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记者将白航说的最后一句话也写在了预言家日报上,第二天报纸发布后,日报的销量达到了近几年来的小高峰。

    九世纪的女魔头复活,这件事立刻引起了各国魔法部的高度重视,伦敦当局在报纸发售的一小时后立马派人来到了霍格沃茨,紧随其后的还有法国魔法部。

    在血女巫复活这件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呢喃曾经就是法国魔法部的人。

    前傲罗竟然成了黑巫师,法国魔法部脸上着实有些过不去。

    白航这几天接连不断的被魔法部的人问话,其中有临时派来的执行官,打着魔法部本部的名义。也有些以个人名义想知道事情详细细节的傲罗。

    白航打法他们的理由大都和自己在报纸上说的差不多,细节大都和事实有着出入。

    他不能确定魔法部的人里面有没有黑巫师,黑巫师单从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

    就比如妮娜教授,如果不是白航开着上帝视角,知道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每年换一个,多半也不会察觉到妮娜有什么异常。

    ...

    报纸发布的三天后,打着魔法部官方名义来找他的人比较,三天之后,官方的人变少了,打着个人名义的却多了。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冒险者,隐退好些年的前奥罗,根本没听过名字的炼金术师,还有些人自称是什么神秘事物调查司。

    各种没听说过的人和没听过的组织都冒出来了。

    邓布利多因为这件事暂时对外封闭了学院,白航因此得到了一些休息时间。

    学院生活终于回到了正规,可白航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大约是采访结束后的一个月,白航总是会做各种噩梦,梦到的景象几乎一样。

    他梦到自己飘在一片湖中,湖边有高大的古树,树冠一直延伸到湖的中央,成为一片遮挡太阳的阴凉。

    天空有叫不出名字的鸟类,脚下有叫不出名字的小鱼,一切都显得美好恬静。

    但很可惜这是噩梦,美景没能持续多久,一只手掌从水下抓住了白航的脚裸,拖着他一直下坠。

    溺死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而白航最近每到晚上都会体会这个过程...

    他在湖中不知所措,拼命的用手划水,想要往上浮,但他根本拉不过那只手....肺部进水,意识模糊,沉寂地绝望地沉入湖底...

    在那片湖中,他没有魔杖,没办法使用任何魔法,只能任由那只手掌拖着自己下坠。

    他知道那就是宁薇的手。

    头颅已经完成了封印,但手却还在普通的盒子里装着。

    好几次他都觉得自己是真的要死了,如果不是熬夜看小说到凌晨的查理及时发现他的异常,将他摇醒,白航都觉得自己会死在梦里。

    邻近期末,白航做梦的时间越来越长。

    查理和白航开始轮流给白航守夜,莫比乌是守上半夜,查理守下半夜,两人约定,只要白航出现任何异常,守夜的人都必须将他摇醒。

    白航尝试过不去入睡,他甚至不断的给自己施加清醒咒,但困意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席卷。

    他知道这种状态不能再继续了。

    首先是查理和莫比乌斯的精力不允许他们每天熬夜,霍格沃茨一年级的期末考虽然不重要,但也需要复习,白航可以裸考,但他们不行。

    查理和白航不用操心他们两个,只是一年级的测验,不及格也不会影响升到二年级,无非是面子上不好看,但查理和莫比乌斯都不会在乎面子的人。

    白航说:“这不是面子的问题,再继续下去我自己也扛不住。”

    封印宁薇手掌的事必须要提上日程了。

    虽然六岁的年龄不是个自己冒险,但他现在已经不得不走了。

    莫比乌斯想了办法,他问白航,“能不能先用其他动物的血封印宁薇,等你找到其他生物的时候再替换。”

    白航说不行,“血脉封印是单向的,如果你用了某种动物的血封印一样东西,那下次你进行封印的时候必须还用这种血,这是不可逆的。”

    白航提前请了假,甚至没等到期末考试。

    麦格说会给他挂上及格,等回来再补考。

    麦格有点担心白航自己出去冒险,她给白航推荐了一个人,天之籁青空,是极东神秘事物调查司的人,同时也是极东魔法部的傲罗。

    白航有点担心,妮娜也是麦格的朋友,但她在这之前却没察觉到妮娜有任何的异常,不是她信不过麦格,而是黑巫师根本没办法判断。

    麦格说这个人绝对可靠,是她曾经的学生,格兰芬多人。目前还是极东魔法部的红人,解决了多起和黑巫师有关的案件,是对付黑巫师的专家,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人在极东,离霍格沃茨有点远。

    距离上不是问题,这个时代已经有飞机了。

    白航斟酌了许久,他的确需要一个陪同人员,至少他要保证自己晚上做噩梦的时候有人将自己叫醒。

    ...

    当日晚,白航收拾好了东西,和查理他们告别。

    临走前莫比乌斯不放心的问:“真的不需要我们陪你吗?”

    白航道:“你就会一个爆破咒,和我去了能干什么?不是我打击你,莫比乌斯,你和查理去了只能我后退。”

    两人这次难得的没有反驳,因为白航说的没错,莫比乌斯只会一个爆破咒,查理一个攻击性的咒语都不会,唯一的优点就是胳膊上的肌肉比同龄人发达,魁地奇玩的也不错,但这些优点都没什么用,攻击性的魔法才是冒险时最有利的武器。

    他们没再要求白航带着他们。

    临走的时候,麦格站在霍格沃茨的校门口,给了他一小册子。

    “这是成为阿格马尼斯的办法,很难,也很危险,但我知道你可以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学不会的魔咒。册子里有我自己整理的一些心得,对你应该有帮助。”

    麦格蹲下身,帮白航理了理衣服:“练习阿格马尼斯时候选个不容易被人盯上的动物,这能增加你活着的概率。别忘了,你答应我二年级要加入魁地奇球队的,我等你回来。”

    白航张开手抱了麦格一下。莫名的,他觉得自己鼻子有些酸。

    “二年级之前我一定回来。”白航拍了拍麦格的后背说:“到时候我帮你赢好多学院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