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一剑长安 > 第一五二章凤甲老矣,尚能食(下)
      这金乌虚影的威力众人方才都瞧见了,别说是开天境了,就算是摇星境,也很难招架那虚影。

      可齐凤甲,就这么提着刀冲了上去,天上的六只金乌见状,急忙控制着金乌虚影扇动双翅,顿时大火犹如暴风雨一般朝着齐凤甲涌来。

      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儿,让人作呕,有的是前几日罹难的百姓,也有一些鸡犬猪羊等家禽家畜的尸体。

      此时这金乌虚影双翅扇动的幅度比起之前来说更大,也更快了些,整座齐城被烧得通红。

      地面上即便没有什么可燃物,但仍有火苗在地上跳着属于死亡的舞蹈。

      齐凤甲才往上冲了一小段距离,便觉得浑身燥热,自己的衣服便化为了灰烬,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用浩然正气架起一道光盾护住了自己,不然自己恐怕就光屁股了。

      虽说这些火焰厉害,可对于齐凤甲这等高手来说,这些火雨并不能造成太大的威胁。

      看得齐凤甲欺身而上,这六只金乌莫名的慌张了起来。别看齐凤甲才巅峰开天境,他们巅峰摇星境,可几次三番的长箭,早已射得他们胆寒。

      更何况,如今他们燃烧了血脉,已经大不如之前。又见得齐凤甲提着刀冲了上来,心里自然慌张。

      “别藏着掖着了,先把齐凤甲给解决了!”老大自然知道齐凤甲,他们金乌一族意欲攻占长安,占领人族土地,称霸天下,自然知道这长安的守护者齐凤甲。

      甚至,齐凤甲的名头在金乌一族中并不比徐长安弱。

      老大话音刚落,这横亘在齐城之上的金乌虚影居然张开了嘴,朝着齐凤甲便喷出了一道火柱。

      若非齐凤甲反应得快,急忙躲了开来,要不然不死也得重伤。

      火柱不停的喷向齐凤甲,但都被齐凤甲给躲开了。这些火柱虽然威力惊人,但太过于笨重。齐凤甲在火柱之间周旋,如同一只在天空中畅游的鸟儿。

      齐凤甲光着膀子,提着黑色的大水牛,来到了金乌虚影的面前。

      这六只金乌顿时大惊,正想呵斥他,但齐凤甲的刀已经劈了下去!

      让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齐凤甲身后出现了一柄刀的虚影,仔细一看正是大水牛。齐凤甲用尽全力一刀斩下,却没有想象中的摧枯拉朽,大水牛的虚影碰上金乌虚影的脑袋,反而如同瓷器摔到了地上,破裂开来。

      齐凤甲用尽全力的一刀,对着虚影居然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郑大焽越发的后怕,还好让齐凤甲先上,若是让其它人先上,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六只金乌同时松了一口气,老大甚至传出了笑声。

      “就这么?长安的守护者,就这实力啊!”

      他如释重负,还出言讽刺。

      就现在看来,虽说齐凤甲和徐长安是师兄弟,但师兄差师弟未免差得太多了。

      齐凤甲叹了一口气,提着大水牛的手放了下去,如同认命了一般。

      老大见到这场景,也不再犹豫,“他没手段了,杀了他!”

      话音刚落,那金乌虚影便直接伸出了爪子,朝着齐凤甲抓来!

      下方的众人见得这一幕,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只有满脸担忧的徐长安听到自己师兄的处境,说什么都要去救援,天子三剑,顿时再度悬浮于他的身前。

      看着脸色苍白,但还要强行出手的徐长安,郑大焽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而九亘,则是苦着脸,也不敢说话。

      突然,郑大焽一把拉住了徐长安,声音中多了一丝凝重。

      “别急,有变化!”

      徐长安停了下来,只听得轰隆之声骤起,似乎是雷电的声音。

      众人抬头看去,只看得到十只金乌发出的璀璨阳光。

      “这是?”

      这种感觉,徐长安有些熟悉,但不敢说出来。

      郑大焽替他说了出来。

      “渡劫!”

      此时,十日凌空大阵之外的天空,雷云滚滚,有电光在雷云之中闪烁。

      齐凤甲之前一直都是巅峰开天境,强行压制了好久的境界,前些日子他听说了师弟斩杀金不败的法子,便早就打好了主意,今日也来渡劫,这群金乌给齐城送了一场火雨,那他便给这群金乌一场雷雨!

      眼看着那金乌虚影将要抓到齐凤甲,一道如同水桶般粗细的五彩雷电透过了大阵,将齐凤甲给淹没了。

      同时,那金乌虚影的爪子沾染上了这五色雷电,在老大等人的控制下,急忙缩回了爪子。

      但这金乌虚影,也没有之前凝实,一看就知道虚弱了不少。

      被雷电淹没的齐凤甲,放声大笑。

      “金乌一族的朋友们,来一起欣赏这五彩雷电!”

      这六只金乌想跑,可却跑不了。

      他们被这大阵束缚,没有任何的法子。

      坐以待毙,是他们唯一的法子。

      看着这五彩雷劫,金乌十子中的老大咽了咽口水,他没想到如今人族天才如此之多,前不久蜀山的李义山才以五彩雷劫之姿进入了开天境,如今长安的守护者齐凤甲又以五彩雷劫,要踏入摇星境!

      他们现在,只希望齐凤甲能死在天劫中。可天劫虽然厉害,但他们还是担忧。

      毕竟,此时渡劫的是齐凤甲!

      徐长安知道自己师兄的也是五彩雷劫,正要上前去帮忙,但才踏出了一步,便听到了自己师兄的声音。

      “小师弟,我知道你那功法有些奇特,能够帮人渡过天劫。但你师兄我,渡个劫而已,要是还要你帮忙,岂不是贻笑大方!”

      说罢,被五彩雷电包裹住的齐凤甲还传来了两声爽朗大笑。

      “要是等你师兄我真的扛不住,你再来帮我。”

      徐长安听得师兄如此轻松,便也放弃了。

      这第一道雷劫,对齐凤甲没什么影响,可就苦了六头金乌。

      他们原本用十日凌空,便是可以躲过天劫用出超越开天境的力量。但现在,天劫还是来了,虽然不是他们的,可这齐凤甲的天劫比他们的更猛。

      齐凤甲提着大水牛,缓缓转身,不再去管那金乌虚影,看向了金乌十子中的老大。

      他没有犹豫,便直接冲了过去。

      齐凤甲直接来到了老大的身旁,也不动手,反正他也跑不了,齐凤甲就这么站着,也让这金乌心惊肉跳。

      这五彩天劫,终究还是让金乌老大帮齐凤甲一起扛了下来。

      这第一道天劫过去,金乌老大心有余悸的看着齐凤甲,他没想到,这齐凤甲太狠了。他们师兄弟,就没一个省油的灯。

      这五彩天劫,果真够强,要不是他有十日凌空的大阵保护着,恐怕就连他这巅峰摇星境抵挡起来都有些费劲。

      紧接着,第二道五彩天劫落下。

      齐凤甲此时脸上没了笑容,变得认真了起来。

      这一道天劫,比起方才的天劫强了不止七八倍。

      两人又是勉强才抵挡下来,可这一次过后,齐凤甲嘴角溢血,显然是受了伤。

      紧接着,第三道雷劫出现。

      金乌老大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喝一声。

      顿时,一根金翎从他的身上掉落,一口精血喷在了金翎之上,顿时金光闪烁,这金翎飞到了它的头顶,将齐凤甲的那部分天劫给挡了下来。

      有了金翎的帮助,这第三道雷劫也扛了过去。

      可这第四道雷劫还在酝酿之中,这金乌老大居然开口喝道:“金翎,给我击杀齐凤甲!”

      话音刚落,金乌老大便控制着金翎直接刺向了齐凤甲。

      方才帮了他的金翎,此时朝着他杀来。齐凤甲知道此时不宜和他硬拼,便到处逃窜。

      又是三道天劫过去,这六位金乌都帮他挡了一部分天劫不说,还都受了伤。

      “亏你还是夫子庙的夫子,卑鄙!”

      齐凤甲这个法子,的确有些不厚道,可他却是不管这些,只是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笑道:“那又如何,以君子之礼对君子,以小人之法礼小人。”

      他话音刚落,第七道天劫便落了下来。

      那金翎仍旧在追杀他,齐凤甲眼看着金翎快要刺入他的身体,便用大水牛猛地将其格挡开来,随后直冲着那金乌虚影而去。

      方才他都试过了,就算是他的天劫全部落下,也无法击杀这六只金乌的其中一只,与其如此,不如先破了这金乌虚影!

      齐凤甲围着这金乌虚影奔跑,这后续的天劫越发的强劲,两道天劫过后,这金乌虚影也越来越淡。

      只是,此时的齐凤甲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写意,他全身焦黑,整个人如同城中被烧焦的那些尸体一般。

      眼看着齐凤甲抗不过最后一道天劫了,这天劫落下,这一次却没有丝毫一点儿落在齐凤甲的身上,尽数落在了那金乌的虚影之上。

      紧接着,这浑身焦黑的齐凤甲提着大水牛,再度劈出了一刀!

      这一刀下去,却不似刚才,此番有翻江倒海之能,摧枯拉朽之势,直接将这六头金乌燃烧血脉所化出的虚影给斩成了碎片!

      可这一刀过后,齐凤甲也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了城头之上,屠日弓的旁边。

      天上的金乌见得这虚影已经被毁,顿时心慌不已,毕竟若是用了最后一次,他们的修为将会一直下降,这十日凌空也会不战而破!

      不过,当他们看到倒在城墙之上的齐凤甲时,都松了一口气。唯一的好消息,这齐凤甲好像没了生息。

      “终究还是年纪大了,若是年轻一些,不失为人族的中流砥柱!”

      天空上的金乌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齐凤甲没了,这是好消息。

      “若是这齐凤甲再年轻上几岁,恐怕这天劫还真的让他给渡过了。”

      “哪有那么容易,再年轻几岁,那天赋得多高,身体得多好!”

      金乌们都轻松了起来,开始惋惜其齐凤甲来。

      “要是他还像年轻的时候多吃几碗饭,今日即便陨落于此,也算得上是一个饭桶!”

      老大突然笑道,一般来说,人族都是以饭量来看身体状况好不好的,此时齐凤甲已经身亡,他自然得好好挖苦一番!

      这是,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得意的神色也僵住了。天上突然落下了一道五彩光芒,进入了齐凤甲的体内,紧接着身上被雷电击焦了的身子骨居然发生了变化。如同破茧重生一般,那些黑色的焦皮全部落下,露出了白皙的皮肤。

      齐凤甲睁开了眼,感受着体内的力量。

      他站了起来,郑大焽见状,急忙接过徐长安脱下来的长衫丢了过去。

      齐凤甲接过长衫,急忙披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六头金乌,也不废话,直接取出了剑冢给的三支长剑,搭弓瞄准!

      “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我在长安的时候,一天五六斤酒,配着五六斤羊肉,身体好着呢!”

      齐凤甲说罢,也不管这六头金乌是何表情,便直接松开了长箭!

      此时天空上已经没有了金乌虚影,虽说三支长剑同时射出,可却奔向了不同的目标。

      弓弦已满,蓄势待发。

      破空之声响起,这三支长箭犹如猛龙出海一般,携带着无可匹敌之势,冲上了天空。

      这一次,天上没了金乌虚影,进入了摇星境的齐凤甲这三箭,又岂是这三头金乌能够抵挡的?三道惨叫声响起之后,有三具尸体从空中落下,齐凤甲放声狂笑。

      话音刚落,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同时三道神魄正要逃跑,齐凤甲哪会给他们机会,三刀过去,尽皆被斩!

      这一次,陨落的三头金乌,分别是老八、老四和老五。

      整座齐城虽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可此时也欢腾了起来,当初气势汹汹前来的十只金乌,此时只剩下了三只!

      分别是老大、老三和老六!

      齐凤甲眯着眼看向了金乌十子中的老大,嘴角微斜。

      “怎么样,我年纪虽然大了,可饭食还是能进!”

      这是赤裸裸的嘲讽,那方才金乌老大对他的嘲讽还了回去。

      此时,三只金乌面色难看。郑大焽看着走过来的齐凤甲长舒了一口气,此时士气正盛,应该乘胜追击。

      他紧紧的捏着拳头,强行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这一次,李义山和徐长安这对师徒给了他极大的惊喜;徐长安和齐凤甲这师兄弟也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如今,因为齐凤甲的天劫和金乌燃烧血脉的缘故,剩下的三头金乌都受了伤。这一次,破这十日凌空,胜利在望!

      郑大焽掩饰不了脸上的笑意,只能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下一位射日者……”

      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了一道声音。

      “郑道长,我想试一试!”

      郑大焽转头一看,毛遂自荐之人正是身上气运时隐时现,相柳一族的少族长,湛胥!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