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凶猛 > 第1228章 玉菡,跟我回家吧!
    

     罗曼城码头越来越近,夜晚晚他们站在船上都能看见码头上的皇家卫队,还有站在最前方的国王父亲。

     夜晚晚和厉墨寒他们站在船上朝下面使劲挥手。

     “晚晚……”

     “爸爸……”

     海风把他们的声音吹得很远,他们都听不太清彼此的喊声。

     但是笑容却能看得真真切切。

     宫御深总算等到女儿他们回来了,他的心说不出有多激动,夜晚晚也总算把母亲带回来了,他们一样都非常的开心。

     舰船快要着陆了,夜晚晚赶紧跑回船舱里找她母亲去。

     放下跳板后,厉墨寒和斩影他们先下船和宫御深打招呼。

     “陛下!”

     “辛苦你们了!辛苦!”

     宫御深逐一和他们握手,最后问厉墨寒,“晚晚和她母亲呢?”

     “晚晚去叫岳母了。”

     众人一起看向船上,等了一会,终于先看到了夜晚晚,接着才是贺兰玉菡。

     她搀扶着虚弱的母亲,走得很慢很慢。

     船虽然靠了岸,但是海上有风,吹得船不稳,贺兰玉菡本身就觉得头晕,此时是强撑着身体走出来的,人很难受,视线都有些模糊不清。

     “妈妈,慢点儿!”

     夜晚晚小心翼翼的扶着母亲,贺兰玉菡一只手扶在船舷的栏杆上,步伐迟缓。

     此时的宫御深站在下面朝上看去,他看到了身形单薄的女人,还有她那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

     比白纸还要白,几乎快要透明。

     还有她那拖到脚跟的长发,被风吹起。

     宽大的裙子罩在她身上,更显得她身形消瘦,虚弱不堪。

     看到这样的贺兰玉菡,难免会想到记忆里的明媚灿烂的贺兰玉菡,宫御深的心一下子就揪痛了。

     要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遭受十多年的囚禁啊!

     是他害她变成这样的!

     眼眶瞬间就红了,宫御深揪着心脏看着缓缓而行的女人,视线再也无法移开。

     贺兰玉菡快到跳板处,忽然身形顿了一下,整个人朝后倒去。

     “妈!”夜晚晚及时扶住她,她的母亲还是太虚弱了,不等下船昏倒过去。

     宫御深看到贺兰玉菡倒下,再也顾不上其他,他大步朝跳板上奔去,一路狂奔到船上。

     “晚晚!”

     “爸爸,妈妈又晕倒了!”

     夜晚晚难过的掉泪,她多想看到父亲和母亲重逢的一幕,可是现在,母亲的身体实在承受不住了。

     “玉菡……”

     宫御深看着地上昏迷过去的女人,看着她这张已经变成夜瑶华的脸庞,他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落下来。

     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她在他心目中,永远都是从前的模样。

     他走上前,从女儿的手里接过贺兰玉菡,把她抱起来。

     超乎他的想象,她的身体那么轻,他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她给抱起来了。

     可以想象她多消瘦啊!

     低头看着脸色惨白如纸的女人,热泪滚落在她的脸上,宫御深难抑心痛。

     “玉菡……我来接你回家了……”

     “玉菡,跟我回家吧!”

     一声声的呼唤,可是女人都没有醒来,宫御深抱着她走下船。

     此时码头上的所有人都瞩目着这一幕,他们看到他们的国王陛下,热泪盈眶的模样,看到他为爱心痛的模样,看到他自责不已的模样。

     宫御深已经下船,他抱着贺兰玉菡走回车里,夜晚晚他们也跟着坐上后面的车辆,皇家车队缓缓驶离码头,朝罗曼城王宫开赴而去。

     回到王宫后,宫御深抱着贺兰玉菡回主殿,把她抱回国王主卧,照顾她躺下。

     转过身来,他对蒋卫下令,“快去请医生来,要最好的医生!”

     “陛下,我已经通知皇家医院了,医生很快就能到!”

     夜晚晚和厉墨寒也跟着进来,宫御深看到女儿,下意识擦掉眼角的泪,说道,“你母亲身体非常虚弱,我让医生来给她看看!”

     “好的,爸爸。妈妈主要是被关的太久了,她一直生活在没有阳光又昼夜颠倒的地方,她的生物钟都是紊乱的,身体更是不好,之前又大病过两场……”

     夜晚晚把蓝锦柔如何打击她母亲的过程都告诉宫御深,宫御深听了再度落泪。

     他的心好疼,快要疼碎了。

     宫御深想要单独陪着贺兰玉菡,夜晚晚和厉墨寒他们先下去休息,乘坐船这么多天,他们也都有点不太舒服。

     国王卧室里,只剩下宫御深和贺兰玉菡,他拿起她的手,记忆里她的手葱白如玉,而现在,她的手僵白而枯瘦。

     他伸手抚开她脸颊上的乱发,痛心的哭了起来。

     他在悔恨自己的愚蠢和无知,害了他们彼此,也让原本相爱的他们遭受这么多年的分离。

     他难过终于找到了她,可她却变成这样憔悴,令他心痛万分。

     贺兰玉菡隐约听见了男人的痛哭声,听起来有些遥远,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看是谁在哭泣?

     她从昏厥中终于又苏醒过来,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好像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身影像湛天,有些不真实,她缓缓抬起手,想要去触摸他。

     看到女人抬起的手,宫御深惊然抬眸,他发现贺兰玉菡又醒了过来。

     “玉菡,玉菡你醒了?”

     他急忙抓住她的另一只手,放在脸颊边,“还认得我是谁吗?”

     贺兰玉菡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男人,五官轮廓像湛天,可是比湛天要成熟很多,而且他的鬓角也有了几丝银发。

     越看越能想起来他就是记忆里的那个男人,她深爱一辈子的男人,是宫御深。

     只是她还记他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模样。

     如今的他,和她一样,也老了。

     认出他之后,她什么话都没有,只是颤抖着嘴唇,呜咽着哭了起来。

     淤积多年的眼泪,全都顺着眼角滚落而下。

     看着女人无声哭泣,宫御深也热泪滚滚。

     “玉菡,现在你回来了,回来就好,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你死了,直到我找到了女儿,我才知道你还活着。

     “知道你还活着,我每天都在期盼,做梦都在盼着这一天,盼着你能早点回来,盼着能够看到你!

     “玉菡,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对不起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