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演武令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让你除魔卫道(求订阅)
    叶铭中双足前虚后实,如鸡如鹤。

    双臂弯成半弧,环抱胸前,指尖成啄,有尖厉锐响隐隐响起。

    身上力道却是节节贯穿,连响十二声。

    十三摇宗,十二节力,千字鹤法。

    有懂行的,在旁边就惊叹出声。

    看着叶铭中只是摆出一个架子,身上衣袍就已炸出丝丝涟漪来,须发飘扬,气劲如山。

    不由得就心醉神迷。

    宗师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杨林摇了摇头,叹息道:“看来,我真的跟你们白鹤门有些犯冲,这大帽子压下来,我竟然无话可说。

    我出手就是魔头?是逞凶?是伤害无辜?而你们出手,就是除魔卫道,正气凛然?

    不得不说,老头,你真的是个天才……”

    杨林话一落音。

    脚下微微一跺地面。

    轰……

    石头水泥猛然炸裂,原地下沉、凹陷。

    而他的身形却是如同离弦劲箭一般,衣衫猎猎拖出灰白气浪……一拳轰出,四周狂风怒号。

    “我让你除魔卫道……”

    一拳落下。

    叶铭中双手如封似闭,劲分阴阳,左右斜切,就切向杨林右拳。

    他自信凭借自己老到圆熟的劲力,能够轻松切偏对方的拳劲。

    手掌相触,叶铭钟眼睛就瞪得滚圆。

    他发现,对方这一拳好重,像是整个山峰碾压了过来。

    自己手双掌切了上去,一点白印都没切出,反而被那强横霸道的力量震得双手弹开。

    还没反应过来。

    他的双圈手,已被一拳轰中。

    喀啦啦……

    奇异猛烈的震荡力道传达过来。

    他的双掌直至双臂骨头,就发出一连串爆响。

    这次。

    并不是十二节力的鸣鹤拳运力手法,而是他的骨头寸寸断折。

    疼痛还没有传入脑海,叶铭钟心中已是惊惧万分。

    他双足一点,借着这股拳力,如同被扯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飘退。

    化劲宗师借劲打力的功乎已是出神入化。

    就算是一拳之间落在下风,双臂断折,他仍然应变极快,一沾即退。

    可是,还没退出凶猛如山的拳力笼罩,叶铭中感觉眼前一黑,连呼吸都被劲风压制得十发艰难……

    眼前又有一拳,如大江起浪般轰然碾压了过来。

    “我让你凶残成性。”

    杨林又是一声爆喝。

    右拳打完,身形追上,左拳又打了出去。

    身后踩过的地面一片狼籍,碎石乱飞。

    四周围观众人惊呼倒摔,连滚带爬的往后逃。

    而叶铭中这一次,就再也没法格挡借力,被杨林一拳正正轰在胸前。

    危机关头,老头长吸一口气,眉心眼角都憋成了紫红色,胸膛抢先一步塌陷了下去。

    在拳力及体的瞬间消去了大半力道。

    饶是如此,在这一拳绵绵无尽的凶猛力道之下,他的身躯仍然被震得骨碎筋折。

    身形如稻草人一般的倒飞出去,飞出六七米,轰的一声撞断了碗口粗的一棵大树。

    余势未消,继续前飞,把停在路边的大货车一侧车厢撞出一个深深的凹坑来。

    叶铭中陷在车辆之中,嘴里狂吐着腥红鲜血,用尽全力挣扎着抬起头,看向杨林:“你……你……”

    话没说完,头一侧,就痛晕了过去。

    看着他肩腰之处弯成的弧度,以及双足不自然的扭曲,就能明白,一身骨头已是断得七七八八。

    就连腰椎都被撞成V字形,整个人估计已经废了。

    “啊……”

    四周发一声喊。

    那些跟随而来的各武馆弟子和馆主,转身抹油就跑得精光。

    那可是化劲宗师,被打得生死不知。

    如此凄惨。

    他们哪里还呆在原地。

    要是杨林记着先前的讥讽,此时再来算旧帐……一人一拳,恐怕会被他打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旁边已经聚集了十多个警察,此时看着杨林就像是看到鬼神,战战惊惊的不敢向前。

    更别提出手拿人了。

    只是一个劲的打电话。

    好吧,不能怪人家胆子小。

    看看停车场的地面,就如被挖掘机碾压过一般。

    四处巨坑碎石,树木断折……

    货车被撞出一个大坑来,车身弯成弧度,看来是要大修。

    这种场景,不知道的,你跟他说是坦克攻击,也会信的。

    面对这种猛人。

    就算是同僚,他们也不敢动。

    “都愣着干什么?他们还没死呢,叫救护车都不会吗?”

    杨林不满的呵斥了一声。

    看着这些人听令行事,才拍了拍衣袖,走进自己的车辆,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

    江湖事,江湖了。

    这一次他算是出手伤了人。

    按理来说,是违反纪律的。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

    这并不是单纯的民事争端。

    也不是一般的打架伤人。

    而是武林之中的宗师比拼。

    没谁会为了谁赢谁输谁胜谁死,这种事情去报警的。

    虽然没有公证,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双方既没有偷袭,也没有谋杀,是正当比拼。

    那就不列入司法程序。

    只能说,赢者没有利益,输者徒丢性命。

    有些不值当罢了。

    后续隐患是没有的。

    所以,他也就不站在原地等待处理。

    没来由的挨了一顿乱骂,还打了一架。

    他心情谈不上好,只是那眼前飘过的绿幕才让他稍稍缓解了郁闷之情。

    话说,叶老头的两套标准玩得太溜了,差点就把杨林气得吐血。

    ‘幸好是在现代社会,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太过辣手。

    否则,那一刻是真的想把这老家伙打成一摊烂肉的。

    这种倚老卖老,屁股坐歪,还胡乱扣帽子的人,真的很恶心。”

    不过,打断了他的全身骨头,废了他一身功夫。

    想必,也足够让老头师徒几人好好享受一下余生了。

    旧日光鲜,车马簇簇;

    今日落魄,门庭冷落。

    这种落差,再加上身体上的痛苦和虚弱,足以让他们明白,这世上还真的就是弱肉强食。

    做人,还是多讲点道理,少动点拳脚的好。

    张成光与他弟弟一样,由于只败未死,给杨林贡献了75点武运值,算是聊胜于无。

    而叶铭中老爷子,虽然双标嘴脸十分恶心,但他的实力却是真的不错。

    只是击败,就给杨林贡献了150点武运值。

    这是杨林来到这个世界,单人收获最大的一笔。

    不愧宗师之名。

    武运点到达1886点总额,提升罡劲还不够。

    杨林只得暂且放下,重新沉浸在虎豹雷音,慢慢熬炼的修炼之中。

    他猜测着,这次的先天中期罡劲修为的提升,可能需要两千点以上,或许要更多。

    只能等了。

    对于事件的发酵和后续,他其实并没有太过担心。

    做人,开心最重要,无欲则刚。

    他并没有对眼前的职位看得很重,也没想升官。

    所以,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没有离职,也只是因为暂时还没更好的地方可去,习惯性的在原单位修练而已。

    就算有什么风浪……

    等着对方出招就是。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