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小户春 > 第两百五十章 发怒
    把这个侄女儿娶进门后,刘氏便开始后悔了,刘家虽说富庶,可他们家只行商贾之事,族中只让男丁读书识字,女子,就是如小刘氏这般的主家嫡女,也只学过女戒、女训,当初的刘氏可以算是一个例外,全因父母疼爱,才有了读书的机会。

    小刘氏没读多少书,又不是那等聪明人,就是寻常管家都有些吃力。刘氏教了许久才教会她处理一些简单的家事。这让刘氏着实身心俱疲,后悔只看媳妇家事门第,而不仔细打听她的人品学识。

    但媳妇儿都娶进门了,又不能退货,只能捏着鼻子继续教。还好小刘氏的肚子还算是争气,进门没几个月就怀上了,可惜第一胎生的是个女儿。

    但怎么说都是第一个孙女儿,刘氏还是十分疼爱的,亲自带在身边教养。

    长孙女两岁的时候,小刘氏又怀上了,刘氏满心欢喜地希望这一胎会是个孙子,可生下来还是个孙女,刘氏自然失望的紧,开始怀疑是不是媳妇儿的命不好,只能生出孙女。

    还好小刘氏在二孙女一岁多的时候又怀孕了,这一回,总算是给刘氏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刘氏大喜过望,满月宴就摆了三天的流水席。

    这个得来不易的孙子,刘氏自然是宝贝的不行,不仅亲自带在身边教养,且从小就教他读书认字,好在这孩子没遗传她娘,脑子还算聪慧,在读书上也有些灵性,刘氏自然便把振兴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孙子身上,谁叫他生的儿子在读书上没有天分的呢。

    说起来刘氏的三个孙辈,只有大孙女李梦莹和长孙李煜是她亲自教导的,二孙女李梦丹则是小刘氏带大的,当初小刘氏连续两胎生下女儿,刘氏失望都来不及,自然没什么心思再教导二孙女。这也就造成了,李梦丹和她娘是最像的,一样的……没什么脑子。

    “母亲,您怎么这会儿叫我们过来,我正在看着厨下准备晚饭呢,那鸡汤的火候我还得盯着呢。”小刘氏人还没坐下,便开口说道。

    刘氏皱了眉头,不耐烦地说道:“这种琐事,交给厨房的胡嬷嬷她们去做就是了,你是当家主母,家里头那么多事等着你去决定,何必总是围着灶台转。”

    “煜哥儿就喜欢我亲自炖的鸡汤,旁的人炖的火候不行。”小刘氏依旧笑着说道,显然也是被婆婆教训惯了。

    刘氏深吸一口气,没再说什么,转而看向了她身后低眉顺眼的李梦丹,神情一凛道:“你做的好事,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李梦丹听到刘氏这话,脸色当即一白,无措地抬起头,眼中含泪地问道:“祖母,孙女儿不知做错了什么?”

    “娘,您好好的骂丹姐儿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向来都是最乖巧听话的。”小刘氏见婆婆发怒,立即站起身,护在女儿身前说道。

    “哼!乖巧?听话?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是万万没想到啊,我这乖孙女还会做出陷害别人的事儿。”刘氏怒极反笑,等着她们母女说道。

    “母亲,您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小刘氏越发迷糊了,茫然地看着刘氏问道。

    “你别问我,问你的乖女儿吧!”刘氏冷笑一声,恨铁不成钢道。

    小刘氏只能转头看向女儿。李梦丹则仍是一付楚楚可怜的模样,拼命摇着头说道:“娘,女儿不知……”

    “母亲,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丹姐儿向来最是胆小,怎么会害人……”小刘氏还是选择相信女儿,迎着婆婆的怒火替女儿辩解道。

    “误会?丹姐儿,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聪明,自己做的那些事没人能看出来,可你那些个伎俩,在你珍姑祖母面前就跟小孩子的把戏,早就被她给看穿了,她不当面拆穿你,不过就是想给你,给我这个老姐姐留些面子,如今人家当着我的面说开了,让你以后不必去她那里继续念书了。”刘氏看着仍旧不知悔改的孙女儿,十分失望地说道。

    李梦丹一听自己不能继续去珍姑太太那里念书,立马就慌了,“噗通”跪倒在刘氏面前,哭求道:“祖母!祖母我知道错了,请您求求姑祖母,不要赶我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姑祖母这人眼里最揉不得沙子,只是让你以后不去她那里,已是最轻的惩罚了。”刘氏无动于衷,任凭李梦丹怎么哀求,仍旧板着一张脸说道。

    “祖母,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就帮我跟姑祖母求求情,饶了我这一次吧。”李梦丹依旧痛苦着,心中却满是不甘。

    “母亲,您就饶过丹姐儿这一回吧,她年纪还小,难免会做错事,这次她吃了教训,以后一定不会了。”小刘氏也哭着在一旁帮女儿求道。

    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女儿,刘氏终究还是心软,叹了口气,问道:“你先告诉我,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去陷害你鑫三伯家的春姐儿?”

    李梦丹的嘴唇嗫嚅了几下,却怎么都无法将原因说出口。

    “哼,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不是为了铮哥儿。”刘氏瞥了孙女儿一眼,语气不屑道。

    李梦丹的脸色当即白了几分,嘴唇微微颤抖,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倒是小刘氏,听了婆婆的话,恨恨开口道:“母亲,这事儿我知道,是那李元春狐媚子,不知检点,勾引了铮哥儿,把他勾的魂不守舍的,那铮哥儿明明跟我们丹姐儿才是青梅竹马,咱们两家也早有结亲的意思,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闭嘴!”刘氏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怒不可遏地打断了小刘氏的絮叨,“春姐儿是我们李家的姑娘,是你的晚辈,你怎么敢一口一个狐媚子的叫她,什么叫她勾引了铮哥儿,你亲眼看到她勾引了吗,你就敢在这里胡说八道,破坏人家姑娘家的名节,你若是再这般口不择言,趁早拿了休书滚出咱们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