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红楼大贵族 > 第825章 四美吟(二)
    一路畅行无阻的进了皇城,来到别院,果然见到王熙凤。

    而王熙凤见到巧姐之后,便是热泪盈眶,难以掩饰关切疼爱之情。

    这几年虽然得益于贾宝玉的关照,可以偶然令她们母女在宫中见面,使得母女之间并不十分生分。但是一想到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不能在她身边长大,甚至连见上一面,都要刻意筹谋,心中自是十分凄然。

    而巧姐年将六岁,正是将懂未懂的年纪,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分明有父亲母亲,却不能经常得到他们的疼爱,但是每次见到王熙凤,她都能感觉到对方是真心疼她的,因此心中倒也不十分生怨。

    旁边的李纨见她母女相依相偎,看见巧姐在得了王熙凤亲手为她缝制的荷包和鞋袜之后,那高兴幸福的模样,心中艳羡不已。

    若是她的兰儿也是女儿身,若是她的兰儿也像巧丫头一样的年纪,或许她也就敢像王熙凤一样,不顾一切的去做他的女人了吧。

    虽然国公府未来的太夫人的身份,远比一个不甚体面的皇妃的身份高贵,但是,至少是个有人疼的人。

    从十七八岁开始,历经十多年的寡居生活,早就令她感觉十分厌倦与孤寒。

    “大嫂子……?”

    重复呼唤的声音,让李纨回了思绪,她抬头看着王熙凤。

    “多谢大嫂子了,为了我们娘儿俩见一面,还劳你亲自跑这么远一趟。”

    王熙凤客套道。

    她已经知道女儿如今养在李纨名下,所以就算是为了女儿好,她也须得对李纨客气一些。

    李纨听了,心里一动,听王熙凤的口吻,倒不像是知道自己事情的样子。

    因此看了尤氏一眼,见尤氏笑而不语,她便确定了,心里不免又退缩了一些。

    万一等会贾宝玉驾临,要对她动手脚,岂不叫王熙凤知道?

    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李纨也是十分想要维护自己的清白和颜面,能不让人知道就不让人知道。

    “以你现在的身份,不用这般巴结我,还像以前在府里的时候,颐指气使的样子我更习惯些。还是你不放心我,怕我背地里对巧丫头不好所以才这般讨好我?”李纨说道。

    王熙凤笑了起来,道:“这可是六月飞雪,天大的冤枉。我以前再是轻狂,又岂敢在你面前颐指气使,哪次见你,不是大嫂子前大嫂子后的,府里有了什么好东西,又有哪次敢不往您院里送一份去?您说这话,没得让人心寒。”

    李纨并无心与王熙凤闲谈,环顾了一眼殿内金碧辉煌的陈设与装扮,她站起来,“你们娘儿俩难得见一面,必是有许多话要说的,我又岂有不成全的道理。这样吧,我大胆做个主,留巧丫头在你这儿住一日,明日一早,你派妥当的人把她送回来,我先走了……”

    尤氏还未阻拦,王熙凤先拉住,笑道:“你这么着急回去做什么?巧的很,今儿宝玉出宫去那劳什子的‘枪械营’巡视,派人来说顺道会过来一趟。我先头正在筹备设宴呢,你既来了,岂有不叫你沾个光再走?”

    王熙凤自来能说会道,她要是热情起来,寻常人难以推辞。

    况且李纨心中有鬼,一时想不出好的借口来。

    尤氏作为知情人士,却只是看着李纨笑,并没有解释什么,反而开始询问王熙凤宴会准备的如何,贾宝玉何时驾临等。

    “具体的时辰我也不知道,不过说是晌午之前……”

    正说这话,平儿过来,到王熙凤耳边轻声数语。

    王熙凤一双丹凤眼顿时眯起,对尤氏及李纨笑言道:“咱们别管宝玉什么时候过来了,在此之前,咱们先去见一个人……”

    王熙凤说的神秘兮兮,李纨虽然也有些好奇,却按捺住,摇头道:“之前坐了马车,身子有些不适,你们去吧,我在这边歇歇就好……”

    之前马车是直接驶进内院的,李纨觉得,这内院中应该鲜有人可能认识她。但是外面就不一样了,别的不说,那些进过宫的太监就有可能见过她。若是心中坦荡,她倒是也不怕,反正谁都知道贾宝玉是在贾家长大的,与她熟悉亲近并不奇怪,但是此时此刻,她却不想让多余的人知道自己在这里。

    王熙凤正奇怪李纨怎么这么腼腆娇贵起来,正要搀她,还是尤氏笑着解围,将王熙凤劝走。

    一行人出了二门,又往前走了一条夹道,一道游廊,又等了小半刻的时间,才看见数名太监押着一辆马车过来。

    那为首的太监见到王熙凤等人,打着千上来请安,然后低声道:“里头的人就是陛下叫奴才们送过来的,如今人已经送到,奴才们的差事也就算办完了。”

    王熙凤“嗯”了一声,追问了一句:“陛下可有什么单独的交代?”

    “倒是没有别的,只是陛下说,此女性中骄纵,若有不是,让夫人不必客气,只管管教。”

    王熙凤闻言眉间一喜。虽然她也不知道来人的具体身份,但是仅靠猜测,她也能猜到马车里的女人身份必不简单,否则贾宝玉不至于这般神秘行事。

    她就怕给她送来一个活祖宗!既然可以管教,那就好办了,不管她多骄纵都没关系,她最喜欢调教人了。

    这边还未交接完,那边马车帘子已经打开,随即一个纤细曼妙的身影走出来。

    她以手遮阳,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似乎十分好奇。

    王熙凤和尤氏的眼睛也都一下子盯在了此女的身上。

    好一个清丽绝美的女子,虽是素衣装扮,那天然的丽质仍旧难以掩饰。

    雪肤花貌,袅袅娉娉,一动一动都有一种高贵不可侵犯的气质,使人忍不住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只一眼,就令王、尤二女心里一跳,大感威胁。

    “我们已经回皇宫了吗?”

    女子忽然有些皱眉,看着为首的太监问道。

    太监并不答话,见女子已经踩着凳子下了马车,便与尤氏和王熙凤二人各行一礼之后,指挥着自己的人手马车离去。

    “你们是谁?”

    女子愤恨的瞪了那些太监一眼,原地一跺脚,然后走到王熙凤的面前,“这里又是哪儿??”

    仅仅只是片刻时间,几个动作,几句话,就将刚刚在众人心目中建立的第一印象全部摧毁。

    此时再看,此女哪是清丽之态,竟是妖媚世俗之流。

    若是李纨在这里,王熙凤一定会指着她道,瞧瞧,这才叫颐指气使,我以前,那只能叫做瞎忙活!

    “此乃别院,姑娘既到了此处,便安心住下,房屋我都已经给姑娘收拾好了,请随我们来吧。”

    王熙凤皮笑肉不笑的道。

    此女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人,又有贾宝玉“金牌令箭”在身,她自然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

    “你……陛下呢?我要见陛下!!”

    吴青萝心中十分不满。

    数日之前贾宝玉传信给她,让她装病,说是之后会安排人接她离开感业寺。

    她早就在那个满是秃子的地方待够了,听到这个消息自是喜出望外,立马就按照贾宝玉的吩咐卧病在床,然后昨晚,感业寺里就传出她已经病逝的消息。

    后面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她不是很清楚,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她早就被人接到了山脚下的民舍之中,今日一早,又有一波奴才,将她接上马车,送进京城。

    看到进皇城的时候,她兴奋的难以自抑,想到马上就要回到宫中过人上人的生活,就恨不得在马车里跳起舞来。

    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什么别院?

    还有面前这个艳丽的女人,打扮妖娆,体格风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还敢与她说话阴阳怪气的,哼,等将来若有机会,定要叫你好看。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要见陛下……”

    吴青萝大声道,只是没等她话说完,就见面前已经停住脚步的女人,忽然抬起手来,朝着她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十分响亮,一时间把她都打懵了。

    其他人更别说,听见声响,心里都一颤。这位主,下手可是真狠的!

    尤氏忙拉住,对她摇头。

    不管怎么说,都是贾宝玉送来的人,岂可随意打骂。

    王熙凤笑回了一个眼神,心里却不甚在意。

    瞧吴氏的气质模样,大概也是哪家高门府邸的小姐或者少奶奶,被贾宝玉看中,给送到这里来。

    与她们岂非如出一辙?

    因此这一巴掌下去,她心里一点负疚都没有,只觉得十分爽快。反正,她是奉命行事。

    “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吴青萝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熙凤。

    二十多年以来,就只两个人打过她。一个是贾宝玉,她甘愿让他打,另一个,就是叶氏那个贱女人,也是她最讨厌的人。,

    这两个是何人?一个是如今君临天下的至尊,一个是曾经母仪天下的皇后。

    面前这个女人算什么东西,也敢打她?

    王熙凤冷冷一笑:“我管你是谁,到了这里,就得守规矩。陛下若要见你,时候到了自会召见,要是再敢这般不知轻重,胡言乱语,到时候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好了,你们送她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她出院子。”

    吴氏气的面色发青。只可惜她早就不是称霸后宫的贵妃娘娘,这次离开感业寺,就连身边近身服侍的一众侍女都抛弃了。

    如今孑然一人在此,受此欺凌,也是无计可施。

    此时她心中只想到,等见到了陛下重新得了位份,定要弄死面前这个该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