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 第4223章 逍遥谷
    “最近一段时间,有人为伽塔岛而来……你们应该也是吧?”

    外国男人看着萧晨和苏云飞,问道。

    “伽塔岛?”

    听到外国男人的话,萧晨眯了眯眼睛。

    “嗯,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你们还问过服务生,关于伽塔岛的消息。”

    外国男人缓声道。

    “呵,连我们打听过服务生,都知道?”

    萧晨看着这个外国男人,心中并不惊讶,毕竟这位可就是吃这碗饭的。

    “那是自然。”

    外国男人点点头。

    “尊贵的华夏客人,如果你们也是为伽塔岛而来,那我能为两位提供有偿帮助。”

    “呵呵。”

    萧晨笑了,这家伙还真是够直白的啊!

    “我有点好奇,你能为我们提供什么样的有偿帮助?”

    “我可以带你们去伽塔岛,另外提供伽塔岛详细的地图等等,只要是你们需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们。”

    “说个价格吧。”

    萧晨想了想,说道。

    “一百万。”

    外国男人竖起一根手指。

    “那伽币么?”

    萧晨点上一支烟。

    “不,一百万,美金!”

    外国男人摇摇头。

    “我不管你是去伽塔岛做什么,一百万美金,我满足你所有!”

    “一百万美金,不多……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

    萧晨看着外国男人,缓声问道。

    “我在那伽一直做这个生意的,你可以打听一下。”

    外国男人忙说道。

    “呵,那谁知道,你会不会是两边收钱呢?虽然我是华夏来的土豪,但特么我不是土鳖,更不是傻子,知道么?”

    萧晨说到最后,声音陡然一冷。

    “我明白,我德沃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

    外国男人一惊,更觉得萧晨不是普通人了。

    “有职业道德就好,说说伽塔岛的事情吧,为什么会有人来?”

    萧晨有些奇怪。

    “伽塔岛最近有异常,每当月圆之夜,就会消失。”

    外国男人提到这个,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消失?伽塔岛不算大,但也不小吧?那么大的一个海岛,说消失就消失了?”

    一直没作声的苏云飞,忍不住开口。

    “是真的,我亲眼见到过。”

    外国男人见苏云飞不相信,赶忙说道。

    “你亲眼见过?”

    萧晨微皱眉头,看来这趟那伽之行,还真没这么简单啊!

    他本以为,就他来了,寻找一下关于骨戒的秘密。

    可没想到,这边有异常,还吸引了别的人。

    这,就是老算命的说的‘血光之灾’的由来么?

    “嗯嗯,别人跟我说,我也不相信,所以我就去看了……到了半夜,整个天都是黑色的,然后伽塔岛就消失了。”

    外国男人认真说道。

    “第二天,太阳升起后,我再去看,发现伽塔岛……还在。”

    “……”

    萧晨和苏云飞都不怎么相信,那么大的一海岛,怎么说没就没了!

    “会不会是涨潮,刚好被海水给淹没了?”

    苏云飞又问道。

    “不是,就是消失。”

    外国男人坚持着说道。

    “先别讨论这个了,等我们去了,就知道了。”

    萧晨说着,拿出手机看了眼。

    “月圆之夜么?我们来得还挺巧的,后天就是。”

    “嗯,那就去看看吧。”

    苏云飞点点头。

    “你们真要去伽塔岛?”

    外国男人看着两人,问道。

    “嗯,德沃是吧?我们需要武器,你能弄到么?”

    萧晨扔了香烟,问道。

    “什么武器?”

    “大杀伤力的火器吧。”

    “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

    “行。”

    萧晨点点头,拿出一张卡,递了过去。

    “这里面有一百五十万美金,一百万是你的,另外五十万帮我们买武器!另外,还要买一辆车,知道么?”

    “好。”

    外国男人看到银行卡,眼中贪婪之色更浓。

    “德沃,你可以带着这张卡离开,但我保证,我能找到你。”

    萧晨见外国男人伸手过来,冷冷说道。

    “你放心,我德沃也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

    外国男人点点头,说道。

    “很好,我希望跟有职业道德的人打交道。”

    萧晨露出满意的笑容。

    外国男人接过银行卡,揣进兜里。

    “尊贵的华夏客人,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嗯,希望合作愉快。”

    萧晨点点头。

    “那我先去忙了,有情况的话,电话通知你。”

    外国男人站了起来。

    “好。”

    萧晨点头,让外国男人走了。

    “他信得过么?”

    苏云飞看着外国男人的背影,问道。

    “呵呵,不管信得过信不过,伽塔岛,我们是必须要去的。”

    萧晨笑了笑,摇摇头。

    “嗯。”

    苏云飞点头。

    “好了,先不讨论这个了,来,我们继续喝酒。“

    萧晨打开酒,倒给苏云飞一杯。

    而此时,见萧晨谈完事了后,一群女孩子也围了过来。

    萧晨摸摸这个的屁股,摸摸那个的胸,咧嘴笑了。

    等在沙滩上玩了一阵子后,萧晨把现金也散得差不多了。

    “接下来,去哪?”

    苏云飞看着萧晨,问道。

    “接下来?你困么?”

    萧晨转头,看着苏云飞。

    “不困,怎么了?”

    苏云飞有些奇怪。

    “不困的话,我们继续找地方嗨皮去。”

    萧晨说着,拍了拍旁边美女的翘臀。

    “来,跟哥说,你们这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的?晚上么?除了沙滩外,再就是酒吧……”

    女孩想了想,说道。

    “沙滩?酒吧?这些都没什么意思,还有别的么?”

    萧晨重新点上烟,问道。

    “别的呢?”

    “还有赌场。”

    “哦,这个还不错。”

    萧晨眼睛一亮。

    “老苏,我们去赌场玩玩吧?”

    “好。”

    苏云飞无所谓。

    “你,还有你,一会跟我走。”

    萧晨指了指两个洋妞。

    “其他人,都该干嘛干嘛去吧。”

    “你和你,留下。”

    苏云飞也没闲着,同样留下了两个美女。

    随后,六人离开沙滩,前往那伽最大的赌场。

    “对了,你告诉你的小姐们儿的,沙滩是我的地方,让你们尽管在那边休息呗。”

    萧晨想到什么,对洋妞说道。

    “嗯嗯,好的。”

    洋妞点点头,打了个电话。

    十来分钟后,他们来到了那伽最大的赌场,走了进去。

    等到了换筹码的地方,萧晨拿出一张卡:“来,先少换点,先给我换他个一个亿的。”

    “……”

    听到萧晨的话,服务员都傻眼了。

    “一个亿?”

    “没错,一个亿。”

    萧晨点点头。

    “怎么,嫌少?”

    “不不,先生,实在是太大了。”

    服务生看着萧晨,说道。

    “大么?也不大吧?美女,你别告诉我,你这里连一个亿都换不开啊。”

    萧晨撇撇嘴。

    “先生,当然可以换了,只不过……我们今晚已经换出去很多筹码了,可能一时间没法集齐这么多筹码。”

    服务生犹豫着说道。

    “行吧,那有多少,给我来多少吧。”

    萧晨点点头,装作很不满意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快笑翻了。

    “嗯嗯,先生,请稍等。”

    服务生点头,开始清点筹码。

    等换好筹码后,萧晨和苏云飞向里面走去。

    而门口的服务生,也通过无线电,说了一句,有两只肥羊,进来了!

    很快,萧晨和苏云飞进了赌场,听着闹腾的声音,露出笑容。

    赌博,不分国界嘛!

    萧晨抓起一大把筹码,递给了苏云飞。

    “老苏,想玩什么,随便玩哈,今晚筹码不少。”

    “嗯。”

    赌场里,此时已经有很多人了,几乎每一张赌桌前,都围着不少人。

    萧晨在赌场里随意溜达着,偶尔看到桌上有空位,马上就上去凑个热闹。

    几局下来,有输有赢。

    不过,他面前跟个小山似的筹码,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家伙,有钱啊!

    “输了?这可不像是你啊。”

    苏云飞看着萧晨,有些奇怪的说道。

    “呵呵,急什么,先随便玩玩嘛……算了,既然是来当土豪的,那就应该有个土豪的样子,是吧?”

    萧晨说着,端着筹码,换了个桌子。

    诈金花!

    “我也搀和一下吧。”

    苏云飞说着,也坐了上去。

    “来,我们玩玩。”

    萧晨露出笑容,目光扫过同桌的几人,应该都是挺有钱的那种。

    在这个时候,他就不怕别人有钱,而是怕别人没钱!

    很快,荷官就发牌了。

    萧晨看了眼自己的扑克牌,没有动,看向其他人。

    通过刚才荷官洗牌,他把所有人的牌面,都记了个差不多。

    他觉得,所有牌面,数他最大!

    果然,同桌的人,都跟了好几步,不打算放弃手里的牌。

    最后,当萧晨掀开他们牌面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其中一个,更是郁闷的砸了桌子。

    要知道,他的牌面只比萧晨的小一点点而已,就差一个数字。

    可这玩意儿,就算差半个,那也不行啊!

    邪门的,还在继续,连着五六把,都是萧晨赢。

    这让同桌的人,都皱起眉头,这也太巧了吧?

    甚至,就连赌场方面,也得到了消息,派了两个高手过来,想看看萧晨是不是出千了。

    可能让陈九指都赞不绝口的萧晨,又怎么可能让他们看出破绽呢?

    所以,半小时以后,赌桌上换了两批人了,以及到最后,根本没人敢跟他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