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首席人生体验官 > 47 车场斗殴,小场面啦
    “滋滋。”太子被激流射的一脸。

    抬起手臂挡住水枪。

    “妈的,兄弟们K死那个扑街仔!”他帅气发型被射成湿哒哒的鸡窝。如果他先前头发还算潮流的话,那么现在真的很狼狈,像极杀马特首领。

    “上!”

    “K死他!”十几个阔少们放开辣妹的嫩手,扬起拳头就朝陈汉围攻。

    这一回太子特意叫了身边比较能打,热爱健身、超跑的一群富二代专门来找陈汉麻烦。

    他们手上没有拿武器,但仗着人多势众,胆气很足。

    往往富二代基因都很不错,再加上营养条件优异,一个个都是人高马大,长相帅气的少年,热血冲劲儿一上头,比古惑仔还能逞威风。

    但他们没有古惑仔迫于生存的压力与狠劲!

    充充场面吓唬人可以的,真想寻仇搞事不行!

    陈子荣可是与日寇伪军交过锋,枪林弹雨里杀出来的角色!

    只见陈汉手持高压水枪,先灵活的利用“武器”,在规则范围内给自己增加优势,再围绕着车辆闪避奇袭、跳跃反击,将矫健的身手发挥出来……

    “嘭!嘭!”此刻,陈汉用高压水枪射中两高个的面门,率先废掉对方看起来最厉害的两个角色。

    然后,他再一拳一脚迅速将另外两个进攻者放倒,单手撑住太子哥的银色超跑,一个跳跃转换方为躲过围攻开辟出新的战场,其它二代们纷纷扭头转身朝陈汉杀来。

    每当陈汉觉得快被人围攻时,便用高压水枪滋人脸,对方学聪明了?呵呵,那就用高压水枪滋他裤裆!

    总之,他每每就能利用工具把包围圈打破,接着再利用敏捷的反应,快速转换战区。引着那些阔少痛K,牢牢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陈汉经历过好几场争斗也总结出不少经验。

    虽然谈不上有什么“功夫”,但是已经不畏斗争。

    对于普通人而言,以少敌多的敢迎上去就是巴闭!

    这是一个字“勇”的精髓!

    心头没勇,任你功夫多高都无用,何况陈汉还敢主动开战。而且他已经懂得利用有限优势,并且发挥自身优势、把两项最基础的道理运用起来。光这两点他就已经超过很多平常人,能够镇得住人。另外,他还有技能加持敏捷,一时间竟表现的游刃有余。

    ……

    “退后!”开打前,陈汉大吼一声,让细妹往旁边站。

    细妹慌张的往后退,想要拿起拖把捅人,却被老板匆忙拉进便利店。

    “这小子…”加油站旁,喝着白酒的男人表情一愣,拿着白酒瓶久久不动,眼神中闪烁着精光。

    “好有天赋……”男人不可置信的咽咽唾沫,眼神里旋即绽放出捡到宝的神情。

    “喂!喂!”

    “你们在搞什么!”

    这时两名收到警情的军装警跑到现场,抬起手指向众人喊道:“全都抱头蹲下不要乱动!”

    “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只见军装警穿着黑色制服,腰间戴着喷雾器、橡胶棍、肩上扛着对讲机,武装带上还插着一把手枪…

    “快闪人!”太子哥大吼道。

    其它帮忙出手的二代阔少们或伤或倒,总之,十几个人有一半都被放倒了。

    他们被打倒后不再动手,听见有警察到场,一个个倒是飞快的起身跑路。

    不管是站着倒着的二代们,很快都匆忙跑回车边,拉开跑车就驱车离开。

    太子哥也顾不上自己的银色超跑,拉开一名同伴的副驾驶,把同伴的妞留在现场,一群人便轰轰的呼啸离开。

    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带一点留念。

    因为他们都不敢和警察正面刚,要是被自己家里长辈知道,那恐怕一个个都得遭殃。

    何况,其中大部分人都还有案底。

    “报告总台,报告总台,人群已经散去。”一名军装按着对讲机,说道。

    另一名军装掏出小本本,上前找到陈汉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陈汉浑身工装都已湿透,里面既有水、也有汗。

    军装警察则扫过附近的情况一眼,心里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便秉承职业操守,问道:“你要不要报案?”

    这种案子由于没有造成较大影响、伤势、再加之双方都有克制,属于私底下的矛盾,如果双方能够私下解决就最好,否则带回警署也做不了什么事,吵来吵去又是律师上场,噼里啪啦打一阵嘴炮结束,往往还没什么有效结果…交一笔保释金就各自放人。

    “不用了。”陈汉摇摇头。

    他也明白里面的门道。

    只能说,太子哥背后有高人指点,这回的招数更加阴B了。不过,他希望有些事情可以适可而止。

    “那好吧,你自己多注意,再发生什么事情记得报警。”警官点点头,交待两句,便叫上同僚一起离开。

    三点半,该饮茶了。

    “老板。”这时洗车场老板带着细妹来到面前。

    几个员工要上来凑热闹,老板甩手将他们驱赶开。

    陈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对不住,第一天上班就给你带来麻烦。”

    “没事啦。”老板却甩甩手:“打烂几个水桶而已,等等让人清理一下就行。”

    “这回是麻烦来找你,不是你找麻烦,不用跟我道歉的晒。”老板一个大腹便便,穿着裤衩凉鞋的中年男人,讲话倒是非常大气。

    “我五十多岁的人了,什么没见过?你这个小场面啦!”

    “不过你还是太年喽,我刚刚都准备替你配那辆车的喷漆钱,总之,该低头就低头,年轻人!冲动!”

    老板心地善良,但这时却还不免摇摇头:“现在我不能留你了。”

    “我明白,给您带来麻烦了。”

    “都说啦,小事情唔要再提啦…不留你不是看不惯你,主要是实在太影响生意啦…而且你已经被人盯上,阿怡也别留在车场,搞不好哪天就出事啦。”老板拿着芭蕉扇扇扇风。

    “你今天和阿怡这个月的工钱,等等封个红包给你。靓仔,我看你也挺勇的,何必天天擦车呢,找点正事干喽,下回等你开宾利回来洗啦!”

    “走先,跟我进去饮茶。”老板拿手指指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