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九叔系列:老子是石坚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封口费
    谢绝渊觑定石坚,冷冰冰地说道:“你带来那个小女娃已经被我擒住了,想救她就束手就擒吧,我可以给你个舒服点的死法。”

    石坚笑吟吟地看着谢绝渊道:“肖前辈生死不知,崂山派数十名弟子惨死,回村前谢前辈面色悲戚,我还出言安慰,不想这么短时间前辈就有心思开玩笑了。”

    “觉得我冷酷无情?”谢绝渊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神情冷漠道:“我老谢活了几十年,杀的人多,见的死人更多,对死亡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石坚默然,他同样如此,小时候随师父其实道长下山行道,第一次杀人、杀鬼、杀僵尸的时候,心中难免生出波动,总会有一些感慨,后来杀的多了,真就没什么感觉了,动辄形神俱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和常态,毁灭一个生命时,心中毫无波澜。

    “生死有命,每次进墓,我都会跟他们讲,他们执意要去,便要自行承负带来的后果,死了是命,怨不得任何人。何况死去的几十个弟子,我都做法招魂了,一个不少,神魂全都在,想留在阳间的就留下,想去地府投胎转世的我送他们去,又非形神俱灭,用不着哭哭啼啼的。”

    “至于老肖。”谢绝渊脸色微微变化,很快又恢复冷漠,“他死没死,还不知道,此时伤感为时尚早。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做我们这行的,杀人杀鬼杀僵尸,到头来也会被人被鬼被僵尸杀,今天是老肖,明天可能就是我了,悲伤无用。”

    石坚赞道:“前辈真是豁达,晚辈就做不到。”

    谢绝渊笑道:“要不怎么说我是前辈,你是晚辈呢?小伙子,你是个聪明人,我很喜欢你,有些话不需要我讲得太透,你应该能够听明白。”

    说着,他手掌一翻,一本泛黄的线装书出现在手里,“你们茅山派有五行法,我们崂山派多年收集,总算集齐了五行遁符,经崂山派历代祖师钻研,创出以五行遁符配合五行法器或者五行宝物为基础的大五行轮转阵法,顺之,可令五行元力相生,逆之,可让五行元力相克。

    “你身上有五行元力波动,其中木、火最为强烈,显然是想五行同修,说实话你这种做法相当愚蠢,但你年纪轻轻却已将火行法、木行法修炼得颇有火候,五行圆满有望,我老谢乐于成全后辈。”

    听到这话,石坚一脸动容,茅山派只有玄天遁地符,缺少其他四行遁符,这也够用了。真正让石坚心动的是大五行轮转阵法,有此阵相助,他修炼五行法的速度又会快上不少。

    人老成精,说的就是谢绝渊这种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直击要害,根本不给你狮子大开口的机会,若是石坚继续装傻,谢绝渊一定会马上收走五行遁符,让你讨不了好。

    人家诚意也足,大出石坚预料,他想都没怎么想,便笑道:“前辈厚爱,石坚收下了。”

    隔空一招,线装书飞到手里,哪怕心里迫不及待想看,也不愿在谢绝渊面前自降格调,脸色平静地收进乾坤袋。

    谢绝渊笑着看了石坚几眼,又取出一本线装书,说道:“我曾经和东夷里高野法力僧交过手,铲除过黑教败类,从他们手里得到不少佛法密印,整理成册,就是我手里这本书。白道友修行金刚伏魔法,金刚乃佛门护法,虽有大能大力,终难窥上乘妙谛,我书中有灵教密印,明王佛法,应该对白道友有所帮助。”

    又是一样石坚拒绝不了的东西,微波派白眉师太和九华莲生寺法空大师结有善缘,此善缘能否惠及白敏儿尚未可知,因为佛法不轻传,她并非真正的佛门弟子。诸天菩萨佛忿相明王法要比金刚伏魔法高级很多,对白敏儿有利无害。

    “我代敏儿谢过前辈。”石坚欣然笑纳。

    谢绝渊提醒道:“这书你最好不要看,佛法、玄门道法殊途同归,但二者修行法门截然不同,要想发挥佛门神通的威力,必先修行佛法。佛道同修,听起来美妙,其实是一个陷阱,小伙子不要自误。”

    石坚深以为然,他学的很杂,主修闪电奔雷拳,辅修五行法,又学了北茅山道法,山医命相卜,每一门都是深坑,确实没有时间修炼深渊佛法了。林凤娇就是前车之鉴,一头扎进杂学,近些年修为甚少进步。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收了封口费,嘴巴就得关严实,两个聪明人一句明话没说,却都心照不宣地就此揭过。

    “谢前辈,我这次来崂山,一是亲自向贵派送大会请柬,二是寻求贵派的帮助。贵派在鲁地领袖群伦,应该知道不少灵界同门的消息,请前辈不吝赐教。”

    谢绝渊笑道:“小事一桩,你把请柬给我,我派人帮你送。在鲁地,没人敢不给我老谢面子。五年后,我一定齐刷刷地把他们带去茅山参会。”

    石坚连忙道谢,暗忖道:这老鬼真是霸道啊,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崂山派掌门,知道的肯定认为他是山大王土匪头子。

    随后说起北方各地的灵界门派,大致上和丘处南提供的差不多,北方大派很少,就崂山派、纯阳派、武当派、五台金轮寺属于第一梯队,奇幻门、北七真派、东北萨满、保家仙、出马仙、顶神派、北茅山属于第二梯队,传真派、微波派勉强算第三梯队,第三梯队就不怎么出名了,再往下,更是默默无名,平平无奇。

    “几个大派,全真各派,奇幻门要请,这个奇幻门的道法很有意思,讲求佛道合流,极重意境,可惜很早就衰落了,我给你个地名,你去碰碰运气吧。”

    听到‘奇幻门’三字,石坚眼中精光一闪,几乎瞬间就想到人鬼神这部电影,实在是对英叔的电影太熟悉了。

    记下地名,忽听谢绝渊说道:“顶神派,东北的萨满、出马仙、保家仙就不要请了,一来他们没有统一的门派,人员多,分布广,是个人都称自己是大仙。二来邪魔歪道太多,请来只会把大会搅得乌烟瘴气。三来他们的巫术上不得台面,四大门,五大仙,全是妖怪,我看不得,怕到时忍不住打死他们的狐大仙。”谢绝渊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