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雨燕的恸哭 > 第一百九十章
    莱特抬起手臂,雄鹰发出高亢的鸣叫,展翅飞向辽阔的蓝天,她甚至能听到它强劲有力的振翅声。莱特猛的一踢马腹,骏马轻捷的冲了出去,风驰电掣般越过湛青的河谷,奔向远方的群山。妮娜紧紧捂住嘴唇,泪如雨下。

    “莱特,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

    “革命军的核心势力都在争夺东南部,你难道打算躲在这个偏僻的小岛上,给坎昆卖一辈子命?”

    “不行吗?”

    他愕然望着莱特,莱特的目光幽深。莱特非常擅长赢得军心,他作战英勇,把战利品全部分给士兵,又能带领他们打胜仗,很快就和士兵打成了一片。

    “士兵们现在都向着你。”他迟疑了片刻,委婉的劝道,“根据部落的习俗,如果酋长死了,会由部落成员推选新的领袖……”

    “他对我有恩。”莱特打断了他的话。

    吉尔伯特愣住了。晚云飘过以后,田野上烟消雾散,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在空中,水一样的清光冲洗着柔和的春夜。融雪汇成千万条支流,从山涧奔流直下。湿润的夜风吹过哗哗作响的白杨树,吹过闪着光亮的河水,平静而响亮的流向远方。

    “你变了。”他低声说。莱特微不可闻的笑笑,夜风送来士兵的喧哗声和美酒的香气,今晚有一场庆功宴。吉尔伯特问道:“你不和他们一起庆祝吗?”

    “不,我戒酒了。”莱特说,“我想一个人静静。”

    他给坎昆打了半年工,后者的领土扩张了整整三倍。坎昆乐不可支,开始做起白日梦,认为攻陷首都登上王座指日可待。但没多久,他因酒后中风倒在了帐篷里,抬回去不到三天就死了。

    莱特立刻带着部队赶回苏梅尔岛,部落的老人商讨后,一致推举莱特作为新的领袖。坎昆膝下只有一个儿子萨格纳,后者勃然大怒,当即带着亲信出走,投奔了卡桑德的部队。

    一周后,军队包围了苏梅尔岛,以萨格纳的名义劝降,莱特拒绝了。卡桑德和军部的实力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被莱特轻松打垮,把萨格纳捉回来软禁。没过多久,萨格纳又逃了。这次莱特根本没打算管他,在接手了坎昆的所有势力之后,他一改先前的隐忍,雷厉风行的招募兵员,改革军队,稳扎稳打的扩大势力范围。为了避免成为靶子,他没有急着打出图兰之鹰的旗帜,直到整个图兰西北部成为他的天下。

    莱特离开图兰多年,当务之急是重建情报网。莱特把这个任务交给艾尔扎克,后者非常惊讶:“过去一直是吉尔伯特负责情报工作,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吉尔伯特有别的任务。”莱特说,“我相信你的能力和忠诚。”

    莱特念旧,他最信赖的始终是他少年时就认识,后来和他一起逃到北方的朋友。但在漫长的征战中,艾尔扎克始终坚定的站在他这一方,他会毫不留情的指出莱特的错误,却在莱特众叛亲离时坚守在他身边。

    “我必须向你道歉。”莱特深鞠一躬,“当初你劝我逃走,我却说了伤人的话,请原谅我的鲁莽。”

    艾尔扎克呆住了。他一下子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说:“你别这样,这种小事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我没有忘。”莱特的声音微微哽咽,“是我无能,把士兵带上了战场,却没有把他们带回来。但为了结束内战,我必须有一支强大的势力,至少让我有资格坐在谈判桌上。”

    艾尔扎克沉默了,他握住莱特的手,坚定的说:“我会帮你,相信我吧。”

    “除了革命军的动向,我还希望你帮我调查一件事。”莱特说,“你能帮我搜集一些古籍吗?”

    “古籍?”

    “对,涉及各国的神话传说、宗教和历史,尤其是离奇灭亡的国家,书籍,古画和照片都可以,可以在黑市上出高价求购,但千万不能泄露你的身份。”

    艾尔扎克一脸茫然,莱特深深凝视着他,恳求道:“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缘由,但这件事非常重要,我只有拜托你了。”

    “明白了。”艾尔扎克叹了口气,“你放心,我会谨慎行事。”

    “谢谢。”

    艾尔扎克离开后,莱特的表情瞬间消失,乱发下的眼睛犹如寒星。他走到墙壁面前,揭开了一副军事地图。

    回到图兰后,莱特仔细研究了最后一次作战行动。他当时一心求死,却没有疯,但战鬥刚打响,他所在的指挥中枢就遭到猛烈炮击。敌军从身后打了一个包抄战,他猝不及防,突击队遭到全歼。指挥层和其余部队完全失联,乱成了一锅粥,才导致全军覆没的下场。

    赫斯特是怎么在几万人的大军中,准确识别他的位置?

    莱特负手凝视着墙上的地图,眼神冰冷彻骨。他不想怀疑朋友,但嫌疑人的范围实在有限。对不起?他在心里冷冷问道,你为什么道歉?既然你已经逃走了,为什么还要回到我身边?

    吉尔伯特行事一向谨小慎微,莱特相信他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一周后,吉尔伯特从东部回来,莱特把他单独叫到了指挥部。

    “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实力如何?”莱特问道。吉尔伯特想了想,委婉的回答:“我们的精锐已经损失殆尽,还需要时间恢复。”

    “筹措兵员和军费需要时间,我必须尽快得到力量。吉尔伯特,我要你去办一件事。”

    他打开地图,圈出了一座海岛:“这是洪流之岛,专门用来囚禁高危能力者的牢笼。根据艾尔扎克的情报,洪流之岛上藏着一个秘密兵器,是有史以来最危险的能力者,我要你夺走他的能力带回来。”

    吉尔伯特渐渐皱眉:“你想得到他的力量?”

    “是的。”

    “太冒险了。”他直白的说,“秘密兵器的存在只是传闻,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件事?”

    他抬起头,却愣住了。莱特紧紧盯着他,眼神寒冷锐利,仿佛锋利的刀片一层层剥下他的伪装,让他无从遁形。

    吉尔伯特的心一路跌落谷底,脸色煞白。他立刻想起希恩血肉模糊的尸体,身体不受控制的发起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