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一百〇三章 甚尔与惠(求订阅)
    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的只会,也只能是五条悟。

    不仅说,还一个“雷犂热刀”搂住伏黑惠的脖子,正脸笑眯眯地对着醒过来的“伏黑甚尔”:

    “你不会以为摆脱禅院家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你是——五条……悟。”伏黑甚尔目光一凝。

    “没错,就是强大又无敌的五条悟哦,也是杀死你,并打算杀你第二次的人呢。”对伤口上撒盐这种事,五条悟最擅长了。

    “无敌又怎么样,还不是在我手上死了一次。”别人怕五条悟,甚尔可不怕,两人可是过命——互相杀死过对方一次的交情。

    “是差点死掉,谁让你只捅喉咙,没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呢?”

    五条悟嘚瑟地说着过往,尽情享受着学生们惊讶的目光。这可是他人生中最惊险的一战,只可惜因为伏黑惠的抵触,一直没机会说,现在可算逮到了。

    “不服的话咱俩再打一次,你的装备除了‘天逆鉾’都在这里。”

    五条悟手一挥,霸道熊猫、葱游兵、腕力识趣地松开压制,向后退走。

    同时一股无形的斥力扫过伏黑惠的肩膀,将丑宝送到甚尔的手里。

    甚尔熟练地接过,更加熟练地来了一次举高高:“哦,丑宝,好久不见,你也活着啊。”

    丑宝伸出舌头,亲昵地舔着甚尔的脸颊,比对少主惠,新主人真希都亲昵得多。

    那从未听过的叫声,明理可以百分百确定就是“爸爸”。

    明理差点没忍住吐槽欲。

    都说丑宝才是甚尔的亲儿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

    刚才也是,伏黑惠喊了没用,丑宝跑过来,甚尔就醒了。

    虽然正经点说,应该是熟悉的存在共同出现,唤醒了甚尔的肉体记忆,但看着真的好违和啊。

    惠惠丢一旁,抱着丑宝睡什么的绝壁是真的。

    考虑到这个现实太打击人了,也太过不合时宜,明理硬是忍住了,让吐槽烂在肚子里。

    我可不是五条悟这个永远不懂读空气的货色。

    这波我站甚尔,上吧,暴打五条悟!

    只可惜,甚尔没有按照明理所想,身为“咒术师杀手”。他对敌我实力的判断就没出过错,唯一的一次被感情左右的误判就是出现在五条悟身上,最终导致他的死亡。

    “算了,之前用尽了手段都杀不了你,现在更不可能做到。而且,我其实也不是特别在意惠是不是姓什么,伏黑也好,五条也罢,禅院的话……算是最差的选择吧。

    虽然继承到术式,应该活得不会太差,但那里的风气,果然还是太恶臭了,说不定会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人——那边的少女,你应该是我的同类,各种意义上的。”

    指的自然是禅院真希,她点点头:“是,甚尔哥哥。我已经和禅院家一刀两断,从血缘上说,我是禅院扇的女儿。”

    伏黑甚尔微微一笑:“原来如此,看上去也不像走了我的老路的样子,真好啊。虽然我可能没资格说这个话,但还是请你多照顾下惠。”

    “我会的,我们本来就是同伴。”真希实话实说。

    “谢谢,那我也就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老爹!!!”

    听到这里,伏黑惠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来。

    明理说得没错,他并不是真的对自己的父亲没有期待,只是不敢有。

    而现在,父亲终于有所回应。

    以他的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父亲与五条悟对话隐藏的含义。

    为什么会把自己卖给禅院家?因为禅院家术式至上的理念,去了就是人上人,忽略整个家族的风气,总比跟着一个心如死灰的垃圾父亲要好。

    为什么又托付给五条悟,因为最后一次任务中,他看出五条悟隐藏在疯批下的内核,是比主流的术师更有人性的好人。

    如果他愿意接纳惠,会是比禅院家更好的选择。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一直都在做错事的甚尔在临终前做了个最正确的决定。

    孩子好好地长大了,成了一个和母亲一样的好人,这一切五条悟功不可没。

    真就跟了五条姓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伏黑的姓也不是属于自己的。

    看到孩子激动的样子,伏黑甚尔的表情更加柔和:

    “别摆出这样的表情嘛,你不会觉得我说了这些就是个好父亲吧,我是个怎样的人渣我自己最清楚,不用对我有留恋,好好地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我……如果有死后的世界,我应该和你母亲在一起吧。虽然答应她要好好照顾你没做到,她会生气,但她是个无可救药的好人,总会有办法的。这方面,坏人总是比较占便宜。”

    “不是啊,笨蛋。”

    伏黑惠又进入傲娇状态,只不过刚偏过头,又转了回来,对上父亲似笑非笑的眼神。

    “我还有件事要问你,阿姨……津美纪的母亲在哪里你知道吗?”

    伏黑甚尔目光一转,果然看到了站得稍远一些的继女:“你说她啊,她没去找你们……也不奇怪,某种程度上,她是个比我更恶劣的人——津美纪,这么说你不要生气,我时间不多,随时可能回到刚才的状态。”

    津美纪平静地点了下头,亲生母亲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渣,她一清二楚:“我只想知道她还在不在人世。”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以她的本事,应该没那么容易死,也许在漂亮国那边逍遥快活。”

    不是这样的女人,伏黑甚尔不会和她结婚——这个浪子渣男最后的底线就是不祸害良家。

    “我知道了,谢谢你,甚尔叔叔。”津美纪二次点头。

    “呀嘞呀嘞,这个谢字真的好久没听到了,是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对惠的照顾,还有五条悟。有你们在,我就真的可以放心了,那么,永别了。”

    说话之间,伏黑甚尔熟练地从丑宝肚子里抽出特级咒具“游云”,又将丑宝放回伏黑惠的肩上。

    伏黑惠心有所感,猛一咬牙:“老爹!”

    但“天与暴君”的速度何等之快,伏黑惠根本来不及阻止,伏黑甚尔已经反手甩动三节棍,棍首狠狠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游云”的效果,臂力越大,杀伤力增幅越大,以甚尔的臂力,一棍子下去,整个脑袋直接开花,连全尸都没有留下。

    即便如此,甚尔依旧控制好力度,让飞散的血液脑花,都朝着后方散去,没有溅到孩子一分一毫,仿佛要在最后尽到父亲应有的职责。

    只是这个做法本身——

    伏黑惠闭上眼睛,用手捂住脸,不让人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要死也别当着我的面死啊,可恶的老爹。”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惠”的意义——不是男女皆可用这种可笑的理由,而是恩惠,给予禅院甚尔的恩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