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 复仇的帝王十二
    鹿儿台附近。围城已经两个月了,金朝死守不出。鹿儿台深处一片荒凉,断了粮,驻守的胡国军队连草根都扒不出来。

    最近天气越发冷了,只喝看不清楚人影的稀粥,不用金朝人,胡国士兵自己就得饿死。

    “太子,最多三日,再没有消息,只能撤军了。暖和一点的地方,士兵至少还可以吃草根。”副帅头疼的对房岳说。房岳嗯了一声,他因为急切嘴唇干裂,胡子拉碴,早不复当初勾引亚丽时玉树临风的风姿。

    胡国内有大皇子和皇后虎视眈眈,想要请国内支援简直妄想。能够借粮的国家都去了信,特别是长期受金朝骚扰的回鹘、乌兹甚至月朝。回鹘和乌兹意思了一下,杯水车薪。月朝干脆音信全无。

    房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因为上火他喉咙肿痛,吞口水都是痛的。

    撤军?他不甘心。金朝如同豺狼,总是滋扰胡国。每次举国之力前来迎战,他便躲起来。过段时间,又会来滋扰劫掠,让人烦不胜烦。

    金朝人残忍,他们劫掠的不只是财,十室九空。空的除了财还有人,羸弱的胡国人被金朝人称作两脚羊,食其肉啖其血。房岳一直都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了。捉了金朝国主,灭了金朝。光复胡国曾经的荣光。

    胡国士兵没有粮了,鹿儿台的金朝士兵未必就有。此时此刻拼的就是一股气,一股意志。房岳知道,自己不能输。最坏的结果不过是破釜沉舟。若实在挨不下去,他就打算杀了所有战马,切断士兵后退的路,用胡国这支精锐队伍的性命来争取胜利。

    当然了,这样的胜利,只能算是险胜。经此一役,至少折断他大半的实力。

    春雷滚滚,冷雨袭来。亚丽此刻已经进入金朝的地界,金朝的军队已经让胡国军队逼入了鹿儿台,一路上畅通无阻。

    金朝是游牧民族。军队和民众都是一批人。民众都撤进了鹿儿台,一路上连根针都没剩下。胡国国内掐断了军粮后确实恼火。

    亚丽这次带来的粮食大概足够胡国军队撑半个月。若是运气好,应该就能拿下鹿儿台。

    拿下鹿儿台,踏平了金朝,房岳会怎么办呢?亚丽忍不住的思索,俗话说兔死狐悲。虽然月朝没有金朝那样到处打劫的嗜好,但是同样是小国,没道理不多加思虑。

    索绰伦和老国王都说房岳有逐鹿天下之志,到时候月朝又该如何自处?但愿此次自己的雪中送炭,可以缔结一种契约,一种以道义为准绳的契约。

    鹿儿台近在眼前了。还有半日的路程的时候亚丽停住了。她让焦作前去探查,等胡国军队发生骚乱的时候再来报。亚丽要等,有耐心,等时机。

    过了两日,焦作回来了。不出亚丽所料。胡国军队开始出现骚乱了。有饿得受不了的士兵想要离军,被打杀了。这也引起了一部分士兵的不满,起了小小的叛乱。

    “好。出发吧。”亚丽说:“该我们去做救世主了。”

    昨天杀掉的士兵的尸体还挂得高高的。房岳远远的看过去,也看不清楚面目,只觉得瘦骨嶙峋,像个破袄子。听说那个士兵本来体胖,现在却像个饿死鬼。

    房岳的面色阴鹜,他背负着手,难道非要走到这一步?非要破釜沉舟,以命换命。又或者乖乖认输,撤退回国。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房岳攥紧拳头。有时候他真的恨,恨胡国积弱,恨父王软弱,恨母亲认命。也恨自己...还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月朝一袋粮食都没有借给他。

    想起亚丽那张艳丽的脸,果然,漂亮的女人都靠不住。

    叹了口气......以命换命、只能如此。房岳正要下令杀掉所有战马让士兵饱食一顿。却听传令官来报:“太子!太子!有人送粮来了!!”

    房岳眼睛一亮,整个人都活泛起来。他失态的起身迎了出去:“谁送粮来了?”传令官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月朝,月朝派人来了!!”他的话音刚落,亚丽就跟着走进了主帅的营帐,出现在了房岳的面前。

    亚丽一身素色骑装,不复之前的艳丽。她的头发和大半张脸都包在帕子里面,只露出狡黠的圆溜溜的大眼睛。

    “太子,好久不见。”亚丽笑嘻嘻的打招呼。房岳没想到她会亲自前来,惊讶之余又压抑住自己的激动之情:“公主别来无恙。”他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亚丽身上,实际上也在打量:“公主一人前来?”“还有我的护卫队。”亚丽回答。房岳哦了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亚丽和护卫队,撑死了二十人,能运多少粮来。

    他嘴角勉强堆起笑来:“公主一路辛苦了。要不下去稍事歇息?”他有点心烦,亚丽的出现他没有半分感动,只觉得她的女儿的骄矜和不切实际。这是什么时候呢?前线,带着二十个人来添什么乱。

    心中烦闷,房岳脸上难免带出几分。亚丽见他脸色变得快,也不恼,只是道:“太子别急。亚丽随身虽没带粮,却是来解你燃眉之急的。”

    “哦?愿闻其详。”房岳耐下性子敷衍道。“我来劝太子撤军。”亚丽普一出口,房岳就明显的眉头一皱。不过他没有发作,只是微微一笑,左顾而言他:“公主一路辛苦,还是先下去休息吧。”

    果然啊,亚丽想。弹尽粮绝还对其他意见充耳不闻。这样的人果决勇敢,但是也容易独断专行。

    “太子别急。”亚丽轻言细语道:“我问太子,若此次我带来了许多粮食。太子又如何?继续围城?等到粮食告尽呢?鹿儿台是金朝的粮仓,谁知道它藏了多少粮食?”

    “太子围城,不过是要彻底消灭金朝,捉拿国主。”亚丽慢悠悠道:“进不去,为何不等他们出来?先撤退,等他们放松,再偷袭如何?”

    亚丽说的房岳何尝没有想过。只不过他的军队缺粮已久,围到鹿儿台的时候就有些捉襟见肘。如今任何风吹草动就会影响士气,如果他一下令撤退,恐怕整个军队的人心都要散。到时候要再杀回来,简直不可能。

    “太子是忧虑军心这个问题?”见房岳皱眉,亚丽嫣然一笑:“我此次来,就是帮你稳定军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