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诡道众昌 > 第三十六章 我怎么突然感觉,自己又像是个人了
    “进入诡界之后,尽量坚持久一些,以此来磨炼你们的精神力。但,也不要强撑,虽然你们进入的只是残破诡界,诡的感染性也降低了很多。但依然可能在你们丧失独立意识过后,造成不可逆的畸变。等到实在坚持不住了,喊一声,让负责引你们进入诡界的诡契者把你们踢出来,也就行了。”

    岳老教授站在第二道门前,再转过目光,对着其他些人出声再说道,

    “好了,依次进去吧。”

    再出声说了句,岳老教授再让开了些身,

    示意一众人列队,依次进去。

    其他些人,挪动着位置,大概排成了一列。

    陈沦三人,没有靠前,也没太靠后。

    陈沦只是平静着,往旁边挪了两步,恰好站在队伍中,

    饶常和束柔两人,则跟在陈沦身后。

    “今天头回过来,是我带你们过来,后面你们自己过来就行……”

    示意排在最前侧的人去开门,岳老教授接着出声说道,

    “经历过一次残破诡界的磨炼过后,你们可能需要段时间用来恢复精神,根据你们每个人情况不同,需要的时间可能也不同,当然,也有些人可能残破诡界已经对他的精神起不到什么磨炼作用,可能也不需要休息。”

    说着话,岳老教授再看了眼陈沦三人,在陈沦身上停顿了下目光,

    陈沦依旧平静着,只是随着队伍缓缓往前,

    “请你们记住,量力而行,同时也不要过分懈怠……我们这些老家伙不顶用,能给你们争取到,安心磨炼精神的时间就只有一个月。”

    说着这话,岳老教授脸上不禁掠过些惫色。

    列着,朝着第二道门后依次进去的队伍里,有人朝着岳老教授投去目光,有人有些沉默着,抬头望着那打开,又合上的门。

    陈沦目光落在身前,只是平静着,缓缓往前挪家。

    束柔盯着岳老教授,嘴里吐露出些分析出来的信息,

    饶常嘴里还嘀咕着,不时悲愤,不时又感慨。

    终于,

    队伍缓缓往前,

    陈沦走到了合着的门前。

    “你们昨天有尝试过寻找意识源基吗?”

    看着陈沦三人,门边站着的岳老教授脸上露出些笑容来,出声温和的说了句。

    “……诶!老岳,你这是对我崇高品德的质疑,作为一个作息规矩,勤奋而努力的正常人,一名好学而谦虚的学子,昨天刻意从晚上睡前洗漱的时间中,抽出了整整十分钟,一边刷牙,一边解构我的三观,撕开自己的心,可惜你们房间里也不放把刀,我把我衣服给直接扯开都花了老半天时间,你们这后勤服务态度不行啊……”

    陈沦没出声说话。

    倒是饶常,突然来了兴致,对着岳老教授不停吐槽着诡异局后勤的服务态度。

    没去管饶常,陈沦目光自然转过,落在这位岳老教授身上,

    这位岳老教授脸上带着些惫色,有些浑浊的眼底,眼睛还带着些血丝,似乎是昨夜没睡好。

    听着旁边饶常的话,只是笑呵呵笑着,再转过了头,目光掠过了饶常和束柔,落到了陈沦身上。

    陈沦看着这位岳老教授,脸上平静着,依旧一句话都没说。

    倒是旁边的束柔,抬起头,注视着这位岳老教授,回答了这个问题,

    “利用了一些以前对自己的心理剖析档案,再进行了些心理行为的剖析,应该快了。”

    “那就好……那就好……”

    笑呵呵着,点了点头,岳老教授应着,目光却还停留在陈沦身上,

    再停顿了下动作,岳老教授再让过些身,再出声说道,

    “好了,你们接着进去吧。”

    看了眼这位岳老教授,再停顿了下目光,

    陈沦点了点头,伸手按开了门边的开关。

    门朝两边敞开,挪脚,陈沦走过了第二道门。

    第二道门合上,再按开最后道门,

    陈沦走过通道,走进了屋里。

    ……

    通道门后,

    是间不怎么大的屋子,勉强有个客厅大小。

    地上铺着几层有些软的地毯,四侧墙面,较低段也绷着厚厚层泡沫垫。

    顶上,一盏有些明亮的灯亮着,照亮着整个屋里。

    屋里地毯上,已经有先前进屋的人倒着,躺着,

    有人紧闭着眼睛,脸上痛苦挣扎着,又有些闭着眼睛,使劲蜷缩着身子,

    有人面露狰狞,有人面露恐惧,有人浑身颤抖。

    陈沦目光自然落在身前,挪脚,从屋子里一步步往前。

    “又见面了。”

    正对着门的方向,靠着最里侧的墙边,摆着个电动轮椅,轮椅上坐着个身体左右高低异位,头部长在腰侧的中年男人,

    这轮椅上的中年男人,自然也落入到了陈沦视线内。

    挪脚,目光平静着看着这人,似乎只是看着这屋里任意一处一样,

    陈沦走到了这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人身前,

    “陈沦,对吧?”

    “你可以叫我老杨……”

    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人自然就是之前,给一众人进行测试的那人,

    中年男人老杨注视着陈沦,看着陈沦目光平静着,直视着他,眼底还是带着些复杂的神采,有奇异,还有些其他更复杂的情绪,

    “……我是诡契者部门的一员。”

    中年男人侧过来头,出声说着这句话时,停顿了下,然后脸上露出些笑容,笑了笑,也不知道笑些什么。

    陈沦看着这身体畸形了的中年男人,站在这人身前,点了点头。

    “……嗯,今天帮你们磨炼精神的,就是我……”

    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中年男人侧过来头,不时有些停顿着,出声说着,

    “……我这,应该对磨炼你的精神没什么作用吧,毕竟你都这么看着我这么久了,也没堕到诡界里去。”

    出声说着,中年男人再对着陈沦出声笑了笑,

    陈沦没说话。

    “你还是第一个,在我被感染了过后,能就这么看我这么久的。”

    中年男人脸上挂着些笑容,对着陈沦再说道,

    “你要不坐下来吧。这地毯上都能坐,这表面上的地毯,有用到这屋子的时候,基本每一天都要换一遍,不然总是容易有些污秽物。”

    笑着,中年男人再对着陈沦提议着,出声说道。

    看了眼这轮椅上,侧过来头的中年男人,

    陈沦再转过些目光,再看了眼旁处,再转过目光,看着这中年男人,停顿了下目光,

    点了点头。

    就在这中年男人身前不远,地毯上直接坐了下来。

    “……还真是很久没人能做到和你一样来过了……”

    说着,笑着,笑容先是收敛,紧跟着,中年男人又露出点笑容来,

    “……嘿……你这么坐着跟我说话……我这怎么突然好像……又感觉自己像是个人了。”

    中年男人将侧着的头抬起来些,眼底变得有些浑浊,

    脸上还挂着些笑容。

    目光落在这中年男人身上,陈沦停顿了下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