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女配她又拽又狂![快穿] > 第566章 旺夫丫头
    余家院内,月夏在外头趴着小憩,下人在一旁道:“大少爷这病来得快去得也快,老爷一给他铺子就好了,还真是奇怪。”

    月夏不可置否,有什么好奇怪的,无非就是用苦肉计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是不知道他何时会对余南音动手,月夏朝里屋瞧了眼,关于余南音跟余家的那个随机任务,她压根不用操心,她家夫君十分上进。

    她操心的是余南音对她的感觉没有转变,他还将她当做小孩子看待,这几天她有意无意贴近,他都清心寡欲的直接睡觉。

    月夏怀疑他不行,郁闷之下,月夏快速跟下人比划着。

    下人挠头,“小姨娘你在说什么?”

    月夏:……她在结印,祈祷余南音对她做出禽兽不如的事。

    【宿主,你一世英名要毁于一旦了。

    】想当初,月夏可是从未失手,甚至为了快速完成任务,再怎么虚情假意都装的出来。

    哪像现在,事事还得考虑余南音的身体情况。

    再考虑下去,人没了还捞不着积分。

    GG发现了盲点,【宿主,你该不会对男配产生真感情了?

    】如果是真的,也难怪她完成任务的速度慢了这么多。

    月夏咬紧牙关,笑哈哈打翻GG的猜想。

    怎么会,你想多了,在我心里积分才是最重要的。

    GG疑惑,但找不到什么证据,毕竟它连月夏动了它的程序设定都不知道。

    月夏半撑着脑袋,又是叹了声气。

    余浩自从接管了铺子之后,已经好几天没找他们麻烦了,那看上去还真像是改过了自新。

    但人类最擅长的就是伪装,深知这点,月夏没有放下对他的警惕,时不时抠出点积分去观察他的动向。

    看在是关于任务的份上,GG没有阻止。

    而南边的铺子在余南音的接管下流水比之前翻了不止三倍,段段时间下,这是余老爷根本不敢想的。

    余南音有经商天赋,以前都是被病痛限制在床上。

    事情如余南音承诺的那般,他名声大作,当初跟余家闹得不愉快的秦家竟送来了请帖。

    “秦家还真是见风使舵,听说当时跟老爷断绝生意时可决绝了。”

    下人揶揄着,“这一看少爷把生意做起来了,又是想重修于好。”

    而且目的十分明显,这寿辰的帖子就邀请了余南音和余老爷。

    余南音看过上边的内容后,将烫金帖子给月夏折纸玩。

    “秦家的人趁着外头人多时送的?”

    下人点头,“大门口送了份,铺子也送了份。”

    余南音:“我们要是不去,就显得小心眼了,秦家是故意让大家看见的。”

    下人惊讶,“以前怎么没发现秦家人这么会耍心眼呢。”

    秦老爷这么多年的商人也不是白当的,他就是知道余家不会去,才这么做。

    月夏将折好的飞机哈了一口气,扔出去,飞机飞了会儿,居然转弯回来了。

    下人看得一惊,“小姨娘,乡下孩子都会玩这个吗?”

    月夏点头,勉强应和。

    余南音揉了揉她脑袋,“想去吗?”

    月夏不太想去,但那边秦玲儿,不知道她会做什么事,所以她得跟在余南音身边。

    见月夏点头,余南音朝下人问道:“上次那料子做好了吗?”

    下人:“做好了,就放在屋里。”

    月夏秒懂,立刻进去换上。

    那布料贴身舒适,样式是根据当下流行款式来的,俏皮灵动。

    月夏这身体年纪小,穿这种款式尤为合适,穿好后她跑出来给余南音看,但由于脚步过快,不小心往前倾去。

    见状,男人迅速伸出手揽住了她,那布料轻薄,即使隔着也跟真正摸到肌肤般差不多。

    余南音薄唇轻抿,指间发烫,他想迅速抽回手,可月夏现在这样的姿势还是太危险。

    心下微悸,他稳住心神,没有松开。

    “慢点,不着急。”

    将月夏牵到桌边,他倒茶的时候顺带松了手。

    下人抬起的手又放下,倒茶这种小事他来就好呀。

    月夏目光期待的望着他,却见他视线闪躲,茶水都溢出来了。

    不好看吗?

    她穿着不显身材?

    月夏抓着他的手晃悠,男人这才看向她。

    “换上之前做的那套吧。”

    月夏摇头,这衣服穿着舒服。

    男人无奈道:“也可,只是要加件外衫。”

    那多奇怪啊,她家男人怎么审美变奇怪了。

    月夏是拒绝的,但去往秦家的当天,余南音真的给她弄出件配套的外衫来。

    夫人在门口送他们离开时候,还不忘提起余浩。

    “老爷,浩儿最近表现不错,不能跟你们一同前去吗?”

    余老爷还没说话,余浩便道:“我上心铺子的事,没工夫去管其他,娘,再说秦老爷也没给我帖子,我不去也没什么。”

    夫人掩帕道:“瞧瞧我家浩儿多懂事,老爷,那丫头不是也没帖子吗,为何她就能去?”

    月夏知道她指自己,所以她还故意在夫人面前晃了晃。

    就去就去,略略。

    夫人面色更差。

    余老爷撩开帘子,欣慰的朝余浩看了一眼。

    “音儿有她照顾,我放心。”

    毕竟自从月夏当了他儿子的媳妇后,他儿子不仅身体好了,生意上也经营得不错。

    确实是个旺夫的丫头。

    马车离开余家,夫人转眸不解,“娘替你说话,你为何不跟去?

    秦家老爷寿辰,那去的达官显贵可不少,你在里边也能认识几个,有助于生意,若是能碰上有眼缘的千金小姐,娶回来也是为你锦上添花。”

    余浩勾唇笑道:“娘,等我成了余家做主的,还不怕那些人来阿谀奉承我吗?

    我不去,是有别的事要做。”

    “什么事?”

    余浩神秘一呵,没说话,招手上了马车,也离开了余家。

    夫人有些焦虑,嬷嬷在一旁劝道:“少爷这是有谋略,夫人不必担心。”

    夫人叹气,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她也不用天天担心余浩。

    “我让你寻的东西呢?”

    嬷嬷小心看了四周,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寻了,就在夫人屋子里。”

    两人对视一眼,匆匆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