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小蓄意 > chapter 27
    他听着声走进去,一堆破旧潮湿的木箱子后面,瘫坐着一个女人,估摸着三十几。

    被麻绳困着手脚,衣衫凌乱,嘴被胶带粘着,双眼也被黑布遮住,有泪从黑布下滑落,在微光里闪着。

    唐御在面前站立,来不及蹲下撕开胶带,唐御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棍。

    打在右肩上,很重,唐御被半跪在地上,来不及感受痛,转身接住了又要挥下来的木棍,右脚狠狠踢在男人腿上。

    不知道怎么把男人打趴下的,只知道腰上被划了一刀,校服布料也被划开,在半空中吊着一截,伤口往外渗着血,右肩也卸了力,一股一股的痛。

    男人跑了,带着那把水果刀,伤口已经流了很多血,晕乎乎的,嘴唇颜色慢慢变淡,他没去追,蹲下撕开了女人嘴上的胶带。

    撕开后,女人呜呜啊啊的喊着,黑布揭开,女人双眼带着慌张惊吓的迷离,看到唐御,双脚拼命的蹬他,很害怕。

    唐御晕乎乎的,没时间逗留,蹲着身子,按着她把手脚给解了绑。

    女人慌乱站起,嘴里还在呜呜额额的叫着,捡起地上一块布遮在身上,半跑着离开,消失在巷子里面。

    唐御捂着伤口,拦了辆车,司机看到满腰血触目惊心,踩紧了油门连超了两个红灯赶到医院,还帮忙唐御垫交了两天的住院费。

    唐御失血过多,晕了两天,醒来感谢了司机就打电话给她妈,说他出去玩半个多月。

    出院的时候,医院有的人看着他,在背后指指点点。

    可能是那个男人先发制人,自己打了救护车,说一个穿二中校服的男生一句话都没说就上来打他,他出于被迫把身上的水果刀拿出来防卫,划了他一刀,说的真实不虚。

    后来唐忱山知道了这回事,气的不轻,花人力物力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二中本该开除唐御,张卿又去二中求情,查到那个男人之前有过劣迹,说唐御可能碰到了他在干什么不正经事,才会打他。

    校长是本地人,也听说过唐御打的那个男人还蹲过牢,前几年才放出来,思考再三,经?过几天校方的会议,最终也还是没有开除唐御,只不过得降级。

    “后来学校要我降级,我考虑到我身上有伤,读高三怕受不了,就干脆再读一次。”

    唐御说了很多,脸上云淡风轻。

    “你就让别人这样说你吗,怪人?禽兽?”

    唐御喝了口奶茶,嚼着里面的珍珠。

    他皱了下眉,甜的腻。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活在别人嘴下的。”

    “但你做的是一件正确的事啊!你甘心吗?”

    乔瑟神情有点激动,双眼紧紧盯着他。

    有点心疼。

    唐御把桌中间的奶茶推给她:“喝点,挺甜的。”

    乔瑟又推开,眼里满是愤怒和不解。

    “证据呢,就凭他坐过牢吗?”

    唐御淡淡说完,又喝了一口,看向她:“乔瑟,世间有些东西,本就是不公平的,别人错怪了你,一个,两个,你可以去解释,但一群,两群,到后面,你无能为力。”

    “我知道我没错,我不用管他们怎么说,我管不了,我也不想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