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轮回乐园 > 第六十二章:交锋
    拍卖会场内,苏晓突然叫价,显然是打乱了一众施法者的布局。

    并非是施法者们有疏漏,或是没想到这点,而是的确无法避免。

    本次拍卖的拍品虽是来自多个势力,但拍卖会是在黎光庄园进行,这里作为施法者们的地盘,如何安排拍卖的进程,自然是他们说了算。

    就算如此,他们也不能找上伪装成圣焰药师的苏晓,告诉苏晓,别拍最后一件拍品,这玩意是出自深渊的诡秘之物。

    在施法者们内部,知晓此事的,也仅有几人而已,哪怕这边正在拉拢苏晓,也不会将此等不光彩的秘密,告知苏晓。

    至于不让苏晓来参加这次拍卖会,这更不可能,这简直是针对,后续双方的关系,不说闹翻,也得僵住,前期奥术永恒星用于拉拢苏晓所付出的投资,相当于白给。

    外加奥法庆典的召开,让此事的布设,难免显得有几分仓促,所以才留下了这么个破绽。

    在拍卖会开始前,瑟菲莉娅、古亚院长、魂大人、凛风王四人商谈过,凛风王的主张是,把「死灵之书」丢到深渊通道里,既然其来自深渊,那就让其回到深渊。

    瑟菲莉娅、古亚院长、魂大人一致反对,将「死灵之书」丢到深渊通道内的变数太多,还是把这东西卖给‘有缘人’,更为稳妥些。

    拍卖会场的台上,羽族拍卖师虽神情从容,实则已脊背见汗,他当然也是本次计划的参与者之一,或者说,这是奥术永恒星高层们布设的一个局。

    今晚特邀伍德作为拍卖师,本身就是挖了个坑,要知道,在画之世界的争夺战,奥术永恒星派出女施法者·洛希与炎启·索耶格作为代表,不仅如此,其中的女施法者·洛希还带着虚空之树所公证的【洞察眼】,把画之世界争夺战的景象,实时转播到虚空的「莫乌斗技场」。

    当时众多虚空种族的观众,都通过女施法者·洛希以【洞察眼】传输回来的画面,目睹了画之世界争夺战的部分情景。

    只不过,【洞察眼】后续到了天启姐妹花那,上演了一场场‘直播’逃命。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次奥术永恒星通过【洞察眼】的部分画面,得知了伍德与苏晓曾有过合作。

    此等情况下,施法者们邀请伍德来担任这次拍卖会的特邀拍卖师,肯定是没安好心。

    伍德是何人?他会想不到这点?答案是,伍德想到了,准确的说,邀请他的奥术永恒星居心叵测,接受邀请的他,其实也没安好心。

    施法者们的布置是,伍德在作为本次拍卖师的情况下,最后一件拍品,拍出的竟是「爹级」器物。

    拍得「死灵之书」的买家,肯定会第一时间联想到来自魔鬼族的伍德,与此事有干系,魔鬼族‘虚空养爹人’的名号,还是很响亮的。

    为了谨防伍德不进行「死灵之书」的竞拍,施法者们还特意安排了两名拍卖师,且让那名羽族拍卖师,在拍卖中途替了伍德一会,从而避免现在出场,显得唐突。

    关于本次计划中未知的变数,圣焰药师,奥术永恒星的四位领袖,其实进行过短暂的密谈。

    在瑟菲莉娅看来,圣焰药师不太可能竞拍「死灵之书」,首先,圣焰药师作为顶尖药师,肯定是见多识广,看到「死灵之书」上场后,就算因其被「凛冰」所冰封,难以感测那诡秘的波动,但也会隐隐察觉到此物的不对。

    这观点,得到魂大人与古亚院长的一致赞同,顶级药师的见识,真的不值得怀疑。

    凛风王则提出不同的观点,在他看来,万一圣焰药师突然感觉「死灵之书」不错,并参与竞拍,那怎么办?

    瑟菲莉娅给出的答案是,当场去圣焰药师邻座,让其不要再竞拍此物,就说,具体原因,事后会说明,听闻这直接有效,但又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凛风王被噎的半天没说出话。

    方式是直接了点,但从多方面考虑,这解决策略的确可行,况且圣焰药师选择竞拍「死灵之书」的概率很低。

    怎奈,这小概率事件,最终还是发生了,或者说,这根本不是小概率事件,是必定会发生的事。

    施法者们之所以不想看到苏晓拍下「死灵之书」,是因为一旦这种事发生,就代表苏晓与「死灵之书」建立了因果,这种局面下,奥术永恒星是继续拉拢圣焰药师,还是放弃?

    继续拉拢的话,就等于再次和「死灵之书」产生因果联系,届时在奥术永恒星与圣焰药师间,「死灵之书」肯定会选择前者,双方的资源存有量,不是一个级别。

    而放弃拉拢拍下「死灵之书」的圣焰药师,这对奥术永恒星而言也是巨大的损失,先是错失一位顶级药师,其次是,之前拉拢圣焰药师的投入全部白费。

    “9000。”

    苏晓再一次出价,这让一名与他竞拍的奥雾族选择放弃。

    作为最后一件拍品的「死灵之书」,因被介绍成未知古书,对它感兴趣的人不多,外加在场也没什么人愿意和圣焰药师争。

    “圣焰先生出价到9000灵魂钱币,还有更高的出价吗?”

    台上的羽族拍卖师,绘声绘色的讲「死灵之书」的虚假由来,听他那意思,这古书的作用虽未知,但来头很大。

    实际上,台上的羽族拍卖师都懵逼了,他很确信,这玩意不能拍给圣焰药师,可局面到此,他总不能一直不落锤吧。

    这次来奥术永恒星,苏晓的收获不少,其中的收获之一是,他发现羽族和奥术永恒星看似有时敌对,其实两者沆瀣一气。

    在之前,恶魔族和羽族秘密联合,看似是双方爆发矛盾,乃至于爆发战争,其实是双方的老不死已勾结好,以这种互相敌视的方式,避免遭到奥术永恒星的针对。

    毕竟,近年来恶魔族、羽族都太活跃,难免遭到奥术永恒星的忌惮,与其被奥术永恒星打压,还不如互相假装爆发矛盾。

    结果却是,越打恶魔族越感觉不对,说好的互相收着力,结果羽族在集结力量后,先助跑,然后跳起来给恶魔族一大锤。

    当时把恶魔族都打懵了,愤怒的质问:‘你来真的?’

    结果是,羽族那边口中喊着对不起,实际却锤的更狠了,还抢占了恶魔族不少地盘,这哪里是互演,这分明是动真格的了。

    这导致,双方越打越狠,到了最激烈时,恶魔族在战场上看到了施法者的身影。

    到了这一步,恶魔族自然想到了是怎么回事,他们被羽族演了,羽族是联合了奥术永恒星,双方攻占恶魔族一片地盘后,各分一半,并表现出,恶魔族敢打回来,就是奥术永恒星+羽族一起锤恶魔族。

    更关键的是,恶魔族感觉此事过于丢人,选择把这苦果咽了。

    所以此刻台上站着名羽族拍卖师,之前苏晓或许还会感觉惊异,但这次来奥术永恒星,了解其中详情后,他不再感到意外。

    恶魔族为何一直没对他提及此事?就恶魔族那好战、要面子的性格,那边主动提及此事才真正反常。

    得知羽族和奥术永恒星暗中联手后,苏晓这次能顺便安排羽族,自然不会手软,就比如选羽族天才·羽璃,作为计划开始的起始点。

    “9200。”

    一名逆齿族壮汉举牌出价,见此,羽族拍卖师当即抬手道:“9200灵魂钱币,还有没有更高的?”

    羽族拍卖师话是这么说,其实在说话间,已经扬起拍卖锤,准备一锤砸下去。

    “9300。”

    苏晓此言一出,台上的羽族拍卖师差点闪了腰,落到一半的锤,赶忙停下,这要是一锤砸下去,把「死灵之书」卖给圣焰药师,肯定没他好果子吃。

    苏晓刚出价,他发现瑟菲莉娅已坐在邻座,并低声说道:“圣焰,那本古书,怎么看都不值9300枚灵魂钱币。”

    “或许吧。”

    苏晓说话间,准备再次出价,那逆齿族壮汉已出价到9400枚灵魂钱币。

    “那你还拍?”

    瑟菲莉娅侧头看着苏晓,心中已开始怀疑苏晓的用意。

    “装它那木盒肯定值这个价。”

    听苏晓这么说,瑟菲莉娅愣了那么一瞬间,然后无话可说,作为那木盒的制造者,她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盒子的价值,别说9400枚灵魂钱币,在外界,94000枚灵魂钱币都买不来那木盒。

    “早说你喜欢,我送你一个。”

    瑟菲莉娅低声开口,这让苏晓举起号码牌的动作一顿,同样低声说道:

    “我要更大些的,那个看起来小了点。”

    “好。”

    “成交。”

    苏晓将号码牌放在桌上,最终,那名逆齿族壮汉,以9400枚灵魂钱币的价格,拍下了「死灵之书」。

    随着拍卖会的结束,宾客陆续散场,苏晓到后场付了灵魂钱币,取到自己竞拍的三件拍品后,带着贝妮离开拍卖会场。

    刚出会场的长廊,苏晓遇到名穿着黑色法袍,戴着兜帽,全身都缠着白色绷带的女施法者,这女施法者以有点酥酥带着沙哑的声音说道:

    “圣焰先生,我的导师在酒庄等你。”

    “带路。”

    苏晓话音刚落,一旁的女施法者打了个响指。

    空间波动平稳时,苏晓已在酒庄的古堡二楼的餐厅内,他环顾周边后落座,对面是正在享用晚餐的瑟菲莉娅。

    “圣焰,你知道那是什么?”

    瑟菲莉娅放下餐具,托起水晶杯,浅斟低酌,她一开口就直截了当问「死灵之书」的事,显然是摆出了一副已怀疑苏晓的态度。

    “那是来自深渊的东西。”

    苏晓并没遮遮掩掩,他此时表现的越坦然,反而越不会遭到怀疑。

    “那你还敢竞拍?”

    瑟菲莉娅的语气开始冷淡,没有了平常的那一分客气。

    “哦,原来死灵之书是到了你们手里,我还纳闷,你们作为这次拍卖会的主办方,怎么什么拍品都收纳。”

    听到苏晓此言,对面瑟菲莉娅的眸子眯起几分,气息也有些危险。

    “这么说,你很了解死灵之书?”

    “当然了解,按逆齿族是现任的死灵之书持有者来算,那上一任就是你们,再上一任是那叫白夜的灭法,期间还到过魔鬼族那边,再再上一任,是圣域乐园的违规者神父,你猜,更上一任是谁?是谁把那东西卖给神父的?是谁去深渊蔓延区寻找罕有植物,发现的死灵之书?”

    苏晓说话间,拉起左臂的袖口,一根根半透明的触须,从他的手臂内涌现,作为和「死灵之书」安排过邪神的合作者,故意被「死灵之书」的波动同化到这种程度,对于苏晓而言并不危险,会轮回乐园后就能祛除。

    苏晓的这番话中,还故意买了个破绽,就是知晓死灵之书曾到过灭法手中,之所以如此,是准备让后续的说辞更加圆满与真实。

    “你对那东西……了解多少?”

    瑟菲莉娅皱着眉,她此刻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奇妙能形容的。

    但别被她此刻表现出的态度所迷惑,她已敏锐的捕捉到一点,就是圣焰怎么会知道,死灵之书曾到了白夜手中,她已准备好,稍有不对,立即下杀手。

    “我对死灵之书的了解,要比你们多,你们卖掉它的方式太随意,死灵之书有个因果特性,在它导致当前的持有人死亡,或者当前持有者的族群灭亡后,它会追溯上一任持有人,也就是再回来找你们,当你们扛不住,或者它扛不住你们的手段后,它会继续向上一任追溯,去找那灭法……”

    苏晓言到此处,餐桌对面的瑟菲莉娅问道:“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处理得当,最终倒霉的会是那灭法?”

    “当然不是。”

    苏晓略带笑意的看着瑟菲莉娅,这让瑟菲莉娅心生不快,她很抵触别人以这种目光看她。

    “死灵之书注重因果,如果白夜只是灭法,那还好,但他也是轮回乐园的猎杀者,就算是死灵之书,也不会愿意和一名轮回乐园的猎杀者死磕,当时我得知神父摆脱死灵之书后,很失望,但调查到他是把死灵之书转嫁给白夜后,我很欣慰,原本我认为,死灵之书会回到神父那,继续折腾他,可为什么到了你们手里?”

    苏晓并未隐瞒这点,他已设好圈套,自然要抛出足够的饵,让瑟菲莉娅上钩。

    他方才故意透露出,知道死灵之书到过灭法手中,这其实是比较冒险的说辞,但圣焰这身份,如果真是死灵之书的唤醒者,后续肯定会经常关注有关于死灵之书的动向。

    据苏晓了解,魔鬼族那边,大概20~30天,就会派人打探消息,看深渊之罐还在不在凯撒那。

    因此苏晓这是还原了被「爹级」器物坑过的人,所拥有的心理变化,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

    “按你这么说,我们这次是甩不脱死灵之书了?”

    “当然不是,你们可以把它给我,别忘了,当初是我在深渊蔓延区唤醒了它,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把死灵之书出售给轮回乐园,看看会怎样,只不过上次要用这手段对付定药剂不付钱的神父,这次刚好试试。”

    苏晓说完,端起酒杯饮了口,随即目露惊异,夸赞道:“好酒,谁酿的?”

    听到苏晓对酒品的夸赞,瑟菲莉娅的神色相比方才要缓和了些。

    “你们在哪搞来的那木盒,那东西做的很精妙。”

    “也不算精妙,一般吧。”

    瑟菲莉娅的态度完全缓和,事实证明,被作为顶级药师的圣焰夸赞作品的感受很不错。

    “圣焰,你说能帮我们解决死灵之书的困扰,这不是无偿的吧。”

    “当然不是,200万灵魂钱币,我帮你永远解决这隐患。”

    “不可能,最多5万。”

    “成交。”

    “……”

    对面的瑟菲莉娅,狐疑的看着苏晓,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

    对于此事,苏晓是能捞到好处,就捞些好处,他的主要目的是帮「死灵之书」脱困。

    从一阶拼杀到九阶,苏晓接触过的「爹级」器物,「准爹级」器物,以及有「爹级」器物资质的危险物,已有好几种。

    深渊之罐、死灵之书、灵魂王冠(暗黑王冠)、先古面具,最后是嗜血战甲与暗刃,当两者分出胜负后,应该就是向「准爹级」器物的方向而去。

    这些器物中,看似「先古面具」与苏晓关系最密切,可苏晓知道,当这面具从「准爹级」器物,进阶到「爹级」器物后,就算不反噬自己,也会离开并远离自己。

    唯有「死灵之书」,与自己一同狩猎过邪神,且完成狩猎后,这「爹级」器物还没独吞收益。

    这种「爹级」器物,苏晓当然不会看着它被封困在「凛冰」内,当然,就算将其放出来,苏晓也不会带着这东西,正所谓距离产生美,保持现在的偶有合作,是最佳的距离,一旦距离太近,苏晓能确信,自己会死于这「爹级」器物的因果之下。

    用过晚餐后,苏晓离开酒庄,他刚回湖畔宿舍的住处没多久,房门被敲响。

    咚咚咚~

    苏晓抬手示意贝妮别去开门,他从单人沙发上起身,亲自开门后,发现门外没人,一个1米见方的木盒,摆放在门外的红地毯上。

    苏晓打开木盒,里面正是被冰封在「凛冰」中的「死灵之书」,他直接把方块状的「凛冰」拿起。

    与此同时,黎光庄园的酒庄古堡内,瑟菲莉娅、古亚院长、魂大人、凛风王,都通过魔能投影,看到了苏晓拿起「凛冰」的一幕。

    “这药师疯了吗。”

    凛风王看的直皱眉头,他之前冒险触碰过封住「死灵之书」的「凛冰」,那感觉让他记忆尤深。

    “那叫白夜的灭法,也曾是死灵之书的持有人,也是来自轮回乐园,你们说,圣焰和白夜,会不会是同一个人?白夜伪装成了圣焰,有没有这种可能?”

    魂大人开口,只能说,不愧是开了十几个脑洞的狠人。

    “今晚之前,我其实有过这种猜想,但在今晚的事后,我认为这不太可能。”

    瑟菲莉娅表态,原因是,圣焰药师一直都没显漏出任何与灭法有关的事,除了都是来自轮回乐园,以及对方是他的老客户。

    同在一个乐园,一名猎杀者是一名药师的客户,这正常到不能再正常,反而圣焰要是说不认识灭法者·白夜,才是最大的疑点。

    此等完美的伪装下,为何今晚还要牵扯出此事?于情于理,这都解释不通。

    反倒是圣焰的来历坦荡,才不在乎这些,而透露出与「死灵之书」的关系,完全是为了牟利,这才是真实,这才是让人有实感的圣焰药师,无论圣焰的药剂学有多高超,首先,这是个人,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会有各自的欲望。

    今晚的事,实在太符合圣焰的性格与行事作风,在瑟菲莉娅看来,对方来奥术永恒星,就是为了获得更多利益与资源,对方可是为了利益与资源,能与白牛势力合作,因此今晚为了利益,挑明与「死灵之书」的关系,正常到不能再正常。

    正因如此,瑟菲莉娅才感觉圣焰不可疑,反倒是之前,圣焰的身份很清白时,瑟菲莉娅一直有所顾虑。

    “别管他什么来路,只要有一点不对,除掉灭口。”

    古亚院长开口,这出面最少的老家伙,其实是最狠的,他历来秉承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个。

    “老东西,这件事的具体情况你不了解,那圣焰很会做人,现在药师公会把他看成药师的顶尖水平,别说我们在没任何理由的前提下除掉他,就算不是我们动手,他死在奥术永恒星,这笔账,也会被药师公会的那些药师算在我们头上。”

    魂大人越说,心中越是无语,她看了眼瑟菲莉娅,没理解局面为何会发展到这一步,在以往,瑟菲莉娅做事,她就算想挑出毛病,都挑不出来,结果这次搞成这样。

    “还有这么一回事?那的确要好好斟酌,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感觉,这圣焰到底有几分可疑?”

    “半分?”

    凛风王开口,迄今为止,他没感觉圣焰药师做出什么可疑的事,如若不是因为对方顶尖药师的身份,需要仔细试探其来历,换做拉拢其他人才时,早就不再试探。

    “好像半分都没有。”

    瑟菲莉娅也表态。

    “那就是说,即使圣焰有问题,也是他作为药师身份的情况下,来路有些问题?”

    古亚院长环视在座的其他三人。

    “说圣焰是白夜所伪装,的确太牵强,实不相瞒,我就是为了避免这点,带他去过灵魂之森,期间途经了岩桥,下面的暗环河里那么多座魔能塔,一点反应没有,灭法的元素亲和,你们也都是知道的。”

    瑟菲莉娅此言一出,邻座的魂大人脸色一黑,她算是看出来,她的老对头瑟菲莉娅,方才是故意引她说圣焰或许是白夜所伪装成,一名灭法,不可能从那么多座魔能塔上走过,而且魔能塔还没什么波动。

    “那就不要废话,一名药师而已,就算来路有些问题,他又能搞出多大的事。”

    魂大人的此言一出,基本就宣布这次的密会结束。

    四位领袖没想到的是,苏晓今晚所做的一切,以及所承担的风险,就是为了让他们四人聚到一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奥术永恒星上,苏晓一共忌惮五个人,最忌惮至高之人,其次就是瑟菲莉娅、魂大人、古亚院长,以及凛风王。

    至高之人极少离开【元素超导塔】,苏晓只需短暂拖住四位领袖,有些事就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进行了。

    湖畔宿舍,苏晓坐在工作台前,他正在调配一种安眠的秘药,这是风王子的委托。

    就在这时,工作台上的通讯器响起,苏晓双手中各拿着个催化反应中的器皿,他示意一旁的格林·薇接起通讯。

    格林·薇拿起通讯器接通,白牛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出来喝一杯?有了新东家,也别忘了老东家。”

    “明晚吧,明晚我请你。”

    “也行。”

    白牛那边挂断了通讯,全程,苏晓与白牛的谈话,都没避讳作为瑟菲莉娅弟子的格林·薇。

    其实谈话的内容一点都不重要,白牛那边拨通这次通讯,就代表事成了,反之。没拨通就是那边没成功,苏晓要对计划做出相应的变更。

    今晚的计划,简而言之,苏晓这边通过「死灵之书」的事,吸引奥术永恒星的四位领袖,让他们把视线,全都集中在他身上。

    而这同时,利用四领袖的注意力都被苏晓所吸引这段时间,以白牛为首,凯撒、伍德、罪亚斯、癞蛤蟆、暴鼠,已悄然去做另一件事。

    当晚十点,星辰广场前区,商业街一家豪华酒店的客房内。

    客房内灯光关着,月光投入到房间内,映照一名羽族天才的侧脸,正是羽璃。

    羽璃单手握着个造型古朴的沙漏,脸上的笑容逐渐肆无忌惮,这是他取得本次斗技竞赛冠军的杀手锏,对于这杀手锏,他相当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