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 第九百三十一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当年!”

    “当年怎么了?”李若霜好奇的追问道。

    她这才想起方才老黄说,便是杜如晦在他面前,也没有被他侮辱的资格。

    老黄一个缺牙的门房,有这样的来历?

    还是说,老黄刚才是在吹牛?

    “夫人你可别多想,我就是一个黄土埋到脖子的老不死的,方才就是那样一说。”

    “您可别当真。”

    “夫人您坐好,马上就到了。”老黄笑道。

    ……

    杜荷又被揍了一顿。

    虽然不怎么严重,但是这大庭广众之下被那般的侮辱,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他搞不过赵辰,搞不定李若霜,还能被一个该死的门房那般侮辱?

    “杜荷,你怎么了?”李泰见杜荷满眼狞色,不免的问了句。

    他是让杜荷去城里看看消息散布的情况。

    好端端的,就弄成这副模样了?

    “太子殿下,那赵辰府上的门房是什么来历?”杜荷与李泰问道。

    “门房?”

    “你说那个缺牙的老头?”

    “就是他!”杜荷咬着牙。

    “他不就是一个有些身手的老家伙,许是赵辰从外面捡回来的!”李泰笑道,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方才臣遇到那老家伙,老家伙说,便是我父亲在世,也不配被他污辱。”

    “一个门房,敢说出这种话来!”杜荷与李泰说着,面上的恼色不曾褪去丝毫。

    杜荷现在是恨极了门房老黄。

    他怎么说也是杜家人,被赵辰一直收拾也就算了,现在连一个该死的门房都可以欺辱于他?

    “你的意思是?”李泰看着杜荷,微微皱眉。

    “太子殿下,臣觉着那门房的来历应该不简单,要不派人查一查?”杜荷想着是把门房老黄的亲眷查到,之后一同收拾了。

    跟自己作对的,杜荷可不打算放过一个。

    “此事等之后再说,本宫且问你,百姓们对赵辰的事情反响如何?”李泰摆手。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收拾赵辰。

    至于其他的,可以慢慢来。

    “一听说赵辰是通敌叛国,百姓们对他的印象极差。”

    “只要我们可以把证据坐实,赵辰这次绝对没有翻身的余地。”杜荷与李泰回禀道。

    “这样本宫就放心了。”

    “你先回去休息,待会本宫便要去面见父皇,这次,定然要拿下赵辰。”李泰挥手,脸上洋溢着得意之色。

    ……

    “臣戴胄见过陛下。”

    甘泉殿,戴胄与皇帝拱手喊道。

    “嗯,今日召你过来,是有事问你。”皇帝点头。

    虽然与长孙皇后说,自己有把握在事态蔓延之前控制住。

    可皇帝也得有准备不是。

    昨日的审讯情况到底如何,皇帝还不知道。

    李泰也不曾与自己禀报。

    皇帝心里不免的有些担心,特意让戴胄过来说说情况。

    “陛下请问!”戴胄应声。

    “昨日审讯情况如何?”

    “那忘忧包子铺的伙计都招供了没有?”皇帝神色平静的随口问道。

    “启禀陛下,审讯一事,陛下让太子全权负责,昨日审讯如何,臣也不清楚。”

    “为何不让太子过来与陛下详说?”戴胄说着。

    他也确实不太清楚昨日的审讯情况具体如何。

    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太子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今日长安城里传遍了赵辰通敌叛国的消息。

    这也证实了,他戴胄昨日的猜测是对的。

    赵辰真的被栽赃了,而且是十恶不赦的死罪。

    “宫外有什么消息?”皇帝皱眉,问道。

    “来的路上,很多百姓都在议论,说赵辰通敌叛国……”

    “通敌叛国?”皇帝眉头当时便拧成了一个川字。

    他怎么也不相信,赵辰会通敌叛国!

    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是的,今日一早便有消息,想来是有心人故意散出去的。”戴胄点头。

    这个有心人,戴胄都不用说明白,皇帝心里也是清楚的。

    “陛下,太子求见!”殿外,当值太监跑进来与皇帝说道。

    “让他进来!”皇帝沉默片刻,挥手说道。

    李泰进到甘泉殿,见戴胄站在一旁,心里一阵恼意闪过。

    戴胄来这里,八成是跟皇帝禀报昨日大理寺的事情。

    赵辰明明与他有过节,该死的戴胄不帮着自己对付赵辰,反过来还帮着赵辰?

    “儿臣李泰拜见父皇!”李泰与皇帝行礼。

    “起身吧!”皇帝挥手。

    “戴少卿来的这么早,当真是辛苦了!”李泰看向戴胄,意有所指。

    “不及太子辛苦!”戴胄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哼!”李泰冷哼一声,与皇帝拱手道:“父皇,昨日审讯已经有了结果。”

    “据忘忧包子铺掌柜和伙计们交代,他们是受了赵辰指使,想要除去城西的那家商人。”

    “因为那商人之前与赵辰的忘忧书局有过仇怨。”

    “除此之外,在忘忧包子铺的一处墙壁内,发现了一些书信。”

    “请父皇过目!”李泰从怀里摸出来昨日的那些书信。

    自有太监接过,呈到皇帝面前。

    李泰一点也不担心,书信上的字迹,是他找了技术最好的匠人临摹出来的。

    除非是赵辰自己,否则别人很难发觉字迹上的不同。

    但是赵辰自己发现又有什么用?

    皇帝看着面前的书信,面色逐渐阴沉。

    “放肆!”皇帝一巴掌拍在面前的书信上,眼神凌厉。

    “父皇,赵辰暗通吐蕃,证据确凿,请父皇严惩!”李泰见势,跪在地上,与皇帝恳求道。

    “陛下,吐蕃都被赵辰逼得与大食国联手,他怎么会暗通吐蕃。”

    “此事一定是有着误会,请陛下明察!”戴胄也是愣了一下,急忙与皇帝喊道。

    赵辰通敌叛国本来就很扯淡。

    还是跟吐蕃这个手下败将暗通款曲,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要是真跟吐蕃暗通,赵辰还需要将吐蕃逼到险些灭国?

    “戴少卿,你说赵辰没有暗通吐蕃,言外之意,就是本宫在陷害他?”

    “是也不是!”李泰面上露出恼意。

    “微臣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

    “戴少卿收了赵辰多少好处?”

    “证据确凿,这字迹,除了赵辰,谁还能写出来?”

    “戴少卿,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知赵辰他不是阳奉阴违。”

    “表面上对我大唐忠心耿耿,背地里却是在谋算我大唐社稷?”李泰指着戴胄的鼻子喝道。

    “臣……臣……”戴胄竟一时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