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深渊季节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血虐三天骄,凌倾雪陨
    天地之力疯狂的涌动,顷刻间,沈七掌中已是凝炼出了一柄法则长剑。

     剑面呈半透明,似有摄魂迷惑之用,剑身上刻有黑色的纹路。

     仅是这一柄剑,就已然将沈七所处的水平展示的淋漓尽致,吞噬法则和黑暗法则相互交融,却又彼此不加干涉,威能相互助长。

     如此之下,这虽然只是一柄由法则借助着天地之力而形成,却是已然变得不平凡了起来。

     甚至沈七还往剑面中倾泄了一丝时间法则,虽然只是微弱的一丝,但是也是让得这把剑变得极为可怕。

     “法则凝物不过是小把戏,可是眼前这长剑,却是由截然不同的法则相构而成,大家小心了。”

     凡大通低声说道,眼神中的一丝忌惮让他愈发的谨慎。

     凌倾雪和云逸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即便是三人联手,沈七也是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可以借此试一试长虹剑法,以这法则长剑的强度,倒也勉强可以施展一番。”

     沈七的神情无喜无悲,看着眼前的三人,谈不上重视,也也谈不上无视。

     虽说只要不到年轻至尊,哪怕是法则之境第五阶段的顶级高手,也不可能威胁的到他,但若是这样的三人联手,倒也是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

     “蹭,蹭,蹭!”

     沈七每一式剑法都是凌厉无比,虽然还是有些生硬,但是在他手中,也展露出了无以伦比的强势。

     凡大通为此地天刀门的门主,修行的一手天刀秘术,不知让多少人胆寒!他主重攻伐,早就习惯了硬碰硬,以力压人。

     可是如今,却是反受其害,自一出手之后,招式刚猛无匹的他,便也成了沈七重点照顾的对象。

     突然,一道无法抵挡的剑势袭来,擦着他的面庞飞过。

     “长虹贯日!”

     凡大通身形倒飞了出去,磅礴的力量在他手心炸开,天刀都是掉落了,于此同时,所有人都是看到了他那崩裂的虎口。

     天刀门的弟子大多面色铁青,天刀门在外界虽然算不得什么顶级大教,也是一方不弱的势力,此刻却是显得那般无力。

     此地的门主,也就是天刀门年轻一辈中的大师兄,竟是就这么轻易的,被一个比他小了很多岁的少年暴打!

     “门主!”

     “大师兄!”

     ……

     一声声惊呼响起,随之而来的,却是在场所有天刀门的弟子,那跌入谷底的心境。

     云逸面色微变,手上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他掌心一道紫红的火焰变得浓郁,以极快的速度蔓延了开。

     很快,那紫红色的火焰便是把沈七的身形完全包裹了起来。

     这等火焰内有着极为精纯的火焰法则,正是云逸从此地存在的地火中提炼而出,全力释放而出之时,它的威能几乎是难以想象。

     它甫一出现,甚至此刻空间都是有些扭曲了起来。

     “这火焰,竟是此地地火的气息!”

     沈七面色微怔,这种天地之间孕育出来的异物,着实有些奇妙。

     沈七能够感觉到,云逸本身的实力并不算什么,他的一身修为修为,竟是尽数凝于了这片火焰中。

     不对!

     这火焰虽然这冰火城内的地火同源,气息也是相差无几,威能却差远了!

     “如果你手中真的是那万年地火,我转头就走!可是,终究不过是模拟了其形状,未得精髓!”

     沈七催动着吞噬法则,直接从法则长剑的剑尖倾泄而出,剑身也在这一刻变得越发的透明了,磅礴的灵力,竟是直接便将沈七周遭的火焰吹散了开。

     也就在这时,凌倾雪也再次杀到了。

     在与沈七之前对抗的那一招中,她吃了一些暗亏,也是知道,绝对不能和沈七正面对抗。

     于是,她用冰之法则凝聚了一条身长数十丈的冰蟒,就在沈七轰散了云逸的火焰之后,一口便是对着他咬下。

     随着这冰蟒的袭来,一道遮天蔽日的阴影,竟是让得此地的天色,都是暗淡了几分。

     但是沈七面色丝毫不变,他将手中的法则长剑甩出,竟是一个诡异的弧度,直接便是插入了冰蟒的巨口。

     随后,一声巨大的爆破之声从冰蟒的腹部传了出来,庞大的波动让得此地的能量紊乱不堪。

     而这由冰之法则凝结而成的冰蟒,在短暂的停滞之后,随风化为了齑粉!

     凌倾雪如遭重创,她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可能,这是由我的本命精血制造而成,即便是没有到年轻至尊级别的攻击,也是相差不远了,怎会……”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认为的强大,终究只是你认为的,在我眼里,也不过是稍微大了一点的麻烦!”

     沈七温和的一笑,看上去无比的轻松。

     其实,凌倾雪所言非虚,若不是有着破妄神瞳,让他一眼便看出了破绽所在,即便是沈七,想要解决掉之前那条由冰之法则凝练而成的冰蟒,也要费上一些功夫。

     “拦住他!拦住他!”

     此刻,原本还带着有些傲气的凌倾雪,却是完全破防了,沈七的强大,宛若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让她近乎喘不过气来。

     三人联手,竟是一开始便被完虐!

     云逸和凡大通此刻也是面色大变,看着沈七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忌惮,潜龙榜第六十一,与他们相差的,竟是如此之大吗?

     “把他围起来!”

     “对,我就不信,他还能敌得过这么多人不成?”

     云逸那本是颇为俊朗的脸庞,变得有些阴翳,他与凌倾雪选择了一样的决定,让火焰门的众多弟子,将沈七团团围住了。

     凡大通面色阴晴不定,但是一阵沉思之后,亦是选择了这条路。

     “虽然我很是敬佩沈兄的实力,但是,还请沈兄莫要再在此处撒野!”

     沈七面色微动,无声无息间,已是将玉书敏拉到了身后,又是这么多人一起动手,他不敢保证能将玉书敏保护到。

     毕竟,这些人的实力再怎么差,也是清一色的法则之境!

     对他可能并不算什么,但是若是有着多人同时对玉书敏出手,那将是一场灾难!

     而这一动作,也让得凌倾雪眼眸一转,心中生出了一条毒计!

     “攻击他身后的那个女子!”

     此话一出,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人影,沈七面色大变。

     看着四周已是有意动的眼神,沈七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我便只有屠尽你们所有人了!”

     沈七自认不是滥杀之人,但也不着实是算不得什么手善、仁慈之辈,既然已经为敌,又怎会生出什么妇人之仁。

     至少,在看来,即便是千人、万人的生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得过玉书敏!

     “挡我者,死!”

     只见其身形所到之处,一颗颗头颅,便是直接在血柱的冲击下,飞上半空,最后扑通扑通的掉落在地。

     这一刻,人命如草芥!

     一道冰凉刺骨的寒意,笼罩在了所有人的心头,沈七的杀伐是如此之果断,其略微有些胀.红的脸庞,带着无边的杀念,让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是不寒而栗。

     可是,即便是这冰凉刺骨的寒意笼罩在心头,却是并没有击退这些不断涌上前的天骄。

     毕竟,他们在外界都是万中无一的存在,极少有着心性不行的修士,能够敢于走近帝城。

     “我雪国之人,可战死,但是不能被你一人就逼退,沈七!你再强又如何?”

     “莫不成,你要以一己之力,战我整个雪国吗?”

     “那就战又如何?”

     话音刚落,沈七便是再次出手了。

     与此同时,杀戮之念已是从沈七的眉眼之间集结,变得越发的浓烈了。

     一拳轰出,霎时间,沿途的空间都在震荡!整个天地都是静了下来。

     再是一拳,直接便是破掉了凌倾雪所有的防御,重重的敲击在了她的胸脯之上。

     又是一拳!

     凌倾雪全身染血,终是生机灭绝的躺在了地面之上。

     “什么!”

     云逸和凡大通见状,一股凉意从头到脚的出现了,但这却并不只是因为凌倾雪的陨落。

     在此刻,他们才发现,在与他们三人一战时,沈七竟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我等修行本就是向死而生,又何惧生死?既不惧生死,自然也不会惧你!”

     有雪国之人看着凌倾雪陨落,眼神中闪过一丝哀默,随后便是无穷无尽的杀意,那种无惧生死的杀念!

     “沈兄,你不应该杀她!”

     “没想到沈兄竟是如此的果断,但是沈兄知不知道,杀了她,在这种局面下,哪怕是强如你,也要付出点什么!”

     “更何况,你还带着一人!说不得你今天变会陨落于此,这样,倒也可以让我们对雪国有个交代!”

     森冷的话语从云逸口中吐出,凡大通也是神情凝重,看向沈七的目光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杀意!

     这一次,三大势力出动的人,近乎是各自的九成之多,在如此的群攻之下,沈七无处可逃!

     此刻,一场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