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来自惩罚世界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快开始了……
    满满的少女心,化作小星星,环绕在狼少女的周围,刺得洛槐眼睛有点疼。

    唉,躺会儿吧,反正地下轨道,也没什么风景可以看。

    于是包厢里就剩下狼少女一个人独自幻想了。

    本来这次语曦姐还有梧桐姐都要来的,她们和阿狼一听说有订婚宴,而且还是和洛槐同龄的夜疯的订婚宴,顿时看洛槐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

    大有逼洛槐上梁山的架势。

    但还好,语曦因为学院里有些年终资料得整理,而梧桐姐也得去处理一下公司的年终活动,都刚好冲突到了,于是三人组就剩下一个狼少女了。

    青霖则是昨天就出发了,据说昨天就到了,他就悲剧多了,三小只全员到齐,还加上一个新加入的百怜,那叫一个水深火热,估计到时候订婚宴上他得被四个妹子幽怨的眼神硬生生淹没。

    “但愿不会出……”洛槐边看信息边想着,下意识想感慨一下。

    但是是手却很自觉的把嘴巴给捂住了。

    好险,差点就把大旗插下去了。

    就算他这次来真的也是为了那个行刑官任务,那也是在夜疯的订婚宴之后。

    ……

    西部地区,某个豪华大酒店,今天的这里被包场了,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

    虽然相关事宜都交给夜疯小俩口,但是两个开始说自己无所谓的父亲到最后纷纷还是忍不住插了手。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受邀的人员范围也猛地扩大一圈,不只是亲戚,还有许多朋友和商业上的“朋友”。

    不过毕竟是自己宝贝儿女的订婚宴,场次必须得分清楚,上下两层,上面才是主要场地,只有亲戚家属可以上去,其他无相关的就在下面老老实实吃顿饭,谈谈生意吧。

    “妈,我好紧张呀……”雨柔坐在后台的梳妆室里,坐在化妆台前,身后站着一位和她有好几分相似的美妇人,给她打理妆容。

    “傻丫头呀,真没想到那么快呀。”雨柔母亲鼻子酸酸的,“都是你老爸那家伙,就一个急性子,碰见个投缘的人就这样,好像恨不得把自己宝贝女儿嫁出去一样~”

    “妈,别这么说,我和小疯那是情投意合的。”虽然已经明面上的事情了,但是雨柔这样自卖自夸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再说一般也没有多少人能比他优秀。”

    “是啊……”妇人无奈的摸摸女儿的脸,“我家女儿看上的哪能差呀?”

    但老实说她还是有点不满意,那就是夜疯加入了复仇者。

    倒不是因为那不够好,恰恰是因为太好了。

    太危险了,不安全。

    她一个母亲,当然希望女儿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小俩口腻腻歪歪的早点给她生个孙子孙女的多好呀,干什么危险的工作……

    但偏偏女儿他爸看上这点呀,说什么好男儿要有志气,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阿嚏!”另一边,同样在准备的夜疯打了个大喷嚏。

    夜雨被吓了一跳,“喂,老弟,今天晚上可是很重要的时候,你可不能掉链子呀。”

    “知道了……”夜疯擦掉鼻涕,鼻子还是痒痒的。

    真倒霉,昨天温度骤降,他只不过站在阳台上几分钟,结果就成了这样。

    到时候万一举办仪式的时候来一下,那脸可就丢光了。

    突然,门被敲响了,青霖走了进来,身后没有跟着三…现在是四小只了。

    她们早就到订婚宴的布置现场去瞎跑去了。

    他丢给夜疯一个丸子,“呐…这是药,吃了吧。”

    “谢谢。”夜疯没怀疑这颗药的问题,顺口就给吞了。

    嗯,山楂味儿的,好吃。

    鼻子一下子舒服了不少。

    “槐快到了吗?”他问青霖。

    “刚刚打了个电话,他和阿狼中午就到了,不过他们说要先到处玩玩,到时候直接到现场。”

    “那也行。”夜疯穿上了正装,头发什么的也梳理了个精细。

    这次可不只是光光给自家和亲家人看,还得让一楼那些各界人士看,甚至还有些公会的会长以私人朋友的身份出席,这关乎到很多人的颜面。

    “看这速度,你以后应该是咱们三个里最早结婚了的呀。”青霖说道。

    “那可不一定,槐那家伙都直接和人家姑娘订奇奇怪怪的契约了呢。”

    “确实。”

    两人不自觉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做准备。

    距离晚宴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阿洛,我们该去订婚宴了。”狼少女难得主动了一回,拉着洛槐往酒店走去。

    可是洛槐似乎有些犹豫,他在人群里东张西望,不知道在在什么。

    虽然之前是说订婚宴结束之后在忙任务,但是洛槐还是不自觉的开始了寻找。

    出于行刑官的直觉,他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氛围笼罩在这篇地区。

    但是那种感觉若隐若现,极其单薄,说不上来什么门道。

    每每集中精神,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好像是错觉。

    一个下午逛下来,洛槐都被整的有点神经过敏了。

    “唉,还是先放放吧,回头去找一下杜大叔。”

    两人很快到了大酒店的复附近,因为受邀的人数繁多,附近街道上甚至形成了固定方向的人流和车流。

    走进一楼的大厅,这里已经是人头攒动,拿着酒杯的客人们在走动交流着。

    宴席中途夜疯她们还要到下面来走个过场。

    “不知带会不会有惯例的送礼装逼环节。”洛槐表示背包里一堆绿宝石已经准备亮瞎人眼了。

    但很可惜,马上他们就听说礼物是送到后台的。

    唉……无趣。

    “抱歉,二楼是亲属的区域,请出示一下请柬。”

    洛槐拿出手机,里面有电子请柬。

    “请进。”门卫放行。

    “诶,洛槐,这边!”才刚进场,洛槐就听见了有人招呼他。

    是夜雨,她边招手边指指身边的空位,示意他们坐过来。

    嗯,能和认识的人坐最好。

    刚一坐下,夜雨就责怪地问道:“你们怎么才来呀?都快开始了。”

    她这个自己还没找到伴的老姐对自己老弟的事情可上心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