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第三十八章:16b.云尘仙子
    说到这里,万姝良微微抬起脸,一脸向往的说道:“枫叶扬扬,白云依依,倩影娉婷,春暖花开……”

    “可是,这都初秋了呀!”

    万姝良摆了摆,继又言道:“白师弟,这是师姐我第一次约女孩子幽会,很紧张,且没有经验,想请白师弟帮个忙。”

    “你和纳兰锦月约会,我能帮上什么忙?”少年不惑的问。

    “我担心,在湖畔美景的衬应下,两情浓烈时,我们会接吻。”

    “……”

    白一朵脑补了一下画面:枫叶哗然的湖畔,身穿男子道袍的万师姐,与一袭红裙的纳兰锦月四目相对、深情一吻……

    “额……万师姐,你确定……你们会……”

    万姝良肃然的摆一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白师弟,这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所以你务必要帮我。”

    干涩的咽了咽喉咙,白一朵挤出笑容说道:“当然,万师姐直说无妨,只要是师弟我能办到的,一定鼎力相助。”

    万姝良脚步一旋,目光如锥的盯着白一朵,紧步走去,

    豪笑一声说道:“多谢白师弟,那么,我们开始吧!”

    “啊?”白一朵不明所以的问:“开始什么?”

    “因为我是第一次约会,不会接吻,想请白师弟让我练习一下。”

    “……”

    “白师弟,有劳了~!”

    早晨的街市人来人往,偶有路过窗前的修士会驻足下来,一脸困惑的看一眼传出少年挣扎声的灵阁,

    稍许,

    灵阁的门被打开,一身肃然的万姝良整了整发冠,心满意得的走出屋子,

    留下四仰八叉、目光空洞的白一朵,

    以及,遗落在地板上的一朵残花……

    ……

    “可恶的万师姐!”白一朵万念俱灰,这可是他的初吻,竟被无情掠夺。

    这一刻,白一朵方才认识到,自己是有多么的无助!

    “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深刻的感悟了这句话,少年委屈的直吸鼻子。

    昨晚被欧阳杰抢劫了筑基丹,已经够糟心的了。且不成想,这么快又被抢劫了初吻,

    “不行,我要离开第三仙域,这里太危险了!”

    认识到这一点,白一朵赶紧收拾东西,带着剩下的6枚筑基丹,向彩虹瀑布奔去。

    就在白一朵离开灵裕山不久,

    武堂内,武长教面无表情的对着一面玄灵石碑,手里的拐杖微微起颤。

    “师尊,这个叫白一朵的太过分了,入仙域这么久,没有数字储蓄也就算了,还不思修炼,至今还是练气中阶。”一旁,童子不忿说道。

    老者皱了皱眉,肃然转身。

    “黄昏前,把所有晋院弟子召集来武堂,老夫要调整份额。”

    “调整份额?”童子愣了一下,紧着问道:“可是师尊,调整份额需要得到宗门的允许呀。”

    “哼!”武长教冷哼一声,老眼虚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已经摸清了白一朵缴纳数额的规律。他每天只有5额数字入账,也就是说,我只要把数额上调0.01,白一朵都必将被逐出仙域……”

    “只是上调0.01,不会侵犯到任何人利益,宗门自也不会察觉!”老者顺了顺胡须,自满的说道。

    童子凝眉想了想,问道:“师尊,万一白一朵今天多挣了0.01数字,怎么办?”

    显然武长教也想过这个问题,心有成竹道:“为师自然不会死板的只是调整份额基数,而是会根据白一朵今天的入账总数增加0.01.”

    也就是说,无论白一朵今天能获得多少数字,都会在他总收入的基础上,增加0.01额作为往后的份额标准。

    “哼!今天,无论如何,白一朵都要被赶出仙域!”武长教戳了戳拐杖,激愤的说道。

    而在遥远的彩虹船上,白一朵没来由的打了两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少年捧起一只木盒,满目期待。

    “如果一枚筑基丹卖16.08万,那么6枚岂不是96万?”

    白一朵被这个数字吓的不轻,那可是近百万呀!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是骨感的!

    当白一朵踏上第二仙域,好不容易遇到几个出关的修士,却被告知……

    “师弟,能踏升第二仙域的,都是筑基后期。你在筑基后期面前卖筑基丹?”

    筑基丹只对晋升筑基的修士有辅助作用,跨过这道门槛,即便是再上乘的筑基丹药,也都跟普通的花生米一样,完全没有用。

    这一刻,白一朵的内心惊涛骇浪。

    “我嘞个去~!那个仙子小姐姐呢,我想杀了她!”

    本想大赚一笔,却被告知,自己的商品完全没有市场需求。

    这就好比是在男生宿舍卖丝袜,完全没有市场价值。

    “不行,这可是我的全部家当,一定不能砸手里。”

    意识到这一点,白一朵首先想到的,是清风观门前的那些商贩。商贩做的是捣腾的买卖,他们或许知道哪里有市场,又或者会中价收购。

    于是,白一朵只能硬着头皮去往湖心州,清风观。

    ……

    柳絮纷飞,水波荡漾,空气中弥漫着水草的香气,头顶有杜鹃在歌唱,烟雾萦绕,霞彩斑斓。

    在这寂寥的仙域中,来道观的可不都是虔诚的香客,

    有猎艳的修士、有寻药的弟子、也有谋生的商贩,

    白一朵穿过人群,不为猎艳,也不求药,

    他要做的,是把手里的6枚筑基丹尽数出手。

    可是,白一朵找寻一圈也没有再见到上次卖洗髓液的商贩,正犯愁时,身后的传来一阵哗然。

    “云尘仙子出来啦,快看,是云尘仙子。”

    “天宗圣女,柳云尘。没想到比她姐姐柳兰兰还要美艳绝伦!”

    随着喧哗声看去,

    只见人群簇拥中,一袭白裙,额头点着青色灵胎的绝艳美人缓步走来,手里拿着一卷书籍,边走边笑,笑的灿若夏花。

    “多谢紫兰圣姑,书,我拿走啦?”出尘女子仿若精灵,一笑一颦惹人爱怜。

    “云尘贤侄莫要客气,你兰姐离开前有所嘱托,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清风观寻我。”

    说话之人白一朵看着眼熟,

    “她……不是墨长老在八卦镜中窥视的紫兰仙姑吗?”

    紫兰仙姑风韵犹存,有种少妇特有的销魂之美。妩媚妖娆,却又中规中矩,端庄娴娉。

    紫蓝仙姑身穿一身紫色仙衫,肩骨外露,胸庭饱满,丰腴而柔嫩,

    “难怪墨长老会被她迷的肉身分裂,这女人的身材,够妖孽呀!”

    当娴熟端庄的紫兰仙姑与俏丽绝艳的云尘仙子并肩而出,一老一少的杀伤力所向霹雳,几乎在场的所有男修士无一幸免,都被迷的神魂颠倒。

    只是白一朵急着出手手里的筑基丹,没有闲情雅致,也就稍微能克制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