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兽世团宠的我又阴了病娇反派们 > 【番外】无序与当年(2)
    书上说的,用爱感化反派。

    但懵懂的神明少女并不知道爱又是什么东西?是只要她对反派好,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就能让他感觉到爱吗?

    咦。

    似乎逻辑上也能说过去哦。

    于是乎,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内,她就将保护反派好好活着以及对反派无条件的好,作为了自己的任务执行理念。

    小时候的祁一直是处于被追杀的状态,那些人似乎不将他屠杀就死不罢休,终于有一次,他被一个强大的王兽捕杀,遭受了此生最大的生存危机。

    少女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少年一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气息虚弱,看起来马上就要死了。

    这可不行。

    他死了,她的任务就失败了。

    少女思索了一阵后,面无表情蹲下身来,将他拉到自己怀中,然后露出了玉藕般白嫩的手臂,淡青色的脉络若隐若现。

    她将手臂放到他苍白的唇边。

    “咬吧,喝了我的血,你就能活下去了。”

    在失血过多的半死亡状态下,祁的神智也有些不清楚,他微微抬起头,目光失焦地看着面前的一截白皙手臂。

    上面淡青色的脉络之下流动着勃勃的鲜血,这一瞬间,他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暗红色的瞳孔变得炙热,奇异的香味涌入鼻尖,带来了某种致命的诱惑。

    他急不可耐的渴望血液的灌溉。

    几乎不假思索,他露出尖锐的獠牙,本能的咬破了面前的手臂,鲜血一点点渗透到他的口中,心弦中带着某种致命诱惑的甜腻。

    而身上的伤口也在快速愈合,流逝的生命力几乎在瞬间便变的充盈。

    这可真是神奇的力量。

    祁敛着眸子,沉沉地想,他向来就是一个心机颇重的坏人,从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便盯上了这块儿美味的肥肉,并秘密盘算着如何吞吃入腹。

    “我可以跟在您身边吗?”

    少年低下头,神色黯然,诚惶诚恐的问道,“我已经没有家人了,到处都有人追杀我,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亡。”

    她不是要保护他吗?

    那正好,就留他在身边,好好“保护”他吧。

    刚诞生不久的神明少女,心智单纯无邪,根本不懂得虚伪人性的险恶,与利益之间的算计。

    “好啊。”少女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祁定定看了她许久,确定这个雌性的神智真是单纯到可以。

    在凶险兽世,这个所有人都为了自己生存而不择手段的世界,她居然毫无顾虑的接纳另一个陌生人。

    不过这样也好。

    省了他很多麻烦。

    自从祁上一次濒死之际,被少女救了,喝下她的鲜血之后,没过多久他便开始不受控制去回味那股味道。

    经受不住诱惑,他开始百般用计,每过一段时间,便去骗取她的一点鲜血。

    后来随着时间增长,祁愈加不餍足,这点血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开始渴望她更多的鲜血。

    鲜血中流淌的神力带给他致命的诱惑。

    在少女不知道的情况下,身边少年的体质已经开始悄然发生变化,因为时常摄取她神血的缘故,他的身体被神力洗涤,甚至开始逐渐复制她的能力。

    几年过去,祁身体内的神力与魔力,两种力量互相碰撞,更轻易的激发出他身体内潜藏的、属于黑龙族的狂躁因子。

    他变得强大,已经可以反杀那些追捕他的仇人,但在战斗的过程中,时常忍不住嗜杀的本性想要迁怒于周边的其他生命。

    每次他爆发之前,少女都会跑过去,像对待小幼崽那样乖乖抱住他,伸手摸着他的头安慰,“给你抱抱,不要杀人,杀人是不对的,正派是不会乱杀人的!”

    每次她一抱住他,少年身上的暴戾之气便会淡下去,久而久之,少女也学聪明了,每当他发怒的边缘,她就会主动跑过去抱住他安慰。

    “……”

    祁敛下眸子,绯红唇瓣紧抿着,他默默将头靠在她的肩颈上,指尖轻搂住她纤细的腰身,鼻尖轻轻吮吸着她脖颈间传来的香气。

    原本在心中肆虐的苏杀之意,也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的气味和声音令他本能沉迷,心情平复,少年眼瞳中的红芒逐渐褪去。

    这并不是他装出来的。

    其实连祁自己都说不清,事情怎么会逐渐发展成这样,他开始无意识的留恋雌性的身体,她的温柔与气息,总是在每一次的关键处,轻而易举地抚平他血统中的狂躁。

    不,不应该是这样,他潜伏在她身边,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杀死她,窃取神力而已……

    ……

    “姐姐叫什么名字?”

    祁发现,待在她身边这么久,他还一直不知道她真正的名字。

    “我没有名字。”

    少女歪了歪头,有些迷茫地回答,她才刚被造出来不久,主神还没有给她赐名,要完成任务确定为合格品之后才会被赐予名字。

    “……没有名字?”祁有些意外。

    难道是从小就被部落抛弃的雌性,所以才没有名字,可是她看起来这么美丽健康,并没有任何残疾,为什么会被部落抛弃?

    虽然心生疑惑,但祁并没有多问,他并不喜欢探究别人的过往。

    有一次少女心血来潮,拿着黏黏的黑土,缩在角落里开心的捏泥人,白嫩的小手都被沾满了黑色的泥土。

    少女心灵手巧,很快便捏出了一个小狗狗样子的泥塑,她对旁边静心修炼的祁招了招手,像是一个单纯和朋友分享喜悦的小孩子,“你快看我捏的小狗狗,是不是很可爱?以后我离开了,这只小狗狗也会一直在你身边”

    “……离开?”

    他站起身来,脚步却一顿,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继而蓦然抬起头,红瞳变得幽深,冲纯真无瑕的少女愣愣地看了过去,“……你会离开这里?去哪里?”

    “这是个秘密。”

    她并没有告诉他。

    祁的心情忽然如坠谷底,他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说不出来什么心情,只觉得心口有些闷让他很不舒服。

    他将其归结到,他的计划还没有成功,他也不能让她离开。

    “给我一只手。”

    祁回过神来,顺从地将右手递给了少女,他的双手不比少女那般又白又嫩,而是盖上薄薄的一层茧,大小不一的伤痕罗列其间。

    这并不像一个少年该有的手。

    只见两个人的双手紧握在一起,祁红眸微微瞪大,心跳忽然有些快。

    他有些迷茫的看着少女此时的举动,只见两人的手心相连处,浮现了一个淡淡的光团,那光团进入到了刚刚的泥塑之间,泥塑忽然间有了生命。

    外表干裂的泥土褪去,泥塑里面,居然跳出了一个活灵活现的黑毛小幼崽。

    祁人傻了。

    “这是我们两个创造出来的哦!”少女一边喂小幼崽吃东西,一边对愣住的少年解释道。

    祁,“……”他完全呆住了,一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哎呀,你怎么这么能吃?!”

    祁储存的食物,全被这个小幼崽吃完了,却还是没有将它喂饱,调皮的小幼崽想要冲出山洞自己去找食物,被少女一把勒到了怀里拍了拍屁股。

    “你这么能吃,就叫你小饕餮吧,我看的那本书中的饕餮跟你一样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