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386章 难兄难弟
    “先离开再说!”

    罗智祥工钱也不要,提着箱子开溜。

    好巧不巧,出门时碰到正在扛大米的张艺轩。

    张艺轩第一时间没认出自己的箱子,问道:“小猪哥,你要走了吗?”

    罗智祥‘做贼心虚’,本来还有些紧张,但见他居然没有认出自己的箱子,心中松了口气。

    笑道:“对,老板已经把工钱给我,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艺轩,你慢慢扛,我先走了。”

    说完就快步离开。

    张艺轩见他急忙忙的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忽然他想到自己的箱子,立马放下肩上的大米,快速跑到藏东西的地方。

    搬开麻袋一看,下面空空如野,什么也没有。

    “小猪哥刚才提的是我的箱子!”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抢’了,立马追出去把箱子夺回来。

    “哥,等等,我有事跟你说。”

    他没有直出,想‘骗’罗智祥停下。

    罗智祥怎么会听他的,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速度,变成奔跑。

    张艺轩全身家当被抢,不会轻易放弃,奔跑,追上去。

    他的年纪比较小,体力较好,但他们之间之前已经隔了一段距离,想要追到很是吃力,跑了200米左右,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就在张艺轩准备放弃时,看到前面有一只巡逻的士兵正向他这边小步跑来。

    心思一转,想到一个主意,他朝士兵跑过去,大声道:“大哥,我要举报!罗智祥的手中有昨晚失窃的古画‘山春野景’图。”

    你抢我东西,我反手举报你!

    “追!”

    小队长也不管张艺轩说的是不是实情,带人朝罗智祥追过去。

    罗智祥见到士兵,本能的想要躲开,但刚才已经与张艺轩追逐一段距离,他实在是跑不动,只能站在那里喘着粗气,看着士兵快速逼近。

    “各位兵爷,你们有什么事吗?”他笑嘻嘻道,心中大概猜到了什么事情。

    “有人举报你私藏‘失窃’古画!”

    “没有,绝对没有!我是正经商人,怎么会私藏‘古画’!”

    罗智祥还在‘狡辩’。

    张艺轩跑过来道:“古画就在箱子中,一看便知。”

    “来人!打开搜查。”

    小队长叫人去打开罗智祥手中的箱子。

    一看,古画真的在里面。

    “人证物证皆在,你还有什么话说!拿下!关入牢房!”

    两个士兵走过去,一人擒住罗智祥的一只手,把他押解起来。

    “大哥,冤枉啊!箱子拿错了,这不是我的箱子!这是张艺轩的箱子,他才是真正私藏‘赃物’之人!”

    罗智祥‘声泪俱下’,大喊冤枉。

    张艺轩憋住笑,道:“官兵大哥,不要听他胡说,现在人赃俱获,铁证如山,他就是私藏‘赃物’之人。”

    小队长点点头,同意他的说法,依照游戏规则,东西在谁手中,谁就是‘罪犯’。

    “押走!”

    他手一挥,叫手下把罗智祥押进衙门牢房。

    “六月飞雪啊!我冤啊!”

    罗智祥哀声叫冤,可惜没人理他,只有张艺轩在一旁嘿嘿偷笑,上前对小队长说道:“这位大哥,通缉文榜上说,捉拿私藏‘赃物’者,有10根金条的奖励,不知我到那里去取?”

    “到了衙门就给你!”

    “好!”

    张艺轩爽快答应,跟着大部队一起前行,由于此地到衙门较远,小队长叫来几辆马车和一辆囚车。

    张艺轩他们登上马车,罗智祥被关押在囚车中‘游街’行走。

    路上,众人对着他指指点点,好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哎,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罗智祥很是郁闷,钱没赚到,反而被抓了,越想越是郁闷。

    “艺轩,你这个老狐狸!我今天认栽!”

    他没想到张艺轩会如此果断,反手就举报他。

    张艺轩嘿嘿一笑,道:“小猪哥,这可不能怪我!因果循环,自有定数!”

    人群中,秦书正拿着一小碗‘臭豆腐’优哉游哉的吃着,他也看见了囚车中的罗智祥,心中一乐,笑着上前打趣道:“小猪哥,你这辆马车真特别,真‘帅气’,在哪里租的?我也去租借一辆。”

    罗智祥像是看到了救星,高兴道:“秦书,快来救我!我被张艺轩这个‘小人’陷害!沦落至此!”

    “被陷害?”秦书越听越觉得有意思。

    “他怎么陷害你?”

    “他偷偷把装有‘赃物’古画的箱子调换给我,然后举报!”罗智祥一本正经的胡说。

    “所以你就被抓了?”

    “对!我冤枉啊!”

    张艺轩说道:“秦书,别听小猪哥胡扯,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箱子本就是他的,他提着箱子就跑,追都追不上,不得已我才举报,当场人赃俱获,不容狡辩。”

    大庭广众一下,他不会承认装有‘赃物’的箱子之前是自己的。

    他们说的很迷糊,不过秦书大概是猜到了事情是怎么回事。

    罗智祥买的东西是‘元青花瓷’,‘古画’当然不是他的,现在他又被抓,再结合张艺轩的话,显然就是罗智祥抢了张艺轩的箱子,张艺轩追不上,又不甘心这样被抢走,这才反手举报罗智祥。

    “小猪哥,你打开箱子没有?”

    “开了。”

    “看到是‘古画’你还抢,只能说明你活该,白赚10根金条不好吗?”

    罗智祥不好意的嘿嘿一笑,说道:“这不是想多赚一点吗?秦书,先不说这个,快救我出去!”

    “救?怎么救?我又不能叫他们放了你。”

    “不需要叫他们放,你功夫这么好,可以劫囚车啊!想想,这是多有趣的事情。”罗智祥蛊惑道。

    “不行,这样是破坏节目的规则。”

    秦书看他在囚车中呆着很乐呵,怎么会救他出来。

    “不会,我们这节目没有规则,导演既然把节目背景设定为古代,劫囚车就很正常。”

    秦书点点头,“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还是不能劫囚车。”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秦书笑嘻嘻的说道。

    “10根金条!”

    “可以,但我要现款。”

    “现在没有,你救我出去,我打工还你。”

    “不行,给钱才救人。”

    罗智祥算是看出来了,秦书根本就不想救他。

    “秦书,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了!”

    对着小队长大喊道:“队长,秦书是‘通缉犯’,快把他捉起来!”

    小队长淡淡看了眼秦书,便不再有动作,心中在想:“秦书是通缉犯这事还用提醒吗?问题是我们跑不赢啊!怎么抓?”

    他也很无奈。

    罗智祥也看出来了,这些士兵根本不想去抓秦书,他‘骂’道:“一群欺软怕硬之人,就知道欺负我这种‘老实人’!”

    秦书嘿嘿笑道:“小猪哥,你慢慢享受,我去别的地方转转,有时间我会去监狱看你。”

    又与张艺轩告别,离开这里,公园很大,还有一些地方没有去过。

    秦书离开,车队继续前行,没走一会,他们又碰到上在寻找出货点的孙鸿雷,他看到囚车上的罗智祥也是一乐,笑哈哈的上前问道:“小猪,你这是怎么了?”

    “哎,一言难尽!”罗智祥知道孙鸿雷救不了他,也懒得多说。

    “有趣,真是太有意思了!”孙鸿雷拿出手机,‘咔咔’就对着罗智祥拍照,而后发送出去,与其他人分享这份‘快乐’。

    “叮!”

    罗智祥的手机响起,他也收到了孙鸿雷发来的图片,打开一看立即‘血压飙升’,只见手机中是一张他坐在囚车里的图片,这没什么,关键是下面配的文字。

    “笼子猪!”

    “小猪,这个名字怎样?是不是很符合你现在的情况?我真是太聪明了!这名字取的好!”

    “孙鸿雷,我要和你绝交!”

    罗智祥看他‘幸灾乐祸’的样子,心中忽然想到一个‘捉弄他’的办法,对士兵队长大声喊道:“队长,我要举报,孙鸿雷就是私藏火腿之人,快抓住他!”

    他也不知道孙鸿雷是不是…………管他那么多,先举报在说。

    小队长没有犹豫,立刻指挥手下去抓人,原本高兴的孙鸿雷,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提着箱子拔腿就跑。

    一跑,更加说明有问题,罗智祥一乐,自语道:“难道火腿真在孙鸿雷哪里?”

    “快追,抓住他!”在一旁加油呐喊。

    饰演士兵之人都是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他们的体力、耐力比孙鸿雷要好很多,追逐一段距离后,孙鸿雷跑不动了,站在原地哈哈喘着粗气。

    “全部退后!我是皇帝陛下亲自册封的将军,你们要造反吗?”

    孙鸿雷从怀中拿出一块印有‘将军’二字的腰牌。

    追上去的士兵愣住,拿不定主意,转头看向旁边的节目工作人员,询问是真是假。

    孙鸿雷随身导演道:“那是假腰牌,不算数!”

    士兵们知道该怎么办了,小队长呵斥道:“大胆!竟敢假扮朝廷命官,罪加一等!来人,把这‘狂徒’抓起来!”

    孙鸿雷的内心是‘绝望’的,他没想到看热闹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在他被抓的同时,节目组把一根火腿拿了出来,交给小队长。

    此物正是通缉令上的另一件‘赃物’。

    人赃俱获,孙鸿雷想耍赖都不行,他也被关押进了囚车,和罗智祥面对面的坐在里面。

    “哎哟喂!笑死我了!肚子痛!”

    罗智祥肚子都笑痛了,他只是胡乱一说,没想到火腿真在孙鸿雷手中。

    “哥,你刚才不是觉得这里很有趣吗?现在自己亲自坐进来感觉如何?”

    有孙鸿雷作伴,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很好啊!可以免费坐车!”

    孙鸿雷疑惑问道:“小猪,你怎么知道火腿在我手中?”

    “不知道啊!我乱说的,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一说就中!”他对着小队长问道:“队长,我举报有功,会不会有奖励?”

    “会有。”

    孙鸿雷很是无语,只能自认倒霉,他拍了拍囚车的木头,都挺结实,破坏不了,如此他只好老实在里面呆着,等待‘审判’。

    张艺轩坐在后面的马车上,见到孙鸿雷出来露个脸就被抓入囚车,也是笑得不行,他拿出手‘咔咔’的照几张相,把这‘奇特’的事情与众人分享。

    “鸿雷怎么也进去了?怎么回事?”黄垒发信息问道。

    “火腿在鸿雷哥手中,他被小猪哥举报,也被抓了进来。”

    众人看着乐呵,之前孙鸿雷还在取笑罗智祥,转眼自己也被关进去,真是世事难料,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没一会,车队抵达衙门,孙鸿雷和罗智祥被押解进去,张艺轩也拿到了10根金条的奖励,笑呵呵的离开。

    衙门内,罗智祥和孙鸿雷正在接受官员的审判。

    “你们趁时局动荡之际,购买贩卖‘赃物’,情节严重,影响恶劣,本官判你们在牢狱中服刑10年!”

    “10年是多久?我们不录制节目了吗?”罗智祥问道,他不知道‘游戏’中10年是多长时间。

    “不久,节目录制完,你们就可以出去了。”审判官员笑呵呵的说道。

    “这么说,我们今天的录制就结束了吗?”

    “不,你们是在牢房中录制。”

    “有什么办法可以放我们出去吗?”

    孙鸿雷询问,他知道严明不会让他们一直呆在牢房中,事情肯定会有转折。

    审判官员笑道:“出去很简单。………你们得交钱。”

    孙鸿雷一喜,“交钱就能出去?多少?”

    “对,交钱就能出去。………不多,一人交20根金条的保释金,马上就可以出去。”

    “20根?我们没有这么多啊!”

    罗智祥刚得到10根金条的奖励,身上也只有10根。

    孙鸿雷更不用说,他拿了23根金条,拍卖会上花了18根金条买火腿,箱子中还剩5根。

    “没有不要紧,你们可以去借,只要筹齐20根金条,我就放人,不然别想出去。”

    “他们会借吗?”

    两人是很怀疑,不管怎么说先打电话借了再说。

    两人用悲凉的声音开始打电话,说他们在监狱中受到了如何如何的虐待,过得是如何的凄惨,差点都哭了出来。

    黄垒、黄柏他们接到电话,先听了一会,然后就是无情的‘打击’和‘嘲笑’。

    说到钱,一句话,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