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脏
    “嗷~~~”

    漫天狂风之中,地上血鳞枪枪身上的黑色冰龙蜿蜒着从地面上盘旋而起,清晰的鳞片纹路分明,口中发出低沉而庞大的吼叫声。

    如同有生命般,黑暗冰龙目光注视着头顶上的蜃蛄。

    随着周寒的气劲灌注越多,体内的《玄阴炼气法》和《寒英诀》同时运转,让两种属性几乎相同的功法没有违和,经脉之内,齐头并进。

    “吱!——”

    似乎感应到下方的恐怖气息在酝酿,蜃蛄发出锐利尖刺的叫声。

    从它口中散发出的吞噬力越来越可怕,诡异奇特的力量包裹着整段矿洞,在这种力量的席卷下,地上的碎石颤抖着全部化成风沙在狂风中飘荡。

    吼!

    龙吼之声从弥漫的风沙中响起,一只巨大的暗黑龙头探出,身躯上的利爪伸出锐利的爪子,瞬息冲霄而起。

    暗黑冰龙咆哮着,没入蜃蛄的口中。

    玄阴气劲从冰龙的身躯上喷涌出来,冰霜凝结的声音咔咔响起,周围的风沙凝固住,连狂风也停歇,好似被寒冰给冰封住般。

    “吱!!!”

    蜃蛄没有被冰住,冰龙将风沙冻住,在靠近它一米距离的时候,就被它口中的吞噬力给绞杀成粉碎,庞大的身躯一点点化成冰块掉落。

    这时候,寒英诀爆发!

    在冰龙破碎的最后一刻,冰莲怒放!

    一朵冰霜莲花从它的口中喷吐出来——

    轰隆!

    巨大的爆炸声从上空传来,那通过寒英诀凝聚的冰莲终于爆裂开,花瓣、花蕊分离,冰冷的寒冰横扫四周,席卷所过之处,尽皆化成晶莹剔透的寒冰。

    可怕的破坏力,将这一小段的矿洞给完全摧毁。

    上万斤的矿石轰隆着从石壁顶上砸落,如同地震般,地面摇晃颤抖,白色扩散,将这片矿洞变成寒冰洞。

    玄阴气劲和血鳞枪、寒英诀的组合实在太过可怕了!

    理论上,只要灌入进去的玄阴气劲无穷无尽,冰龙和冰莲的威力就会随着气劲的输入不断增强。

    这种招式组合融合,即使到了龙蛰境,也是极为厉害的招法,不会淘汰!

    嘭!

    地面的寒冰裂开,周寒从下面跃出,咚的一声血鳞枪顿在地面冰层上,扎出一个深深的坑洞出来。

    呼出一口气,在空气中变成雾气。

    这里的温度至少降了数十度之多,环境变得干冷枯燥,一缕缕的寒气从四周晶莹的冰块上蔓延开。

    “好平静,蜃蛄被冰封住了?”

    四周寂静无声,冰洞内,只有周寒行走在寒冰之上的脚步声响起,他目光四顾,在地面间的冰霜中寻找蜃蛄的身影。

    冰龙破是他通过几门招式组合一起创造出来的底牌,威力十足,特别是最后的冰莲怒放爆发,将寒英诀中高纯度凝聚出来的阴寒之气释放出,寒冰爆发,足以冰封住方圆数十米范围。

    在这矿洞之内,蜃蛄无处可逃。

    只是,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周寒的表情没有丝毫松懈下来,一头上古凶兽,虽然只是幼年期,但也足够惊人,其实力比普通的炼气还要强,几乎可以媲美龙蛰境!

    冰龙破虽强,但对付蜃蛄,可能还差点。

    咔擦!

    忽然,距离他前方不远处的冰封地面上传来宛如镜面破碎的声音,紧接着,轰的一声,地上的寒冰碎裂开,灰色的虫影疾飞而出。

    “果然还没死!”

    身体飞快往后弹射数米之远,周寒手持着血鳞枪,凝重地看向空中的蜃蛄。

    他引以为傲的底牌绝招,无往不利,也只是将这蜃蛄给困住了片刻工夫,根本无法长久的将其冰封住。

    “吱!”

    脱困后,蜃蛄立刻发出滔天怒火,刺耳的叫声宛如声波波纹,矿洞内的寒冰全部被震碎,它俯冲而下,庞大身躯上的翅翼翕动。

    嗖嗖嗖嗖嗖!

    数道灰色的锋刃从不同的角度向周寒飞来。

    砰砰几声,周寒身如游龙般冲出,血鳞枪将这些锋刃击碎挑飞,还没等他继续朝前冲,神色就一凛,身形朝后面退出数丈。

    轰!

    地上的冰块齐齐震飞,厚实坚硬的平地下一刻深深凹陷下去。

    蜃蛄锋利无比的爪子将地面抓出两个地洞出来,它的目光盯着远处的周寒,灰色的虫身嗖的一声飞出。

    云步!

    脚步错开,周寒的步法入微,躲避开蜃蛄的攻击,来到它身后。

    叮!

    长枪刺出,却发出了一声金铁之声,就像是刺在钢板上一样,周寒吃惊地发现这蜃蛄的躯体上竟然有一层极难察觉的银灰色防御层,血鳞枪刺在上面根本刺不开它的防御。

    蜃蛄转身,再次朝周寒发动了攻势,但周寒的速度太快了,加上飞云功中云步的技巧,在狭小的矿洞内蜃蛄根本施展不开,攻击再可怕也打不中周寒。

    如此数次攻击后,僵持不下。

    它的攻击打不中周寒,周寒的攻击破不了它的防。

    ‘又来了!蛄的吞噬力量!’

    身形如同飞云般飘忽,躲开蜃蛄的翅翼攻击,周寒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身躯,上面如同雾气般的气劲和气血不断逸散而出,被前面的蜃蛄给吸收。

    蜃蛄拥有凶兽蛄的吞噬力量,和它交手的敌人,无论是气血还是法力、秘力、禁力都会在无形中被其吞噬吸收。

    这种吞噬,无法抵御!

    所以面对蜃蛄的时候,只能速战速决,以绝对的实力碾压,否则,和蜃蛄交手的敌人就会越来越弱,直到被蜃蛄打败吞吃掉。

    嘭!

    长枪格挡,将刚猛锋利的爪子挡住,周寒倒退出数米远,目光一凝,猛地冲出。

    唰地两声,蜃蛄的爪子挥舞。

    周寒身形闪烁,在两道锋芒之间穿梭,险之又险的规避开这两道可怕的攻击来到蜃蛄的身前。

    吟!

    血鳞枪刺出。

    蜃蛄的瞳孔中流露出一丝讥笑,它知道眼前这人类的攻击根本无法刺穿它的虫甲,这般费尽心思的攻击,只是徒劳罢了!

    可下一刻,它的身躯就僵硬住了。

    比之前更冰冷十倍的极致寒意从长枪的另一头传来,冰霜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蔓延,将它给冻住。

    玄阴不灭气劲!

    周寒的头缓缓抬起,握着长枪的手涌动着火焰般的湛蓝,冰冷到极致的气劲从枪头上爆发出来。

    一瞬间,蜃蛄的身躯被冻成冰块。

    振翅欲飞的姿态完整保留下来,一动不动。

    这次是真的被冰封住了……周寒看着自己身体上停止流失消散的气血和气劲,缓缓松了口气。

    “真不愧是上古凶兽,即使是幼年,也拥有强大的实力和生命力!”

    他走到蜃蛄的冰雕前面,感知之下,能够察觉到寒冰里面依旧有生命气息在跳动,玄阴不灭气劲只是冰封住它而已,并不能将其完全击杀。

    这冰封的时间,还不知道多久。

    周寒刚想离开,远离这等凶兽,忽然脑海念头一动,转身回去,尝试着伸手。

    下一刻,整个冰雕消失在原地。

    居然成功了!

    周寒的眼睛变亮,刚才他突发奇想,试着用芥子空间将蜃蛄给收走,没想到竟然成功了,蜃蛄虽然是凶兽,可也是极为珍贵的血脉凶兽,价值不可估量,无论是拿去卖还是转化为灵宠,都是极好的宝物。

    这样的凶兽,岂能放过。

    ……

    ……

    将蜃蛄收走后,前面的石壁消失的无影无踪,蜃气消失,通往秘矿最深处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

    蜃蛄之后,再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这是?!”

    走到矿洞的最深处,周寒的瞳孔扩大,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只见走到矿道的边沿,便是断崖,这断崖并非深不见底,而是一个海碗般的凹陷下去的深坑,深坑大约二三十米深,面积极大,里面长满了各种散发磷光、荧光的藤蔓植被,激凸而起的菱形矿石堆积。

    在这深坑的最中央,数块矿石的中间,一颗心脏模样的神魔骨悬浮在那里。

    咚,咚,咚!

    隐约之间,有心脏跳动的声音响起。

    一缕缕的黑色雾气从深坑的地面八方涌来,汇聚到中央的心脏神魔骨里面,仿佛是养分,被神魔骨给吸收。

    每吸收完一缕雾气,心脏神魔骨的气息就愈强大一分。

    周寒的震惊难以描述,神魔骨竟然有心跳?难道这神魔骨成精了不成?

    不,或许是复苏……他心头一动,想起了之前段永兴和他说过的天地传说,神魔陨落,尸体躯壳化成山脉,残骸蜕变成神魔骨。

    难道,这块神魔骨是某位强大神魔遗留下来的,现在要复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