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蜃蛄
    这种感应,是从修改器中传递出来的!

    下一刻,前方的空气中,淡青色的属性面板跳了出来,在周寒的眼前不断闪烁,似乎在催促他什么似的。

    这种熟悉的景象,周寒并不陌生。

    唳空城的神魔楼内,他坐在拍卖会上,面对那蜂窝神魔骨的时候,也曾遇到,那一次,从蜂窝神魔骨内,他解出了至宝《元冥墓府录》的中卷,将神魔楼、黑暗秘术世家白家都给惊动。

    到现在,秘术界中,依旧有不少人物得到风闻,前往唳空城寻找《护体卷》。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算将整个唳空城掀翻,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护体卷》的存在,因为完整的护体卷,就隐藏在周寒的芥子空间内。为了这等宝卷不暴露,周寒一直没有将其从芥子空间内拿出来,宝光秘而不露,其他人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想不到《护体卷》会在周寒手中!

    而此刻,同等熟悉的场面,却出现在这秘矿深处。

    “难道,这秘矿的深处,掩埋着的神魔骨蕴含和《元冥墓府录》同等重要的宝物?!”周寒心头一振,顿时精神了起来。

    他望向幽黑的秘矿深处,双眼发亮。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原本他还犹豫,要不要在躲避开身后的众多血尸后,选择其他的矿洞退走出去,此时心头顿时下定决心。

    身形一闪,手中的松油火把照亮前方的道路,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凹凸不平的矿洞石壁,往里面走去。

    深入矿洞走了半个时辰,躲开数头气息庞大的血尸。

    终于他来到了秘矿的尽头。

    “死路?”

    尽头之处,居然是死胡同,前方的路途,被数块斑驳的巨石给堵塞住,这并非人为的,巨石和巨石之间勾连,形成完美无缝的石壁,在久远的时光中,石壁上生长着许多的青苔、藤蔓,碧绿的幽光将周寒的脸给照亮。

    他皱着眉头,左右摸索打量,不相信一座秘矿的尽头只是死路这样简单。

    心头之上,那股剧烈的感应力依旧未曾散去,从前方传来,这说明那蕴含无上宝物的神魔骨就在石壁之后,或者,隐藏在石壁的壁体之内?

    嘭!

    一拳轰出,凶猛的力道轰击在石壁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然而让周寒心惊的是,这石壁竟然毫发无损。

    以他现在的肉身力量,就算是万斤巨石,在他的拳锋之下,也不能保持纹丝不动,可现在眼前的石壁居然连一个拳印也没有!

    “难道这石壁后面是连绵不绝的山壁不成?不对劲啊!”

    看了看石壁,周寒摸着下巴琢磨着,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对,好像哪个步骤出了差错般让他起了异样之感。

    没有再看前面的石壁,他在后面转了两圈,忽然停下了脚步。

    前往尽头的矿洞处,是一个面积颇大的拐角处,这里生长着许多植被,矿石密布,周寒拿出长枪对着矿石挥舞两下。

    锋利的枪头顿时将这些矿石给切割开。

    数块品相极好的神魔骨露了出来,翻滚着来到周寒的脚步前面。

    这几块神魔骨价值最少也有十几万两之巨,仿佛一堆银山摆在那里,普通人看见必然会心生贪欲,迫不及待的哄抢。

    “我刚才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些神魔骨?”

    莫名地,周寒终于发现那里奇怪了,他没有去捡地面上价值不菲的神魔骨,而是在四周再度转了几圈,才回到石壁前面。

    破!

    他单手凝结玄妙的手印,体内的气劲转化为秘力,通过秘术师的手段,施展出一种破妄去幻的秘印。

    轰!

    秘印在秘力的凝聚在打了出去,轰击在前方的石壁上,之前刚猛神力都无法撼动的石壁此刻却晃动着,耳畔传来巨大的轰鸣声,整个矿洞地动山摇,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颤栗。

    周寒却冷眼旁观着,丝毫不慌地站在原地,斜斜拎着血鳞枪。

    唳!——

    一声刺耳的叫声响起,灰色的雾气弥漫,雾气中一头灰色的怪物冲天飞起,两根螺旋弯曲的角,透明的翅翼,浑体像是虫子,体积庞大无比,气势磅礴,带着不可一世的气息。

    在它的口中,一缕缕灰色的雾气喷出,正是这些雾气制造除了这片幻境。

    “果然是幻境,居然是秘矿中罕见的蜃蛄!!!”

    在周寒的身后,那些拐角处的植物、矿石纷纷消散,至于那数块品相极品的神魔骨也化成灰雾消失在原地。

    看见这灰色的弯角虫子,周寒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

    如果仅仅是幻境,他还不会吃惊,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不知名的铜山秘矿里面,竟然还有蜃蛄这样的奇异生灵存在!

    蜃蛄,乃是记录在《秘术师风闻录》中的上古凶物。

    这种生灵极为强悍,不仅实力强大,血脉可以媲美一些远古凶兽,还拥有喷吐蜃气,制造环境的能力,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就算境界实力高强之辈也难以觉察出。

    周寒能够觉察出来,和他的敏锐感知度会客警觉性有很大关系,而且,眼前这头蜃蛄,应当还是幼年期。

    幼年期的蜃蛄,制造蜃气幻境的能力有限。

    但饶是如此,也差点让周寒没有反应过来,要是刚才拿了那些神魔骨,恐怕已经中招了。

    ……

    ……

    “吱!!!”

    瞬间,灰色雾气之中,幼年蜃蛄朝着周寒疾飞而来,头顶上灰黑色的螺旋双角散发出光芒,双翼振动,一道道灰色的锋刃凝聚出来,向周寒攻击。

    面对一头幼年上古凶兽的攻击,周寒不敢大意。

    嗡!

    身躯内的玄阴气劲运转,双足爆发,地面坍塌下去,他的身体如同炮弹般冲出,手中的长枪化成冰枪,冰枪转动,冰屑乱舞。

    嘭嘭嘭!

    那一道道灰色的锋刃被长枪给搅碎。

    翅翼声震动,蜃蛄穿梭而来,轻薄透明的翅翼边沿有金色的锋芒闪烁,锋利无比,被这翅翼刮到,纵然是钢铁也会被切割成两半。

    “玄阴破灭!”

    周寒身躯腾空跃起,长枪中的玄阴气劲凝聚成一点刺出,无匹的枪芒横扫出。

    黑色的冰屑洒落。

    嗤的一声,蜃蛄的双翅掠过,将黑色的枪芒给切开,横行无忌地在半空中飞舞着,发出得意的鸣叫。

    高度凝集的玄阴气劲,也挡不住蜃蛄的双翼!

    周寒神色震动,随后再度飞掠出,精妙的枪招和蜃蛄交手在一起,他不敢硬接蜃蛄的双翼锋芒,每次都惊险的躲避开。

    飞云功他已经修行到了第三重的地步,能够在微妙之间转换步伐,蜃蛄的每次攻击看似要攻击到周寒,却被他施展出云步躲开,始终差了一丝一毫。

    嗤——

    蜃蛄和周寒硬拼一招后,灰色的身躯掠行回半空中,发出愤怒的刺耳叫声,它充满了利齿的大口张开。

    陡然,风沙涌动,狂风怒号着,从它的口中传出恐怖的吞噬力。

    矿洞内的矿石和植被全部被吞噬进去,再无动静,如同一个深渊巨口,蜃蛄吞噬着被狂风风沙席卷过来的一切。

    蜃蛄的天赋,来自蛄的血脉能力,吞噬!

    周寒身形几乎要站不稳,可怕的吞噬力源源不断从前方上空的深蛄的口中传来,一旦被吸上去,整个人都会被蜃蛄给吞吃掉。

    蜃蛄乃是上古凶兽,不是灵兽、祥瑞之兽,在上古时期就凶名远播,闻者无不遁逃而走。

    就算是同级别的凶兽,遇到蜃蛄也要落荒而逃。

    蜃蛄是远古凶兽混血,血脉来自凶兽‘蜃’,凶兽‘蛄’。

    凶兽‘蛄’的能力便是吞噬万物,和饕餮类似,成年的蛄,在吞噬力上,不比成年饕餮要弱半分。

    只是能够成长到成年的蛄,实在太少,导致它的凶名不如饕餮那般凶残。

    轰隆隆!

    此刻蜃蛄施展出凶兽蛄的吞噬力,顿时让周寒有些抵挡不住,矿洞的矿石翻滚,不断被蜃蛄吞噬,声势骇人。

    “我身上的气劲也被吞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既然你这样喜欢吞,那就让你吞个够,看你能不能吞的下这招!”

    血鳞枪插在地上固定住身形,周寒清晰的看见双手、身体上的气劲在一点点流失,如同烟雾般被上空的蜃蛄给吞吃掉,双眼一狠,玄阴炼气法全速运转。

    气劲外发,血鳞枪上,黑暗冰龙缓缓浮现,抬头朝上方看去。

    寒英诀-冰莲怒放!

    “冰龙破!”

    周寒再度施展出这一招,体内磅礴的玄阴气劲在归元枪法的转换下凝聚到长枪之上,通过血鳞枪的特性,气劲气劲外发,结合寒英诀的冰莲怒放,爆发力、破坏力极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