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与仙同岁 > 记名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獬豸堂的正殿,从外面看,是个黑不见五指的地方。

    进入殿内,两排的灯突然燃了起来,季咸这才发现,原来里面有人,头发束起,只有一根棕色簪子插着,看不出是什么颜色,整个人穿着黑袍,完美的融入黑暗之中。

    季咸只匆匆看了一眼,便飞快的低下头,不敢直视。

    “这便是那孩子”

    原来,这人便是獬豸堂的首座,顾秦。

    瞿湖点头,不知是高兴还是惆怅:“如今这局势,也不知道这孩子的出现是好实话,目前她还不适合出现,你该懂我的意思。”

    季咸听到这些话,心里想了许多。

    “总之,你先把这孩子的静脉疏通了再说,其他的看她自己的造化。”

    疏通筋脉?季咸心里一寒,难不成自己空有灵根而不能修行?

    她微末的情绪变化被二人轻易地察觉到了,瞿湖反应过来。

    “哎呀,难怪这孩子担心,我忘了和她说了。”

    季咸眼睛一亮,看来不是自己担心那种情况。

    瞿湖说:“天灵根虽是上好的灵根,但太过稀少了,所以修炼者极少,适合的功法也是凤毛麟角。普通雷灵根对灵力的伤害本来就大,天灵根修炼需要的灵力更多,历史上更是有修炼时爆体而亡的修士,所以你必须扩充筋脉。”

    他这么一说,季咸突然想到了当时被雷劈,过后自己感觉浑身顺畅,想来也有筋脉被扩充的原因。

    现在看来,顾秦会亲自为她扩张筋脉。

    季咸还以为要准备什么,没想到竟然就直接在这大殿里,盘腿坐下,她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更忘了两人的身份,还以为这很轻松。

    顾秦盘坐在她背后,将灵力注入季咸的体内,那一瞬间,季咸痛的都不会呼吸了。

    疼!疼!疼!

    比血肉被撑裂还要疼千倍万倍!不过两个呼吸,她的意识就模糊了。

    后来,她好像是被一股温和的风吹醒的,看样子已经结束了。

    “弟子季咸叩谢掌门、顾首座!”

    季咸利索的跪下,给二人磕了个响头。

    之后,季咸才知道扩充筋脉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可她却觉得过了好几个时辰。

    转眼就到了入门大殿,季咸和其他前十的四人站在一众弟子的最前边。

    “尔等入了天虞,须得记住“守”之一字,守礼、守心、守道。”

    “修行和修心,二者缺一不可,从修炼开始,尔等便要有正邪之分,若有人勾结邪修,危害宗门,轻则关押獬豸堂,重者废去修为,永沉弱水。”

    台上的众人身着青衣,实力越高、颜色越深。瞿湖身着掌门服饰,向一众新弟子讲着天虞的道,两边依次坐着宗门十三座峰的首座,接着是长老,其后是身着天青色衣服的核心弟子。

    季咸一眼扫过,发现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俊男美女,特别令她诧异的是顾秦,那天不敢看他,只觉得他难以接近,现在才发现他的样貌竟然比女子还要妖艳,穿上墨绿的道袍,很是勾人心魄。

    讲完了规矩,瞿湖开始讲天虞的其他事情。

    “本宗共有十四座峰,除天剑峰外,其他十三峰分管阵法、炼丹等,明年二月的入门考核中,将会根据尔等的表现分配,在这几个月,尔等定要潜心修行……”

    “长右山前十弟子今日便可选择!”

    话音一落,众人一片惊呼。虽然他们早就知道了,但还是羡慕不已。

    几人齐齐上前一步,行了礼。

    说是自己选峰,其实还是那些首座长老选,但不出意外的,基本会被收做内门弟子。

    其他小伙伴都被选走了,独留季咸一人。

    和瞿湖对视一眼之后,顾秦开口了:“弟子季咸,你可愿记载本尊名下修行。若往后有合适的师尊,本尊定会放你离去。”

    只是记名。

    说不委屈都是假的,但先前掌门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的灵根连师尊都不好找,虽然谁都想要天才,但必须得会是自己能教的才行,除了雷灵根的顾秦,其他人都不愿意。

    她甚至觉得,顾秦能答应都是掌门出力了的。大能们能做到这般地步,也是很感激了。

    想到这里,她的委屈荡然无存,赶忙行了了礼:“弟子愿意。”

    结束后,季咸听到了些声音,大多都在笑她,毕竟只是个记名弟子。

    “某些人估计以为自己飞黄腾达咯,没想到没那个命。灵根再好有什么用,没人教就等于废物!”

    其他的话季咸都装作听不到,但这小子实在太过分了!余光看了眼不远处谈话的掌门,季咸扬起脑袋,面对比她高许多的男孩面不改色的怼了回去:“你是叫季咸吗?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想过,难不成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还有,方才顾首座已经收了我做记名弟子,顾首座什么都没说,你就说我没人教,你是在质疑顾首座吗!”

    季咸的声音虽然软糯,却让男孩害怕的咽了口口水。

    “你找死!”男孩扬起来就要打,季咸也毫不示弱,还上前一步:“有种你打啊!”

    他们的争论掌门和顾秦从一开始就看着了,见季咸有依有据,能借助局势,心里对她越发有好感。

    “季咸”

    顾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一众弟子分分行礼,大气不敢出,脑袋里全是那些关于獬豸堂、关于他的可怕传闻。

    “顾首座。”

    “季咸”

    这些事情在大能们眼里只是小打小闹,但该惩罚的还是要惩罚,最后那个男孩好像被罚扫了五天台阶。

    獬豸堂只是祷过山的主建筑,位于山顶,顾秦的洞府就在獬豸堂的另一边,山下才是弟子居住的地方。

    祷过山上种满了青松,笔直的枝干和獬豸堂相得益彰。

    季咸被安排到了山腰,看着顾秦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个小型洞府。

    “里面的东西已经备好了,要是有其他需要,可以到宗门处事堂去。要是引气了,可以通过玉简联系本尊。”

    季咸一一谢过,送走顾秦后,走进了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