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碧蓝航线的重启人生 > 第八十九章 贴身女仆
    王泽的眼角挑了挑,咬着牙齿说道:“谢谢你,黛朵。”

    因为黛朵的原因,自己被伊丽莎白误会了,这事要是传出去,还不知道大家会怎么看自己,反正不会是正面形象。

    “主人,你不用感谢黛朵,服侍主人是黛朵应该的。”黛朵慌忙摆了摆手,表示这事不值一提。

    王泽嘴角一阵抽搐。

    他想说点什么,不过看到黛朵高兴的样子,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无论如何,黛朵也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贝尔法斯特跺了跺脚,把黛朵拉到旁边,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声。

    黛朵精致的脸庞一片通红,神情更是惊慌失措。

    自己认错房间了?

    把主人带到了女王陛下的房间里面?

    女王陛下还误会了主人?

    黛朵浑身一哆嗦,扑通一下坐在地上,眼角有泪光闪过:“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黛朵手脚并用,爬到王泽身边抱住其大腿小声哀求起来:“主人你就原谅我吧,千万千万不要抛弃黛朵,黛…黛朵下次一定注意。”

    低下头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黛朵,王泽也有点懵。

    自己也没说要抛弃你呀,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贝尔法斯特揉了一下眉头,有点头疼,皇家女仆队里,黛朵是最让她操心的那个。

    不是业务能力不行。

    平心而论,黛朵的业务能力很优秀,在服侍人这方面可以说是女仆队里数一数二的,但就是对自己没有自信。

    王泽消失的那段时间,黛朵天天念叨都是因为自己指挥官才会抛弃大家,主动把这口黑锅背上。

    呜呜呜~

    黛朵哭得愈发伤心,将王泽的腿死死抱住,生怕他再次消失。

    咳咳~

    贝尔法斯特咳了两声,示意王泽好好安慰黛朵。

    收到贝尔法斯特的提示,王泽咬了一下舌头,强迫自己不去注意那只被柔软包围的腿,低头轻声说道:“你可是我的贴身女仆,我怎么可能抛弃你。”

    “真…真的吗?”黛朵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梨花带雨。

    王泽露出温柔的笑容,伸手拍拍黛朵的脑袋:“当然是真的,我是指挥官,不会欺骗自己的舰娘的。”

    “真的可以吗?”黛朵的眼神忽闪忽闪:“黛朵不是很能干,连房间都会认错,这样的黛朵真的可以做主人的贴身女仆?”

    王泽一脸严肃,很认真地看着黛朵:“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子。”

    说到这,王泽又看了贝尔法斯特一眼,示意她也说几句。

    呼~

    贝尔法斯特轻吐一口气,用羡慕的目光看了黛朵一眼。

    如果可以,她也想当指挥官的贴身女仆,只服侍指挥官一个人。

    可惜她是皇家女仆队队长,港区有很多工作都需要她,不可能把全部精力放在指挥官的身上。

    “黛朵,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指挥官的贴身女仆,负责指挥官的一切事宜。”

    说话间,贝尔法斯特的表情逐渐严肃。

    “指挥官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拿你是问!”

    黛朵瞬间破涕为笑。

    她急忙站起来,将眼角的泪水抹去,认真地看着贝尔法斯特回答道:“队长你放心,赌上皇家女仆队的名誉,黛朵一定可以为指挥官提供满意的服务。”

    说完这句话,黛朵又转身看向王泽:“主人您放心,黛朵肯定不会让主人失望。”

    “嗯。”

    王泽点点头,欣然接受了这个安排。

    贴身女仆什么的王泽只是为了安抚黛朵随便说说的,不过贝尔法斯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拒绝。

    前面才说自己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子,王泽自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打自己的脸。

    再说有一个贴身女仆也是件幸福的事,别的不说,有一个大美女在身边也养眼。

    黛朵吸了吸鼻子,迅速进入状态中,走到王泽身后安静站好。

    解决了黛朵,贝尔法斯特在请示过王泽后,重新回到伊丽莎白的房间。

    在厌战的安抚下,伊丽莎白已经镇定下来。

    “陛下,调查清楚了。”贝尔法斯特弯腰行了一礼,走到伊丽莎白身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告诉黛朵,给本王好好监视指挥官,如果发现他还想跑。”伊丽莎白语气一顿,用力挥了下手臂大声嚷道:“就把他的腿打断!”

    “遵命,我的陛下。”

    贝尔法斯特面带微笑地回应了一声。

    她当然知道打断腿只是女王陛下的气话,实际上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不过监视指挥官是真的。

    指挥官消失的经历有一次就足够了,再来一次,贝尔法斯特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黑化。

    安排黛朵当贴身女仆也不是真的要限制王泽,只是让前者注意后者的动向,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

    …

    啊切~

    王泽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主人,您着凉了?”身后的黛朵快步走上来,关切地看着王泽。

    王泽揉了揉鼻子,摇头道:“没有着凉,再说这天气也不像可以着凉的天气。”

    算节气,现在正是三伏天,是一年里最热的那段时间。

    “主人,让我测试一下。”然而黛朵并不放心,从女仆装前面的口袋里掏出一支水银体温计。

    王泽扯了扯嘴角:“就是打个喷嚏而已,用不着这么认真吧。”

    “不行。”黛朵摇摇头,难得强硬起来:“主人的事没有小事。”

    “那好吧。”王泽摇摇头,无奈地伸出手,想接过黛朵手里的水银体温计。

    “主人?!”避开王泽的手,黛朵一脸的可怜样:“这种事怎么能让主人来,交给我就可以了,还是说主人想抛弃黛朵,不想让黛朵当贴身女仆?”

    说完,黛朵眼里噙满了泪水。

    哎~

    王泽叹了口气,只能把手收了回来。

    黛朵抹了抹眼泪,轻轻将王泽的衣服掀开,把体温计塞进他的腋下。

    等了几分钟,黛朵又将体温计取出来,仔细观察上面的刻度,确认没问题后,这才松了口气。

    “主人,您现在饿不饿,需不需要去食堂吃饭?”收好体温计后,黛朵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王泽。

    “嗯,我换一件衣服。”王泽点点头,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主人,我来帮您换吧,这是贴身女仆的工作。”黛朵跟在王泽身后说道。

    王泽脚步一顿,点头同意了黛朵的请求。

    他其实是想拒绝的,但想到拒绝后的场景,又不得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