才多大?而且之前不是说周青没有武道天赋吗?

    “青青另有际遇,得到贵人相助,体质不凡。”周寒微笑说道,看见大长老几人吃惊的表情,他心中也有种骄傲之感,带着炫耀的说道。

    哥,我的贵人一直是你啊……

    周青默默的看着周寒,眼睛更加坚定下来,这次一定不能让哥哥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