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请快进到结婚!谢谢! > 第61章 关系暴露了啊
    好久没有试过熬夜了。

    突然一下就来一次通宵,就算是以前熬夜码代码、写程序的晴川静司都有些顶不住。

    更何况,他还不是通宵工作。

    而是一整晚都在看一本不知所谓、逻辑混乱、堪称无聊的巅峰的小说。

    幸好今天是学校规定的社团活动日,整间学校的学生都只需要上两节必修课之后就可以去参加社团活动了。

    当然,对于没有参加社团的同学来说,今天就是他们白嫖的半天假。

    “哈....我来了。”

    挎着书包,一边打着哈欠,晴川静司一边拉开了面前的教室门。

    他实在是困得不行了,直接把数学老师布置的课堂测验,用十分钟做完之后就翘课来到了「侍奉部」的社团活动室。

    趁比企谷和由比滨还在教室里做试卷,他赶紧来活动室补一下眠。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已经有人比他更早一步来了社团活动室了。

    “阿勒?小雪?”

    看见活动室里、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雪之下雪乃,晴川静司一脸意外的喊了一声。

    而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雪之下雪乃有些艰难的抬起自己的眼皮子,然后睡眼惺忪的看了眼晴川静司,同时声音喃喃的喊了一声。

    “司~~”

    一下子,晴川静司的内心就被这一声喃喃地、充满了依赖的声音给融化了。

    嘴角止不住微微上扬的他,走到昏睡的雪之下雪乃身边的同时,伸手拉过放在一旁的椅子。

    然后,将椅子和雪乃屁股下坐着的椅子并在一起,坐了下来。

    似乎是感觉到身边熟悉的气息,闭着眼睛、完全没有一点想要睁开的想法的雪之下雪乃很自然的将自己脑袋往旁边一倒。

    嗯....恰当好处的枕在晴川静司的肩膀上。

    注意到雪乃的动作,面带宠溺的微笑的晴川静司小声的抱怨了一声“麽,坐好来小雪,这样睡的话脖子会不舒服的。”

    只不过,抱怨归抱怨。

    回应他的就只有已经熟睡了的雪之下雪乃的平稳呼吸声。

    自己的小雪都已经睡着了,晴川静司也舍不得喊醒,只能小心翼翼的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让脑袋枕在自己肩膀上的雪之下雪乃靠在自己的胸膛。

    老实说,这样的姿势比起雪乃靠着自己的手臂、脑袋枕在肩膀上的姿势要辛苦许多。

    但至少。

    侧脸枕在自己丈夫的胸口上睡觉,怎么都好过脑袋枕在一点肉都没有、只有骨头的肩膀要睡的更加舒服一点吧。

    晴川静司不仅只是调整姿势,为了不让雪之下雪乃一个不小心从自己胸口上滑下来,他还张开双手、小心翼翼的揽住雪乃玲珑有致的身躯。

    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小雪。

    时间悄悄的过去了一小会。

    “哈......”

    听着耳边雪乃安稳的呼吸声,打了个哈欠的晴川静司,他的睡意渐渐涌上脑袋。

    并且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和眼皮子越来越重了。

    低头....抬头....又低头....又抬头.....

    最后,眼睛彻底睁不开的晴川静司缓缓将自己的脸颊贴在雪乃那散发着他们家洗发水的清香的发丝上。

    然后。

    晚安.....祝好梦....

    (ZZZ—)

    ........

    下课之后,比企谷八幡就趁着大家伙还在磨磨蹭蹭检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交试卷离开教室了。

    ‘啊终于结束了。’

    .刚好走到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比企谷八幡举起手、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

    ‘这次测验挺简单的,好久没试过第一个.....’

    刚想自卖自夸一下的比企谷八幡想起了某位刚开始没多久就交卷、光明正大翘课的「骑士」先生,不由得有些不服气的“啧”了一声。

    有没有这么变态的人.....理科考赢自己也就算了。

    毕竟他比企谷八幡本来就不擅长理科。

    可为什么文科,尤其是上一次有关「千叶县历史」的课堂测验。

    欧诺列!该死的现充咩!连我最后的骄傲都要抢走吗!?

    就在比企谷八幡在心里碎碎念的吐槽某位总成绩仅次雪之下雪乃的该死的现充的时候。

    划拉——

    刚拉开教室门,比企谷八幡整个人当场愣住了。

    看着互相依偎在一起、相依相眠的晴川静司和雪之下雪乃。

    这亲密的....不,这两个人的关系就是情侣了吧!?

    不知怎么,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比企谷八幡内心不知觉的浮现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空洞感。

    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存在一瞬间而已。

    ‘嘛,这两人是情侣应该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一边悄悄的重新拉上门,比企谷八幡一边在心里说道。

    ‘平冢老师之前也说,一年级的时候「侍奉部」的委托就是这两个人一起完成的了,平常也经常看见这两个人单独在活动室里相处......’

    其实,比企谷八幡自己不知道。

    此时他在自己心里所说的话,听起来就好像是他在说给自己听的一样。

    而且,此时此刻他的表情不自觉的给人一种像是失去了什么、宛如败者一样的感觉。

    倚在栏杆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发了一会呆的比企谷八幡隐约听到了从走廊的另一边传来的一重一轻的脚步声。

    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哦,是由比滨结衣和材木座义辉啊。

    同一时间,由比滨结衣也看到了一个人站在活动室外的比企谷八幡。

    少女没有多想,只是开心的朝比企谷八幡挥了挥手,然后迈着轻快的小碎步、快步地跑到对方的身边。

    而比企谷八幡看着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明媚笑意的少女,不知怎么的微微低下了头。

    “嗯?怎么一个人站在门口呐,阿企?”

    一边问,由比滨结衣一边很自然的转身朝身后的活动室走去。

    “难道阿雪还没来吗?”

    “啊,我觉得你还不要.....”

    “咦,什么嘛门明明开着....呀!”

    “打开。”

    比企谷八幡的提醒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他没有及时阻止少女突兀的把门打开的动作。

    而由比滨结衣的这一声惊呼也是惊醒了活动室内依偎在一起、正享受甜蜜的酣睡的两人。

    “唔....由比滨同学吗?”

    可能是睡不醒的原因,雪之下雪乃此刻的声音比起平时的时候、多出了一份少女的娇憨。

    “嗯,好像是由比滨的声音。”

    而这时,和雪乃一同醒过来的晴川静司迷糊的应一声的同时,抬手揉了揉眼睛。

    等这对夫妇俩都清醒过来的时候。

    看着堵在门口的一脸震惊的由比滨结衣、以及一脸平淡的比企谷八幡。

    晴川静司和雪之下雪乃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他们互相依偎在一起的动作...然后下一秒。

    他们俩的内心都不约而同地冒出了同一个想法。

    关系.....好像....暴露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