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本大明一布衣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和读书人说话就是累
    “这个,你从哪里得来的?”

    狄三献黑着脸指着桌上的奏本,一看奏本标题,他就知道这奏本是什么内容了,这种内容,换在他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写的,但是,有些事,做过了就是做过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这只是存档的副本!”

    “我当然知道这是副本!”狄三献紧紧的盯着许白:“我问你,这个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

    “我姓许,许白的许!”许白笑着回答道:“不久前狄大人还弹劾过我,不至于将这个名字忘记得这么快吧!”

    “锦衣卫许白?”狄三献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汗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不,东宫缉事厂许白!”许白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狄大人过于紧张了,我和狄夫人聊的挺好的,你可不要吓到了狄夫人!”

    狄三献霍然站了起来:“你是拿我的夫人来威胁我么?你要搞清楚,本官是御史,弹劾品行不端的官员,乃是本官的职责,别说拿我夫人威胁我,就算是钢刀架在本官的脖子上,本官当说的还是一定会说,当弹劾的,还是一定会弹劾!”

    “我说了是来救你的,你非得说我来报复你!”许白叹息了一声:“你一个区区的道官,报复你我有什么好处,求个念头通达么?再说了,真要报复你,这奏本就不会在这里了,而是在太子殿下面前,你猜一猜,太子殿下看到你当年的这奏本,太子殿下会怎么想,就算太子殿下宽宏大量,不为此事计较,不过在下我伺候太子殿下日久,也算是太子殿下信任的人,若是我在太子耳边多念叨一下狄大人的往事,也不知道来人太子殿下即位之后,会不会记得狄大人当年的为朝廷直言!”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狄三献深深的看了许白一眼,喃喃自语道。

    “今上复辟,乃是拨乱反正,太子复立,顺应天理纲常人伦,若是狄大人觉得令立太子这是为天地立心,那不得不说,此心当诛!”许白微微笑了笑:“当然,我也知道,言官嘛,不以言获罪,若是拿这些陈旧往事来追究狄大人,到哪里都是拿不出的理由的,但是,狄大人为官多年,不至于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吧,若是真要寻一个人的错处,何必揪住他以往的错处不放,当前找个过得去的理由就行!”

    “我还能有什么错处!”狄三献气的笑了起来:“本人为官清廉,治家也严厉,做人堂堂正正,问心无愧!”

    “狄大人的品行自然不必说,要不然也不在都察院多年!”许白点了点头:“不过,清廉不清廉可不是找不出错处的理由,我这人草根出身,没读过什么书,倒是一些浅显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一个官员,就算再清廉,但是治下的老百姓流离失所忍饥挨饿,这个官员,也算不得好官;反过来,若是一个就算个人品行稍微差一点,甚至贪财好色,但是他治理下的百姓人人安居乐业,那么,这样的官员,百姓们也是拥戴之极!”

    “荒谬之极,贪财好色的官员,还成了好官了,简直是一派胡言!”狄三献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脸的鄙夷。

    “朝廷需要的不是无能的清官,而是能吏!”许白不理他继续说道:“太子殿下即位,必定是一番新气象,也肯定是要启用一批有能力的官员,我说的荒谬不荒谬,到时候狄大人如果有机会外放出京,自然就清楚了!”

    “对了,狄大人说的‘为生民立命’大致就是这意思吧,为老百姓多做点事情,也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不过,狄大人说的‘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第一点好像就没做到,后面就就更不用说了,那岂不是说,狄大人寒窗苦读为官多年,等于什么都没做?”

    “哈哈哈!”狄三献大笑了起来:“以前只知道锦衣卫许白行事果决,心狠手辣,没想到居然也是巧舌如簧,我算是明白了,今日来我这里,你是为太子殿下做说客的吧,其实大可不必,我狄三献是大明的臣子,朝廷的官员,自然是要为朝廷效命的,无论谁为皇帝,都是我等的君王!”

    “都察院十三道御史,值得我许白亲自上门拜访的,没有几个!”许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狄大人未免自我感觉太好了,徐有贞把持都察院多年,都察院到底是为朝廷说话,还是为徐有贞说话,狄大人心里真没数么,新皇即位,都察院的官员全部撤换未免骇人听闻,但是,换掉一些有劣迹的官员,那只能是新皇圣明!”

    他将桌上的奏本收起来:“狄大人可以当我今日没来,继续做你的清正好御史,许某告辞!”

    “哎呀,你这孩子,刚刚不是说不走了,饭菜都好了,吃饭了再走!”门外,进来的狄夫人见到许白站起身来告辞的样子,忍不住埋怨起来:“这老东西又在你们这些后辈面前摆架子了是不是,别听他的,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小许你也得吃饭了再走,你自己带来的鱼,自己吃,也不算贿赂这个老家伙!”

    许白回过头看着狄三献,狄三献愣愣的看了他一会,把手伸到他的面前:“刚刚给你的钱,还给我!”

    许白掏出怀里的铜钱,放在他手上,笑了起来。

    主菜是鱼羹,配菜是几个青绿小菜,这一顿饭许白是吃的酣畅漓淋,倒是狄三献吃了几口就叹一下气,惹得狄夫人连连瞪眼。

    等到撤下残羹,狄夫人送上两杯热茶,狄三献慢慢的喝着茶,突然开口说道。

    “我是正统二年的进士及第,当年的同年,不如我者寥寥无几!”

    “我知道,狄大人从翰林院出去后,曾外放过一任知县!”许白点了点头。

    “我都这个年纪了,若是在知县任上致仕,呵呵……”

    “太子殿下必定慧眼识才,若是狄大人不嫌弃许某粗鄙,许某倒是很愿意为太子殿下引见狄大人!!”

    空气中有些凝重的气氛,随着许白这话,似乎稍微缓和了许多,两人一边慢慢的啜着茶水,一边似乎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些以往的奏本……?”狄三献慢慢的说道。

    “除了我缉事厂的人这么闲的无聊,谁会翻这种陈年往事,再说了,今上复辟,石亨谋逆,曹钦谋逆,朝廷里发生这么多事情,各个衙门难免有些混乱,有些文书文档找不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个狄大人就不用担忧了!”

    一本热茶很快的就见了底,而狄三献似乎也没有呼唤自己的夫人续水的意思。

    “下次再来,不要带东西了!”狄三献眼睛盯着茶碗:“这次你真的可以走了,我就不送你了!”

    许白笑了笑,站起身来:“许某告辞!”

    走出狄家所在的胡同,几个人围了过来,许白轻轻的一挥手,一顶宽篷大轿来到了他的身边,他迈步走了上去。

    “怎么样?”童先坐在就轿子里,抬头看着许白。

    “应该是成了!”许白点了点头:“说服这种人比拿刀枪砍到一个人可累多了,回去在请太子殿下召见一下他,随便聊几句应该就够了!”

    “那咱们在都察院算是有钉子了?”

    “暂时还不算,不过,至少都察院的动向,咱们是可以从他这里知道了,以前咱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现在算是大家都一样了!”

    “那现在咱们去那个吴毅那里吗?”

    “那家伙,靠一条鱼一张嘴,只怕说不动他了!”许白摇摇头:“和穷的叮当响的狄三献不同,那吴毅可是江南富户出身,我拎着条鱼过去,非得被他义正言辞的骂的狗血淋头不可!”

    “那倒是不会!”童先笑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都察院,大人就是想去找骂,他家里也是找不到人的!”

    “不在更好!”许白笑了起来:“他若在,我倒是不方便了!”

    片刻之后,都察院御史吴毅府中,有人送来了一个拜匣。

    拜匣纯金打造,一看就奢华异常,正是因为这做派有些吓人,吴家的人不敢开启这拜匣,所以,等到吴毅从都察院回来,家人们第一件事就将这匣子送到了他的面前。

    吴毅也被震骇了一下,哪怕他出身豪富,但是用纯金做拜匣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当下人们送上匣子的时候,他甚至都有几分期待,想要见识一下这匣子里的拜贴到底是何人了。

    帖子不大,长七宽三,和普通的拜贴大小一样,只是材质和普通的帖子有些区别,这拜贴竟然不是用纸制成的,而是一片裁切到方方正正的玉简,在玉简之上,不大不小镌刻这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字——许白!

    而在帖子旁边,还有一块体积小了不少的玉牌,这个牌子不仅仅有字,还有云纹,云纹当中,“四海商行”四个字赫然其上。

    而在下面,更是还有两个小字——“壹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