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要造星际战舰 > 第176章 有没有告诉你
    如果只是写给异地漂泊的人,周默更喜欢许巍的《故乡》。

    但如果按照天舞本人的描述选歌,那么陈楚生的这首《有没有人告诉你》最为应景。

    他创作这首歌的时候刚刚与老东家解约,再一次回到酒吧驻唱的他事业跌入了低谷的同时情场失意,处于人生最低谷的他心中有感创作出了这首歌曲。

    前世,陈楚生就是凭此曲一曲封神,成就了才华打败资本的神话。

    这首歌也被誉为那个时代的流行歌曲巅峰之作,获奖无数也曾经是无数人的手机彩铃声。

    周默前世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开往南疆的绿皮火车上。

    午后色调柔和的秋日阳光下,火车在群山中穿梭,窗外时而明亮和煦时而漆黑一片,而窗前人正奔赴一个陌生的城市。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四句歌勾起了他对父母的思念,等第一句“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再一次响起,十九岁的他忍不住红了眼圈。

    一切都写好了结局,过程却是未知数……

    周默找到了当时的心境,将笛口送入口中。

    灯光渐渐黯淡,手机自动进入夜景拍摄模式。

    噪点不可避免出现,些许磨砂的画面模糊了少年的容颜,却增添了岁月的沧桑感。

    一声呜咽如泣的声音响起,婉转、沉闷,使人怅然若失。

    有人说,聆听萨克斯风最好的时间有两个,午后或午夜。

    午后萨克斯是红茶的慵懒,午夜则是寂寞与孤独的忧伤,尤其是在昏暗的环境里,萨克斯总能轻易将人带入孤独中。

    刚刚那位小姐姐口中的故事在人们脑海中再次重演,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小姐姐在诉说,而是一部老电影上映。

    一个二十来岁的北方女孩从冰天雪地的兴安岭山村出发,先是乘坐爬犁,再换乘大巴,最后登上了绿皮火车,踏上了万里旅程。

    漫漫的旅途中,女孩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拖着腮帮凝视着窗外,窗外的白色渐渐消退为灰色、黄色……

    等列车驶入南都的时候,女孩看着窗外的绿色哭了,泪打湿了脸颊,也濡湿了手中的那封信。

    你要等我!

    我一定等你!

    漫长的旅途中,那信札起了毛边,毛边泛起了无限惆怅……

    这里的冬季没有雪,女孩背着一人高的大背包徘徊在午夜的都市街头。

    红红绿绿的霓虹灯并没带给她一丝的温暖,街头人来人往,但女孩却陷入了无尽的孤寂中。

    这里的冬季比家乡冷,人心也更冷。

    是啊,人在他乡兼是客,我想家了!

    渐渐地,人们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耳边响起的萨克斯风的呜咽声。

    公屏上的发言已经冻结,每个人都想到了想家时的自己,想念父母,想念兄弟姐妹,想念朋友,想念恋人……

    周默轻手轻脚地放下萨克斯管,点击播放并调低了音量键,弹响了吉他。

    人们都没注意到周默的动作,更没注意到悠扬的萨克斯声中出现了吉他的叮咚声。

    一段前奏过后,周默靠近麦克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后深沉地开口唱。

    周默的声音比陈楚生少了下沙哑,多了许多磁性泛音,强大的气息控制力加完美的唱功,深沉的男中低音就如在耳边低语。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

    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

    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

    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

    早习惯穿梭充满诱惑的黑夜

    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南都,天舞小姐姐听到这里后泪水潸然落下。

    那些时光、声影恰在昨日,历历在目…

    那个时候,唯一支撑她的,能让她度过一个个孤独夜晚的只有男友写来的一封封信。

    尽管每一封信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印在了脑子里,但她依然不知厌倦地每天都拿出来。

    一遍遍的看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就仿佛男友在她耳边倾诉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仿佛两个孤独的灵魂隔空取暖,把那层带着寒意的孤独拒绝于心门外。

    渐渐地,两人通信的频率降低了,信纸的厚度也薄了,但她的日记篇幅却变长了,泪水多了……

    周默歌声稍稍调高了音调,情感依旧,画面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简陋地出租屋里,刚刚写完日子的女孩放下笔,用纸巾吸干落在纸面上的泪水后缓缓转头看向窗外的夜空。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此时,直播间在线人数已经达到一亿两千多万,但这一亿两千多万人没有一人发言。

    伴随着周默略带哭腔的歌声,一道惆怅悄然缠绕在每个人心头,偌大龙汉国的上空在这一刻飘荡着浓浓地思念,以及伤感。

    每个人心头都有一个故事,故事中总有一些无可治愈的伤痕,总有一些不敢触碰的牵挂,令人踌躇不前又怅然若失,心里生出许多失落与怀念……

    我独自站在茫茫的秋风里,望着家乡所在方向,看着你所在的城市一角,你知道吗?

    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你,你是否也在日夜思念我?

    入秋了,我很好,你还好吗?

    好久了,你知道吗?我很在意你我之间的距离,相近却又距离遥远,思念却不可拥你入怀……

    周默一遍遍地重复着副歌,萨克斯声音渐渐变大,吉他声变弱,最后周默没有唱出歌词而是开始了哼唱。

    悲到深处,任何言语均失去了颜色……

    女孩来到有句,把十几本日记簿郑重其事的放入包裹。

    除了日记本,她没有寄给男友只言片语。

    且听风吟吧,那是我的悲歌,是我心头的一声声呼唤!

    这是我的思念,你呢?

    曲终,周默怀抱着吉他站在手机前,没有做任何动作,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直播窗口。

    他在等,等人们从歌声中走出,等人们开始用文字宣泄心情。

    终于,公屏动了。

    是“天舞、媛媛”发来两个字。

    谢谢!

    南都,原本只有一人的办公室多了一个中年大叔。西装革履的他怀抱着天舞,哭的像个孩子般。

    这一生我只爱你一人,也只有你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