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是掌门 > 第1697章 寻回故友
    李少阳很快就在梧桐山中,再次见到凤祖g。

    出乎意料的是,凤祖并非一人,在她身边,还有另一位陌生的女仙帝。

    女仙帝一身碧色仙衣,金莲靴,皂色锦带环腰,宝簪穿发髻,轻盈优雅。

    经凤祖介绍,才知这女仙帝是碧霞圣姑。

    李少阳这才恍然。

    他早就听过碧霞圣姑名字,只是素未蒙面。

    早年,碧霞圣姑开创碧霞界,随那一波仙帝仙皇的失踪潮一块失踪。

    后来,碧霞界没落,众仙帝回归后,却没怎么听说碧霞圣姑。

    没想到,此女却是早就投了圣禽仙国。

    只是现在看来,却没法断定碧霞圣姑这时候在梧桐山出现,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自然而然的,李少阳便没法在碧霞圣姑面前,向凤祖询问他所想知道的一些事儿。

    两边笑而寒暄,客套客套之后,凤祖便差人把天凰领了出来。

    当着碧霞圣姑的面儿,天凰便飞扑入怀,投到李少阳怀内啜泣。

    当年那活泼可爱,还有些小刁钻的小凤凰,而今已是长成一凤凰族女仙王。

    然而,似乎天资所限,达到仙王境后,天凰便给人一种潜力枯竭的感觉,好似乎这辈子都没法再突破仙王了。

    因此,天凰玉脸上,便也有了一些难掩的愁容。

    这些年,她似乎没少受委屈。

    有外人在,也不是自己的地盘,李少阳不好表现得太过亲昵。

    即使是这样,也已经让碧霞圣姑很惊讶了。

    李少阳拍了拍天凰的香肩,轻轻扶正。

    便听碧霞圣姑惊讶地说:“原来李国主早就与小天凰相识,真个是缱绻情深,羡煞旁人呐。”

    李少阳心里稍微一咯噔,他却是听出了碧霞圣姑话语之中的试探意味。

    登时间便判定,这碧霞圣姑虽在梧桐山,虽与凤祖熟识,却未必与凤祖交心,极有可能是房絮对凤祖并不放心,却又不想做得太明显,才令碧霞圣姑到此地过来,充当耳目。

    他便也领会了凤祖的用心,却是在借天凰的事,暗示他一些东西。

    此时,李少阳已是心领神会,哂然一笑,便道:“不错,其实天凰早就是我的女人,只是早些年因为某些原因失散了。我倒是要好好谢谢凤祖,也谢谢房絮国主,不是她们一再相请,我又岂能与天凰重逢。”

    既然明知道碧霞圣姑的身份,李少阳便不客气了。

    索性,借碧霞圣姑的嘴,先一步让房絮知道,我失散的人儿,我却是要找回的,你若是有什么小九九,小算盘,最好趁早收起来。

    果不其然,碧霞圣姑脸色变了变,口不对心地应了句:“那可真是凑巧,今天算得上是李国主的大喜之日。”

    “当然是大喜。”李少阳顺势而言,大笑道,“天姑有所不知,与我失散的人可不止天凰,在这圣禽仙国中,却还有我失散的老大哥老大嫂,而今一块相逢,自是大喜。”

    碧霞圣姑脸色再变了变,便想到领李少阳来梧桐山的荒海仙王、碧瑶水母,了然道:“原来是他们。真没想到,原来他们却是李国主的老大哥老大嫂。只是我有些不解,他们二位,只是仙王,怎能担得起国主一声老大哥老大嫂?”

    “天姑此话差矣。他们便是仙王又如何?世间缘法,本就奇妙,岂能尽因修为而定?事实上,我那老大哥老大嫂,成仙王时,我还没出世。与他们结拜时,我才只是修炼界中一渺小蚍蜉。要不是他们照顾着我,我早已是如那天上的浮云,早不知散到哪去了。”

    “原来是这样,明白,明白。李国主发迹,念旧日恩情,实在值得钦佩。小女子佩服,佩服啊。”

    李少阳一笑,便不与碧霞圣姑多言,转而与凤祖攀谈。

    却是在问:“敢问凤祖,天凰虽是凤凰族人,却也是我的道侣,情深意重。我的意思,待会儿我离去,便将天凰以及我那老大哥老大嫂一块带回去,如何?”

    碧霞圣姑脸色登时急变,既然明知是李少阳心目中的重要人物,岂能这么轻易让李少阳带走?将他们继续留在圣禽仙国,便是犹如质子,日后便是对李少阳一个极好的挟制。

    她心中一闪念,便想得找个理由拒绝李少阳,最不济也要拖住一点时间,等房絮亲自决断。

    不料,凤祖已经率先答道:“这当然没问题,李国主的要求并不过份。再者说,你我两国本是一家,无需这么客套。只是,我觉得这事,还得向我家房国主知会一声才好。”

    “这是当然,理应如此。”李少阳笑道,转而向碧霞圣姑道,“天姑,意下如何呢?”

    碧霞圣姑心中怒岔,暗忖道,那天凰本是凤凰族人,凤祖都答应了,我还能说啥,这会儿再说反对的话,岂不让李少阳怨恨我。还好凤祖有自知之明,还留了话尾。

    碧霞圣姑腆笑道;“理当如此,我自是没什么意见。”

    “理当如此?哼,你的理不见得就是我的理。这sao妇人,最好别跟我玩花样,否则老子火起来,借故先把你震死,看那房絮能奈我何。”

    李少阳暗哼了一声,便道:“既然这样,劳烦两位引个路,咱这就去向房国主知会一声,也好当面向房国主表示感谢。”

    事已至此,见房絮吧。

    几人正待走出梧桐山,却见一凤凰族仙皇来报。

    “启禀凤祖仙帝,碧霞圣姑仙帝,国主驾临。”

    李少阳心中一惊,这房絮来得好快。

    都没见碧霞圣姑有什么暗中禀告的动作,这就来了。

    这要说,房絮没有通过别的手段在暗中关注着一切,谁信?

    看来这房絮,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好对付,就冲她这份疑心,将来跟她还有得玩。

    李少阳本来就不敢太小看房絮,这会儿是越来越重视了。

    他非常清楚,越到朝圣劫末端,谁越是掉以轻心,谁就死得越快。

    “快请。”凤祖低喝一声,自己也与碧霞圣姑迅速迎出去。

    李少阳自然是无需迎接房絮,只不过戏要做足,还是多走了几步,略微慢凤祖、碧霞圣姑半拍,跟着出现。

    果见,房絮一人单独前来,已缓缓飘落于前方,受着凤祖与碧霞圣姑的恭礼。

    房絮让二女仙帝平身后,便径直冲李少阳飘来,落在跟前,笑道:“李国主,觉得我圣禽风光如何,与你无极圣国是否各有千秋?”

    “哈哈哈,何止是各有千秋。说实话,我那无极圣国论风光,却比不得圣禽仙国。相比之下,我那儿可贫瘠了许多。”

    “怎么会?”

    “灾难所致,灾难所致啊。”李少阳摇头晃脑地叹息。

    一提灾难,房絮便不好下嘴了,只能假模假样地劝慰道:“李国主切莫伤怀,这只是暂时的难关而已。我相信不出三五年,这难关就会度过去了。”

    “多谢房国主,承房国主吉言了。”李少阳一收脸色,遂道,“你看,我光顾着说话,却是好没道理,竟是让房国主与我在这半道说起话来,实在不该。房国主赶紧请!”

    说着,李少阳便已让过了半个身位。

    房絮眼皮不经意一抽,心中惊疑不定,怎地听李少阳言辞之间,竟有几分地主之谊的味道?眼角余光稍描李少阳。

    李少阳却是后退半步站定,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又没有这种意思。

    “李国主,你也请。”

    “房国主先请。”

    “不,李国主来者是客,哪有让客人后走相送的道理。还是李国主先请。”

    “呃,好好好,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走一步。”

    李少阳微微一笑,便先往出时的路再走回去。

    一众人回到原来的地方,却已是房絮端坐正中,凌驾尘上。

    李少阳道:“房国主,来得正好,正有一事要感谢房国主。”不由分说,便把要带走天凰、荒海仙王、碧瑶水母的事说出来。

    言辞之间,极尽感谢房国主让他畅游圣禽仙国,才有机会找回爱侣亲人,却有意无意地忽略掉房絮还没答应的事实。

    房絮听得脸色一脸三变幻,这事说到这,她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拒绝的理由。

    这一拒绝,岂不是明显要拿李少阳的人当人质吗?那李少阳还不得当场发火。

    尤其是之前,因为信任问题,已令李少阳心中不快。

    这一回,万万是不能再否了。

    只是,房絮也相当恼火,这事最能拒绝的应该是凤祖,但凤祖却答应得甚快。

    可她却也没理由怪罪凤祖,毕竟凤祖也是不可能当着李少阳的面,拒绝李少阳的。

    如此一来,房絮只能顺水推舟,故作大方地说:“小事一桩,李国主不必挂怀。”然后话锋一转,便道,“李国主找回爱侣故旧,乃是喜事一桩。我若不替李国主庆祝一番,倒是显得我小气。这样,天姑,凤祖,你二人便去宝库中拿上天玉宝精十块、梦幻灵根十株、护命神水三池、九转金丹九葫,外加天风羽翼十对,随李国主到无极圣国去贺喜。”

    凤祖、碧霞圣姑闻声,立马俯首称是。

    不多时,俩人便已直去宝库,取了各种宝贝贺礼,要随李少阳一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