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在二次元里偷取万物 > 第96章 别饿着了
    “我想变强,保护一下自己,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别人不是吗?”艾文微笑道。

    “嗯,我明白了,”鳞泷左近次起身开口道:“我是培育师,如同字面意思培养着剑士,世上有很多培育师,都在各自的地方,靠各自的方法,培育着剑士,

    想要加入鬼杀队的话,必须在藤袭山举行的最终选拔里活下来才行,你们能不能接受最终选拔由我来决定,

    你的力量上和反应我没什么可以教导你的,所以你们之后会分开锻炼,”

    “嗯,明白了,”

    ....

    接下来的日子,祢豆子陷入了沉睡之中,也许是她跟富冈义勇打了一架消耗过多,所以要依靠着睡眠而恢复。

    炭治郎每日不断的上山下山之后挥剑一千下。

    艾文用了几天的时间学会了所有的动作的形,这让鳞泷左近次都吃惊了。

    在之后则是日复一日的盘坐在瀑布下练习加固着呼吸方式以及屏息,

    值得一提的是,佛光普照的buff他也已经知道了开启方式,意念开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用意念开不了,但现在能开就好。

    不过开启之后他就会成了小金人。

    三个月后...

    “全集中呼吸,”

    艾文静静看着石壁,手中正握着一柄普通的太刀,此时他能感受到自身心脏快速的跳动,连带着血液循环,身上的体温正极速上升,全身青筋暴起。

    “喝!”猛得一到挥去,空气中瞬间响起破空的声音,面前这堵石壁仿佛像个豆腐一般,轻而易举的被刀划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凹槽。

    就这这时突然一块巨石从上掉落了下来,艾文握刀猛得挥动,刀光闪过瞬间击破巨石,散落在一旁。

    “很不错,”鳞泷左近次拍着手,同时从上方绕了下来。

    “鳞泷先生,”艾文收回刀看了过去,此时他的腰间有两把武器,一把是捆成一团的三日月宗近,还有一个就这柄普通的刀。

    “你是我见过最具有剑道天赋的孩子,可惜不适合我的道路,要是嗅觉...”

    鳞泷左近次暗叹了下,如果嗅觉同他一样也许能教导这孩子更多的东西。

    鳞泷左近次随后继续道:“你的记忆力就是你最好的天赋,要好好运用,现在我也没什么能教导你了,”

    艾文行了个礼开口道:“很感谢这几个月中你培育,”

    “哈哈,”鳞泷左近次笑着微微摇了摇头,随后拿出一柄日轮刀抵在艾文胸前,

    “这个是我委托为你打造的日轮刀,不过用久了磨损会碎,如果想要好有点的日轮刀,还需要加入鬼杀队一对一定制,”

    艾文接过日轮刀,现在他也无法为他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年之后的藤袭山中为他的弟子报仇。

    “鳞泷先生,那接下来我该做什么?”艾文开口道。

    “如果你是一个没有底子的人,修行了三个多月,我会告诉你在最终选拔之前,先不要去历练,因为选拔中的鬼偏弱,是一个很好的练手机会,

    但你的话....我想外面还有很多东西足够你学习了,切记谨慎,”

    艾文听到最终选拔突然一顿,最终选拔是偏弱...不过里面还隐藏着一只大鬼。

    “好,”艾文点了点头,

    艾文跟着鳞泷左近次回到木屋内,外面的炭治郎还在挥剑,看到炭治郎让他想在曾经在军营里挥剑的自己。

    屋内鳞泷左近次拿出了一个面具,递向艾文开口道:“这是消灾面具,我为它施上了咒语,能从灾厄中保护你,”

    艾文接了下来,内心暗叹了口气,这副面具还真是个悲剧,虽然是这么想的,他还是把面具挂在耳旁。

    “那我出发了,鳞泷先生,”艾文起身,挥了挥手,准备离开。

    面具下的鳞泷左近次,艾文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神色,只见他也挥了挥手。

    “嗯,”艾文点了点走了出去,看了一眼练习的炭治郎笑道:“最终选拔见了,炭治郎,”

    “再见,”炭治郎抬头看去,放下手中的剑,挥了挥手,对于他的离开,炭治郎不意外,因为这个人本身就是有基础的人,天赋还这么强,一定会比他快。

    ...

    走三天,艾文坐到了一条小溪旁,洗了把脸。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不太好,到现在都没看到一座村庄,也还好空间里还有很多吃的,不然他只能吃野果了。

    又过了一天,太阳已经落山...

    山内,艾文一脸无语,事先是不是要拿个地图什么的,这也太难找村庄了。

    “吼!”衣衫褴褛的男子突然从暗处冲了出来,看上去像是一只没有意识的鬼。

    艾文见此不惊反喜,终于找到一只鬼练练手了。

    面对即将冲来的鬼,他猛得拔出日轮刀,甚至不用全集中呼吸,一个照面,便把这鬼斩成了两节,同时那两节也化成飞灰。

    “看来附近有人家啊,”艾文收刀快速向下跑去,荒郊野岭的他可已经受够了。

    走下山后,走出一条小道,是一个规模不怎么大的小村庄,明明才到到晚上,里面居然只有少家是开着灯。

    “一股血腥味,”虽然艾文的鼻子不如炭治郎那样灵敏,但这种浓郁的血腥味还是能闻得出来。

    就在这时,一扇门被推开,一位妇人端着木盆向外走去。

    艾文能感觉得到,那股血腥味就是从那个屋子中飘了出来,不过这气味也有可能是盆里的东西。

    “这么诡异,”

    想要找到鬼的艾文,见这场景便偷偷跟了上去。

    见这妇人越走越远,一直往山上走去,艾文的内心已经有了些怀疑。

    盆里的东西无疑就是血液,现在他也感觉得出来,跟了这么长的时间,气味一直往后飘...

    “什么人,”

    突然间,感觉有背后有动静,妇女紧张得顿时回头,

    仔细看后,后面除了一些被风吹动的树木,便没有其他东西了。

    随后妇人松了口气,将木盆放在地上,缓缓后退,眼中充满了温柔:“柿谷光,别饿着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了,我都爱着你,”

    “吼!”突然一道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