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槿染 > 第二十七章:愿君多采撷
    秋槿凉不知道怎么答话,只能保持沉默。

    楚子染打破了沉默:“直行三步,左转,直行九步。”

    秋槿凉蹙眉,“你确定要这样?”

    [窥视着秋槿凉记忆的楚子染有些奇怪,这样是怎样?]

    [楚子染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靠猜。楚子染猜测可能是秋槿凉的眼睛出现了什么问题,才导致他代入秋槿凉时眼前一片漆黑。]

    祁白梓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楚子染。

    祁白梓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我直行三步,左转,再走九步,不就是一堵墙吗?怎么,要面壁思过?”

    秋槿凉无语:“……”

    楚子染噗呲一声笑了,他用仿佛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祁白梓。

    他款步走到祁白梓面前,微笑道:“朕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爱卿这么有才,让爱卿做个从四品文官还真是抬举你了。”

    楚子染面对着祁白梓,背对着秋槿凉,双手放在背后,气场强大。

    “爱妃,不要再让朕说第二遍。”

    楚子染充满威胁的声音在秋槿凉耳畔响起,是传音术,只有秋槿凉和楚子染可以听见。

    秋槿凉起身,离开了紫檀座椅。

    她眼睛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什么也看不见。虽然乾清殿没有拐杖供她扶,但她的脚步依然很稳,一看就是练过很多遍了。

    她走的每一步都很均匀。她往前走了三步,然后左转90度,再往前走了九步。

    她来到了龙床边缘。

    祁白梓心里猛然一惊:“!!!”

    楚子染命令道:“躺上去。”

    秋槿凉没有动,她的俏脸一片冷清。

    秋槿凉嘴唇微动,声音有些虚无缥缈:“这似乎不在协议范围内。”

    “怎么就不在协议范围内了?”楚子染觉得有些搞笑,“一夜一人命,附加条件一。”

    楚子染笑得邪魅:“今天这个条件……聪慧如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秋槿凉回应:“今天这个条件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范围,恕我无法接受。”

    祁白梓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

    祁白梓插话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秋槿凉表情复杂,眼角似乎又有血迹渗出,她伸出纤纤玉手,似乎想要触碰缠绕在眼睛上的绷带,但是她犹豫了一下,手停在眼前,并没有触碰到绷带。

    她叹息一声,把手放下,不答话。

    楚子染:“看来她并不想告诉你,无妨,朕可以为你答疑解惑。”

    “东海有一明珠,璀璨夺目,光彩耀人,众人皆欲夺之。帝睹之,果如传言,便见猎心喜,费尽功夫,终得之。今有一贼人,欲窃明珠,不得,被帝所擒。”

    “帝本欲杀之,转念一想,感念小贼情深,心系明珠,便欲亲身演示,让小贼一睹明珠的奥秘——”

    “若尔为贼,欲睹否?”

    祁白梓似乎明白了什么,瞪大了眼睛。

    秋槿凉:“……”

    秋槿凉心中默念:真是蹩脚的比喻。

    祁白梓嘴角干涩:“明珠为谁?”

    楚子染往秋槿凉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卿这是在明知故问?”

    祁白梓深吸了一口气:“明珠不愿,帝要强求?”

    “子非明珠,安知明珠愿与不愿?郡主殿下,你说是吗?”楚子染把问题抛给秋槿凉。

    秋槿凉说道:“明珠乃一死物,怎会有自我意识?不过是任凭主人发配罢了。”

    祁白梓惊讶地看着她。

    楚子染身形一闪,来到了秋槿凉面前,一手绾青丝,一手解衣带。

    祁白梓闭上了眼睛,双手握拳,额头上青筋暴起。

    楚子染冷笑:“别装了,你明明很想看,不是吗?”

    祁白梓不可置信地道:“什么?”

    “问心扇已经告诉了我你的内心。”

    [楚子染讶异:神器问心扇?怎么会?]

    秋槿凉低声传音道:“楚子染,别太过分了。”

    楚子染:“更过分的还在后面,你知道的。”

    楚子染明明笑得如沐春风,可秋槿凉却感到不寒而栗。

    “既要探寻明珠的奥秘,又怎么会只是浅尝辄止?”

    “自己动,不然朕不介意再教你几遍……”

    “你过分了。”冷漠的语气传来。

    “朕一点也不过分,是爱妃接受能力太差了。”

    “哦对了,你再往后一点,头就要磕到了。”他好心提醒。

    “……”秋槿凉往前挪了挪。

    “放心,他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朕已经封闭了他的五感。况且,哪一次朕不是封锁了空间,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传不出去。”

    [楚子染默默思忖:空间封锁啊,帝品强者才能使用的技能……在空间封锁范围内,封锁的空间与外界完全隔绝,是个很强大的技能,多被用于机密事件的处理。]

    之前秋槿凉的继任仪式,便是在空间封锁的情况下完成的。

    ……回到龙床……

    帝王知道她现在心很慌。

    害怕,恐惧与羞赧并存。

    失路之人畏惧前行。

    心慌意乱。

    有外人在场,极大地束缚了她的手脚。

    她的脑海里面想着如何维持所剩无几的体面。虽然……空间封锁之下,其他人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专心一点。”楚子染说。

    然后,他催动灵力,灵力涌入天灵穴,秋槿凉感觉脑海中一片清凉,明白这是楚子染在帮她驱散杂念。

    之后几经潮水涌动,沾湿了森林,有人探知深幽之处的奥秘,正所谓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便是如此。

    用一首诗总结一下便是: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

    过了一段时间,空间封锁解除。

    “唔……”秋槿凉感觉很疼。

    楚子染轻轻挥了挥衣袖,灵力涌动,解开了祁白梓的五感。

    他衣服穿戴十分随意,空气中弥漫着费洛蒙的味道,一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才真该让你听听那销魂的叫声,柔肠百转,娇媚入骨……”楚子染刺激着祁白梓。

    祁白梓冷言回怼:“……不需要。”

    楚子染选择性忽视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很渴望……她。”楚子染拖长了话音,最后的那个字模棱两可,指代不明。

    他的语气好似有些沉醉:“雪山之巅的高岭之花,总是那么让人心生向往。”

    “冰山雪莲的技术很好……难道你就不想试一试吗?”楚子染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够了……!”

    祁白梓青筋暴起,“楚子染,你就不怕我——”

    楚子染截住了他的话头:“怕你说出去,对吗?”

    祁白梓脸色发青。

    楚子染总是可以准确地猜出对方的意图和想说的话。

    也是,毕竟楚子染有问心扇,怎么可能不知道祁白梓心中所想。

    “你大可以说出去,越细节越好,但是你觉得大众听了这些,会怎么想呢?”楚子染这声音好似从地狱中传出来。

    “你……”祁白梓稍微想了想,不知道楚子染是什么意思。

    楚子染轻轻一笑:“说你是榆木脑袋,你还不信。如果你想要她名声尽毁,大可以试试。”

    “对于朕来说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对于她来说……呵呵……”

    楚子染冷哼了一声,话没有说完,剩下的留给祁白梓自己去猜。

    祁白梓想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骂到:“你这个卑鄙小人。”

    楚子染戏谑道:“你一会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会儿是卑鄙的小人,变脸变得真快。”

    “其实,你的敌人不是我,而是害她眼瞎的人。”

    “我们明明有着相同的目的,不是吗?”

    祁白梓:“你到底想说什么?”

    楚子染微微一笑:“很简单。简俞樾害她眼瞎,你就不想报仇?”

    “只要你杀了他……朕就给你一亲芳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