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女配她又拽又狂![快穿] > 第507章 有我在
    这雾确实诡异,悄无声息的弥漫,人和灌木在里头,完全看不清。

    “哎呀,谁踹我?

    !”

    “谁踩我?

    赶紧让开!啊——!”

    听着他们在雾里哀嚎,月夏收回施法的手,哼,让你们欺负我的傻徒弟。

    真有妖怪,就算他们倒霉,月夏转身去寻顾昭炎。

    她送的剑不仅认主,还能气息锁定,根据那剑月夏就能找到顾昭炎。

    可是方向确定,眼前的雾却不假,那白茫茫一片,她在上方只能看个大概。

    降落林中,月夏顺着那方向走去。

    这迷雾林里生存着不少曾经与仙只差一步的妖,他们若潜心修炼还好,可惜心术不正,只能从魔。

    “……嘁嘁,是仙?

    真走运……”“好香的仙气,我要!我要!”

    “那是我先看上的,不准跟我抢,不然……”嘈杂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尖锐又难听,月夏沉气静心,一口黑血喷出。

    腹中灼热,应是那魔气又翻涌了。

    这口血出去后,耳边竟没了那些声音,哟,就因为她吐了口血就嫌弃她?

    擦干净嘴,月夏刚没走两步,身子就急速下坠,落入一个坑中。

    她正欲凝气,却发现这地方用不了仙术,完蛋,不会被摔成肉饼吧?

    身子一坠,被双有力的手臂接住,她轻呼一声,只听那人惊喜道:“我的愿望实现啦!”

    这一听就是那傻徒弟的,月夏稳住身子,在微弱的光线下看见了满脸脏兮兮的顾昭炎。

    身为帅哥,就不能好好擦脸吗?

    月夏把手帕丢给他,“把脸擦擦,你刚说,什么愿望?”

    在昆仑这么长时间,力气活没少做,不然他也接不住月夏,顾昭炎擦着脸道:“我一个人好害怕,所以跟神仙许愿,想见到师父。”

    “师父,我好想你。”

    男人那双墨瞳看见她时才有波澜,月夏帮他把头上的杂草摘了,“我不就是神仙?”

    顾昭炎傻笑,“对对对,所以是师父帮我实现愿望啦!”

    见他身上没有别的伤痕,月夏环顾四周,发现这洞也不深,面积不大,却是不能使用法术。

    她问道:“你怎么掉下来的?”

    “我守夜的时候,突然起了大雾,师父说过,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我想去叫醒师兄弟们,结果没走几步就迷路了,然后掉进了这里。”

    顾昭炎说话时眼睛是一直盯着月夏的,仿佛她就是自己的世界。

    月夏脸皮厚,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可有受伤?”

    顾昭炎笑着摇头,“没有。”

    “傻笑什么。”

    月夏踱步细细观察着周围,顾昭炎在她身后紧紧跟着,忽的开口道:“师父,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月夏脚步微顿,“胡说什么?”

    顾昭炎神情极其认真,“他们说人死之后,想什么就会出现什么,比如我想见到师父,师父就出现了,我想抱抱师父,师父就掉进我怀里,我想……”他声音越发小,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

    月夏敲了他脑袋一下,“有我在,你不会死。”

    顾昭炎俊脸微红,嗯了声。

    月夏话是装逼到了,可目前为止还真没找到什么方法,她仰头望了望,决定徒手爬上去,却又不太雅观。

    这时她也注意到了顾昭炎的手,那上边满是伤痕,还有泥土,指甲上边都有血迹。

    难怪他刚刚收手之后就一直将手藏在袖子里。

    她抓起他的手,语气责怪,“为师给你的药呢?”

    顾昭炎不好意思笑道:“陈师弟昨天带我的时候受伤,我就给他了。”

    月夏不语。

    “师父?”

    顾昭炎着急,“我错了,我不该把师父给我的东西给别人,下次绝对不会了。”

    “师父,我真的错了,我……”月夏抬手捂住他的嘴,“嘘。”

    她刚刚好像听到其他的动静。

    顾昭炎心口狂跳,唇上是月夏微暖的手心,他不知道师父刚刚有没有听见自己的认错,只知道屏住呼吸,不敢吭声。

    月夏松开手,他站在原地,怅然若失。

    【宿主,此处可能是雾灵芝生长的地方。

    】这么巧?

    在哪?

    【大雾沉下来后,会完全进入这个山洞,届时你们要屏住呼吸,趁那雾聚集成型时,一把抓住。

    】懂了,原来这些雾是雾灵芝的扩散,而那些妖则是利用雾出现的时候,对其他人下手。

    眼下看来没什么危险,月夏便拉着顾昭炎一同坐下。

    “嘶……”男人黑亮的眸中溢出疼痛,他给自己呼呼。

    “现在知道疼了?”

    月夏收起药膏,严厉看着他,“在师父面前,不用忍。”

    顾昭炎边疼边笑,看上去无比滑稽又心疼,“是,师父。”

    和月夏在一起,顾昭炎的心平静不少,他打坐时也在偷瞄着月夏。

    “你与师兄弟相处如何?”

    月夏出声,顾昭炎吓得正视前方,“很好。”

    “他们没欺负你?”

    “没有。”

    这傻徒弟还会说谎,月夏不理会他。

    洞中安静下来,顾昭炎抿唇,“师父,我能坐你对面吗?”

    月夏睁眸看他,怎么,打个坐还要看风水宝地啊。

    “坐。”

    顾昭炎心情瞬间变好,他可以明目张胆的看月夏。

    听师兄弟们说,师父是昆仑第一美人,才不是,师父肯定是这世上第一美的。

    也只有师父会对他这么好,如果能永远跟师父在一起就好了。

    林中的雾气缓缓收缩,渐渐沉入洞中,顾昭炎谨遵月夏叮嘱,屏住呼吸,稳稳坐着。

    只见那雾气浓缩成一小团,贴在了一旁的岩壁上。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玉手抓去,将那东西牢牢收入囊中。

    “师父,抓到啦!”

    顾昭炎惊喜欢呼,却见月夏神情立刻严肃,“小心!”

    嗯?

    脑后一凉,他呆在原地,被冲过来的月夏拉扯到一旁,而月夏则背后受击,踉跄几步。

    “师父!”

    顾昭炎立刻拔剑挡在月夏面前,原刚刚在他身后的岩壁上有着巨大如网的藤蔓,正在扭动着遍布牙齿的身子。

    那藤蔓上面还挂着数不清的头颅,如果刚刚月夏再晚一点,他的脑袋也会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