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已逝的爱恋 > 齐聚沫若府
    “仙人,明日,我便带上官凌回鹤城,但是我不想让家人看到他毁容的样子。”

    “有一个办法,换面皮。”

    “若惜,你去采一些白色的花瓣吧。”

    “仙人,花瓣采来了。”

    “把它们放在紫砂药罐中熬至成花浆,放凉,涂抹至脸上便可,但这种方法至多5天有效。”

    “好,我记住了。”

    “草药带上,你俩必须每天都喝。还有,必须把上官凌的尸体带回仙人居。”

    “好的,仙人。”

    沫若惜带上官凌回鹤城。

    “若惜,你们告诉我,在冰雪洞发生了什么,怎么得了咳血症,身子也如此虚弱。”

    “魔君把我的主神元灵吸走了,我急火攻心,便吐了一摊血,头发也白了一半。”

    “若惜,你的头发又白了许多,不要为我的事伤心,我希望你能多活些时日。”

    “没事儿,不是涂了覆盆子吗?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我们先去百味斋去买点心。”上官凌说道。

    “好,许久未吃,我也馋的很。”

    我和上官凌在百味斋买了点心。

    “若惜,我们先去沫若府,我太想念上官月了。”

    “好。我突然感觉口渴,我们去望景楼喝茶,然后再回去。”

    望景楼

    “哎呀,坏了,我的东西拉在百味斋了,你先在这儿等着哈,我去去就来。”

    沫若府

    “爹,娘,上官凌想见见上官月。”

    “不行,那个没良心的,你原谅他了?”娘还是非常生气。

    “娘,上官凌,他恐怕活不了几天了,这是他最后的心愿。”

    “啊,你们遭遇了什么,虽然爹爹生他的气,但也不想他如此啊。”

    “这个,我日后再跟爹爹说。你们就先答应嘛。”

    “好,好,好。你让她来吧。”

    我把上官凌从望景楼带回沫若府。

    “爹,娘,我和上官凌回来了。”

    上官凌装出精神奕奕的模样。

    “你们回来了,快快进屋。”娘热情的很。

    “谨言,把上官月领出来,让小姐,姑爷,瞧瞧。”

    “好的,夫人。”

    谨言把上官月从屋里领出来。

    “娘,娘。”我一把抱过上官月。

    “叫爹。”我对上官月说。

    “爹。爹爹。”

    上官凌甚是开心,想接过上官月,他身体甚是虚弱,我挥手便示意他不要抱了。

    “上官月真是越长越漂亮了,长大肯定跟她娘一样漂亮。”上官凌眼睛盯着上官月,一只手抓着上官月的小手。”

    “来来来,鹤城云雾茶,你们许久未喝了吧。”娘招呼道。

    “娘,这是我们给你买的百味斋点心。”

    “快来吃,这可是我第一次亲自下厨。”

    “爹爹,你还真是大厨啊。”

    “这一桌子菜都是你做的?”

    “当然了。”

    “爹爹真厉害。”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大拇指。

    “快快快,上官凌,快坐下。”爹爹招呼着。

    “谨言也一块坐吧,我抱着上官月吃便可。”

    “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行啊,你就跟若惜的亲妹妹一样。”娘说道。

    “唉,娘,怎么没见着上官芙。”

    “是啊,老头子,你去看看,他在房间干什么呢?”

    沫若芙房间

    “芙儿。”

    “你怎么也不应一声。”

    “你姐姐跟姐夫回来了,你怎么也不出去迎接啊。”

    沫若芙默不作声,往手绢上刺绣。

    爹爹夺过沫若芙手上的刺绣,拉着她走出去。

    “你别拉我,我不去,若惜是不是你们女儿啊,上官凌背叛了她,你还这样献殷勤,我做不到。”

    爹爹和沫若府的争吵声我们听的一清二楚。

    爹打了若芙一把掌,若芙便跑着回了房间。

    “吃菜,吃菜,别听她胡说八道。”娘尽力圆若惜的话。

    这时,爹爹过来了。

    “爹,娘,今日我以茶代酒,向您二老,还有若惜赔罪,希望你们谅解。”上官凌端着茶水,站了起来。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爹娘接受了。

    “谢谢爹娘讲解。”上官凌便坐下了。

    席间,我来到上官芙的房间,跟她说明了这一切,她对自己的莽撞感到后悔。

    我拉着她来到堂房。

    “姐夫,刚刚我出言不逊,请姐夫见谅。”

    “若芙,你说的对,你没有错,不需要我的谅解。”

    “来,来,来,吃吃吃,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就不要再想了。”

    那一天,我们齐聚一堂,有说有笑,就像从未离开过鹤城的上官凌和沫若惜。

    吃过午饭,我和上官凌还我们的女儿坐在凉亭里,看着满院的一心花,悠闲自在,我们好像从未享受过这样的天伦之乐。

    “爹爹,您能给我们画一张画像吗?”

    “怎么不可以啊,我虽年岁已高,也是参加过人才节,得过榜首的。”

    我和上官凌看着我们三个在一起的画像,他把我揽进怀中,此刻,我们无比幸福。

    “等会儿,我们便去上官府吧。”我跟上官凌说,

    “可是,我已经把你休了,全鹤城人都知道啊。”

    “没事儿,我不在乎,我要在你身边。”

    “好。”上官凌说着,一滴眼泪滴在我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