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六十章 咒术
    漆黑的矿洞内,一道身影趔趄奔走。

    松油火把来不及带走,乌漆嘛黑的矿道里面,周寒依靠敏锐的感知躲开数道气息强悍的血尸,回到了内圈里面。

    内圈虽然也危险,但比起核心圈之内的阴影怪物,以及经常出现的恐怖血尸、诅咒生灵,已经算是安全了。

    咚。

    背靠在石壁上,将血鳞枪放在一旁,周寒口中难以抑制地再度吐出了一口血。

    阴影触手怪物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绝对达到了龙蛰境的实力,那些长着倒刺的触手不仅变化多端,而且蕴含怪力。

    周寒在正面硬碰硬的一击中,就被打得吐血不止,后面又被怪物的腐朽气流击中,此刻浑身充斥着腐朽的神秘力量,这些力量在腐蚀他的肉身、气劲,一旦抵挡不住,绝对不仅仅是死亡那么简单。

    很可能,会和那些血尸、诅咒生灵般,污染成怪物!

    “秘矿的诡异,果然不是龙蛰境以下能够窥探的。”周寒苦笑。

    这还只是小型的秘矿,就已经诞生出了阴影污染怪物这样可怕的东西,要不是周寒实力达到半步龙蛰,还拥有护体卷,能够很大程度规避开诡异的污染,早就死在了秘矿里面,哪里还能存活到现在。

    难以想象,那些中型、大型秘矿内,会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存在!

    辟邪玉!

    体内的污染气息在搅动,要侵蚀肉身气劲,周寒盘膝坐在阴冷的地上,五心朝天,默默运转护体卷中的辟邪玉功法。

    头顶上,一道纯净的符文浮现,洒落出一缕缕金色的光芒将他的身躯笼罩。

    金色辟邪光芒扫过的地方,手臂、脖颈、双腿之上的腐朽污染气息全部都消失不见,被辟邪玉的光芒给净化。

    周寒的辟邪玉仅仅修行到第一重,辟邪光芒并不能外放,但他可以庇护自身,而且可以接住镇邪印的技巧,将辟邪玉的辟邪光打出去御敌。

    盏茶工夫过去。

    他身上原本涌动的腐朽污染气息消失一空,但这只是外在的,在他的肉身内,那股气息依旧存在,需要用水磨工夫慢慢消除。

    这也就是周寒,拥有辟邪玉这样邪物的克星。

    只要没有立刻死去,便能够依靠辟邪玉将体内沾染的污染气息一点点祛除。

    普通人被阴影怪物的污染气息正面击中,除了污染成邪物诡异生灵,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在失去《护体卷》的传承后,秘术师们死在秘矿内的人数急剧增加。

    “谁?”

    忽然,周寒猛地睁开眼睛,朝前方看去。

    “嘿嘿,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比我先进入秘矿,小兄弟的警觉心够强的啊!”矿洞的黑暗之中,缓缓走出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子,他穿着褐色的衣衫,眼睛眯起成一条线,摸着胡须笑眯眯的看向周寒。

    等看到周寒前面地上吐出的鲜血时候,脸上的笑意更甚一分。

    “你是明空城的秘术师?”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周寒盯着他看了两眼,看见这男子的衣衫左上角有一个小巧的明字。

    明空城,位于唳空城的东北方,箭空城正北方,实力虽然不如唳空和箭空强大,但也不容小觑。

    在这八字胡男子的体内,周寒感知到了秘力的存在。

    不是秘术师,不会主动进入秘矿。

    难道明空城的军队已经到了铜山之内?

    好在在周寒进入秘矿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安排,让闫武和谭林等人率领武字营撤离出秘矿的范围,隐藏在铜山里面。

    铜山连绵几十里疆域,应该不会和明空城、箭空城的军队碰上。

    “不错,在下明空城曾欢,小兄弟进入秘矿多久了?”八字胡男子缓缓靠近,笑着说道。

    周寒眼睛微眯,拿起旁边的血鳞枪站起来,昂首盯着他看。

    看见周寒的姿态,名为曾欢的男子愣了一下,停下脚步,豪爽笑道:“小兄弟不必如此,我们同为秘术师,理当同心协助才是,这秘矿内诡异生灵众多,以我们的实力,只怕无法拿走里面的神魔骨!”

    言语之中,带着极为诚恳的语气。

    “曾前辈勿怪。”

    周寒闻言松懈下来,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拱手:“这秘矿之内太过诡异,进入这地方习惯了警觉。”

    “小兄弟也遭遇了那些生灵?我看小兄弟好像受伤了,我这里有治疗伤势的丹药。”曾欢热情的拿出一个小玉瓶扔给周寒。

    “多谢前辈!”

    周寒感激的抱拳,将玉瓶收了起来。

    见周寒没有服用丹药,曾欢嘴角抽搐两下,随后问道:“小兄弟进入了核心圈内?”

    “不错,那地方生灵埋骨,有强大的生灵蛰伏,我实力不足,被那东西打伤,依靠一件宝物才勉强逃走,回到这内圈之中,正愁着该如何逃离出去,就遇到了前辈。曾前辈,我们赶紧出去吧,不然等那怪物杀过来就不妙了!”

    周寒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催促说道。

    “原来小兄弟真的受伤了?”

    听到周寒的话,曾欢露出诡异的笑意,打量着他。

    “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周寒好像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疑惑的看向八字胡男子。

    “什么意思?意思是你可以去死了!”

    曾欢嘴角掀起,突然低吼一声,悍然出手。

    他的手掌翻开,露出一面青铜秘罗盘,上面波光流转,朝周寒的胸腔射出一道青色的光芒。

    秘术·青罗光!

    秘术师的攻击手段大多克制对付秘矿内的生灵,但攻击人类修行者依旧有不小的攻击力,特别这秘术师还是炼气层次。

    ……

    ……

    嘭!

    青罗光的速度很快,但周寒更快,他早有预防抬手,血鳞枪横挡,将那道青色的光芒给挡住,身体被冲击力打出数米远,却安然无恙。

    “好小子!你一直在耍我?!”

    曾欢怔了怔,没想到自己的秘术攻击竟然这么轻松就被周寒给挡住,双眼阴狠地盯着周寒说道。

    “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后面进入秘矿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是黑暗秘术师吧,神魔楼的黑袍秘术师也是被你偷袭才重伤被诡异生灵吞吃掉的!”周寒抖动了两下长枪,缓缓向前走去。

    他能够发现这一点,是看见八字胡男子脚下的白色粉末。

    那种粉末他不陌生,是秘矿核心圈深坑中的白骨踩碎后才会沾染到了的,说白了也就是骨灰。

    只有进入深坑,才会沾染那白骨骨灰。

    也就是说,除了自己外,这曾欢也进去过深坑里面,可刚才周寒并没有在深坑中见到这男子,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曾欢在他之前就进入过深坑里面。

    而这曾欢却说自己是后面才进入,明显是在说谎。

    这就足以让周寒心中警觉起来了,联想到神魔楼黑袍秘术师的死状,他心头就知道此人十有八九就是游荡在秘矿内的另外一个秘术师。

    在偷袭黑袍秘术师之后,他率先进入了深坑里面,却被阴影怪物给惊走。

    黑暗秘术师的性格大多扭曲,甚至有些黑暗秘术师精通炼尸,制造出巨大祸乱,杀人夺宝在寻常不过。

    “嘿嘿,是我干的!”

    曾欢低沉的笑着,笑容阴狠,“也怪那黑袍运气不好,刚刚被我打伤,就有诅咒生灵出没,被吞吃的一干二净,等我回去的时候,发现黑袍已经被埋葬了起来,芥子物也被取走,那东西在你身上吧,乖乖的拿出来,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你是说这个?有本事你自己过来拿。”周寒伸出手,露出黄铜指环,露出笑意。

    “找死!”

    被周寒激怒,曾欢双眸一沉,秘罗盘上激射出数道青色光芒。

    青罗光划过弧形,直冲周寒的头颅、心脏、双足而去。

    “这些对我没用!”

    地面凹陷,周寒双腿发力,身形飞扑过去,长枪舞动,枪头之上黑色寒冰四溢,锐利的枪芒将一道道青芒给击碎。

    身躯矫健,长枪如龙,直冲曾欢刺去。

    “魂印·昏咒!”

    在一瞬间,曾欢双眸发出紫色的幽芒,他的双手掐动,结成一个玄奥的咒印,口中念念有词,前方空中数个咒文滴溜溜转动。

    紫色幽芒射去,印在周寒的双眼中,那些咒文也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的动作迟缓凝滞起来。

    昏昏欲睡。

    脑海昏沉,周寒一瞬间感到困顿无比,像是几个月没睡觉般,睡意不可抑制的涌了上来,恨不得立刻倒在地上就睡过去。

    不好,是秘术师的咒术!

    下一刻,他就惊醒过来。

    轰!

    源源不断的血色从青铜秘罗盘中涌出,漫天飞舞的血芒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