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龙洞造化颠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罗盘
    “咒术·血芒!”

    曾欢的声音从漫天血色后面传来。

    他的脸上带着得意,眼神阴狠地的盯着刚刚惊醒过来的周寒,一手持着青铜秘罗盘,一手结印,秘力从他的手中源源不断地灌注到罗盘上,让这罗盘散发出惊人的光芒。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秘术师虽然肉身脆弱,可又怎么会轻易让人靠近?!”

    曾欢嘴角掀起,大笑出声。

    嗡!

    浩荡的血色气流从半空中席卷而下,轰击在周寒的身上,将他的身躯给淹没。

    “嗯?”

    顺利的伏击出手后,曾欢忽然愣了一下,只见那浩荡血芒冲击在周寒的身前,却如同遇到了某种桎梏,无形的屏障般,无法再前进一寸。

    咔咔的声音响起,冰冷刺骨的寒气从后面逸散,血色气芒被极致的寒气给冰封住。

    “你这咒术,不行啊。”

    周寒双手持着血鳞枪,横档在身前,将空中冲击下来的血芒悉数挡住,玄阴气劲透过归元枪法爆发出来,居然连咒术释放出来的血芒都给冰冻住。

    “不,不可能……”

    曾欢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要知道这可是秘术师的咒术啊,特别是这招还是通过青铜秘罗盘施展出来的,以往的战斗中,就算比他实力高上一筹的高手,也都折在这一招之下,无往不利。

    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炼骨给挡住了,让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蓄谋释放出来的绝招就这样被破了。

    “你的神魂怎么可能如此强大?!”曾欢手中拿着青铜秘罗盘,咬牙道。

    血芒这招咒术招式,不仅声势浩大,威力十足,而且秘术师的咒术攻击,往往带着神魂层次的冲击,能够对神魂造成攻击,神魂不够强大的人,被咒术击中,灵魂就要受创。

    神魂层次的治疗十分麻烦。

    涉及到神魂的草药、丹药,通常都是天价,极为珍稀。

    这也是秘术师能够和禁文师并称为世间最尊贵的两大职业的原因之一。

    遇到秘术师,普通的修行者都是绕路走的,不敢得罪,即使是修为更高者,也要礼让几分,不会轻易发生矛盾冲突!

    可现在,周寒站在那里,就像没事的人一样,简直让曾欢觉得离谱至极!

    “天赋异禀!”

    周寒手中的长枪一晃,寒冰簌簌落下,朗声回道。

    天赋异禀自然是随口忽悠曾欢的,他周寒根骨天赋都是稀松寻常,神魂之力之所以如此强大,皆是因为修行了辟邪玉,让他的神魂比普通的秘术师还要强上数倍之多。

    随着辟邪玉的境界越高,神魂的增幅也就越大。

    周寒随口瞎扯,但曾欢却是信了。

    曾欢知道周寒也是秘术师,能够成为秘术师的人,神魂力量都不会弱。

    这周寒的神魂之力想必极为惊人,才能挡住他的血芒咒术冲击而岿然不动,而周寒却还是如此的年轻,潜力无限。

    未来经过修行,神魂的塑造性极大,在秘术师之道上,前途不可限量!

    这太不公平了!

    他曾欢也是年少时成为秘术师,但天赋却是很一般,摸爬滚打多年才有此成就,而周寒这些天才人物,却可以轻轻松松获得他一生努力得到的结果。

    苍天何其不公!

    “天才又如何,死去的天才就不叫天才,今天你一定要死在这里!”

    曾欢面容扭曲,嫉妒愤恨的盯着周寒怒吼。

    看着对方的神色,周寒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扭曲愤恨起来?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周寒出手。

    既然对方这么向想找死,那就成全他,身形一闪,在原地留下虚影,周寒的身体往前突进,血鳞枪舞出一道道枪芒。

    玄阴破灭!

    压缩的气劲,通过归元枪法施展出来,枪头上的玄阴气劲在凝聚到一个点后,气劲猛地喷射而出。

    这一招的灵感来自高压缩的气流冲击,拥有强大的爆发力和破坏力。

    周寒曾经实验过,玄阴破灭的攻击,足以将三面叠加的石墙给冲破,不仅如此,玄阴气劲的特性,让他的攻击拥有寒冰的冰冻力量,所过之处全部化成冰霜。

    轰!

    可怕的冲击力传来,爆裂声响起。

    内圈矿洞内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矿洞崩塌,石头一块块砸落下来,掀起烟尘。

    嗖!

    曾欢的身形出现在左侧远处,他的身体刚刚从虚化的状态恢复成实体,在周寒攻击过来的一刹那释放出虚化的保命咒术,才躲开那恐怖的一击。

    “咒术·铁木矛!”

    手中的青铜秘罗盘一晃,曾欢结印,从秘罗盘从飞出密密麻麻的黑铁色木头长矛,呼啸着俯冲而下。

    木系咒术!

    周寒眼中露出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这曾欢居然同时施展出了血、木双系的咒术!

    难道他是双系属相不成?

    每一个秘术师,都只能施展出一种属相的咒术,属相的偏向,取决于秘术师自身的属相,秘术师先天独厚,能够提前觉醒属相施展秘术,也有少数天才,有两个或者三个属相,能够打破藩篱禁锢,战力强横!

    ……

    ……

    显然,曾欢不可能有这样的天赋,不然他早就突破到了龙蛰境界,成为真正的秘术师。

    看着他手中的青铜秘罗盘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周寒知道蹊跷就在曾欢手中的罗盘之上。

    数道铁木矛刺下。

    破空的呼啸之声彰显了其中巨大的杀伤力,周寒飞快纵跃,连续闪避,血鳞枪舞动,将迎面刺杀过来的铁木矛给斩击成两片。

    夺夺夺!

    锋锐的铁木刺在地上,将厚实的矿石地面给刺出数个洞出来,铁木才缓缓消散城颗粒不见。

    嗡!

    周寒脚下生风,几步之间就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长枪瞬间来到曾欢身前,猛然刺出。

    寒光乍现!

    “咒术·水镜术!”面对袭杀而来的攻击,曾欢丝毫不慌,手印掐动,原地留下一个由水凝聚成的镜面,而他的身体却消失。

    噗!

    长枪刺在水镜上,水镜化成一堆水渍消失不见。

    水属相,而且还是龙蛰境秘术师才能施展出来的秘术……周寒身形不停,双足弹射出去,在眨眼间就再次接近曾欢。

    噗的一声,水镜再次出现。

    凌空之上,一道道血色的箭矢凝聚,箭头朝下,向周寒乱箭射来。

    叮叮叮叮!

    周寒抬起头,血鳞枪转动,将这些血色箭矢悉数挡住,随后如同一道炮弹般疾冲出去,眨眼来到曾欢身前。

    “嘿嘿,你中计了!”曾欢讥笑一声,手中的青铜秘罗盘闪耀着湛蓝光芒。

    轰!

    从他的身前,突然从虚空之中冲出漫天的洪流,波涛翻涌,朝周寒的身前冲击而来,这招曾欢蓄谋已久,他知道周寒是近战武者,枪法精湛,必然会竭力接近自己,索性他便佯攻一招。

    真正的大招,在后面等着周寒。

    “冰莲怒放!”

    距离太近,要变招已经不行了,周寒不退反进,左手翻动,寒英诀施展,体内的气劲凝聚成一朵小小的冰莲,从他的手中飞出。

    漫天波涛冲击过来的时候,冰莲爆发出来。

    “什么!”

    曾欢没有得意多久,就看见他施展出来的波涛咒术竟然被冰封住,寒气涌动,碎裂的冰屑朝四面八方射去,洪流被凝滞住,且沿着水流,飞快的变成寒冰向他这边蔓延。

    逃!

    心头闪过惊慌之色,曾欢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跑,施展出一道风系咒术,加持速度,瞬间没入黑暗之中往后面逃去。

    轰!!!

    寒冰爆裂开,周寒手持血鳞枪冲出,他看准曾欢的方向,长枪猛地激射出去。

    半空中,凌空飞出的血鳞枪之上,玄阴气劲凝集成冰龙咆哮着盘旋冲出,直接命中正在逃窜的曾欢后背。

    惨叫一声,曾欢从半空中坠落下来。

    等周寒飞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冰龙给击中,后背血肉模糊,被冰冻成了一个大冰块,没了气息。

    “终于死了,这家伙,好难缠!差点就让他给逃了!”

    看到曾欢彻底死去,周寒心头才松了口气,伸出手按在冰块之上,将里面的玄阴气劲给散去,冰封住曾欢的冰块才缓缓消失。

    气劲一吸,曾欢手中拿着的青铜秘罗盘飞到他的手中。

    “曾欢之所以能够同时施展多种咒术,十之八九便是来源于这罗盘,我倒要看看这罗盘到底有什么秘密!”

    周寒眸光闪过,缓缓将秘力灌注到罗盘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