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娇娘发家录 > 第八十九话:美得很
    “明儿去,玩水去,我多捞些,炸着吃该是要费不少油吧?明儿一早我就上大集去打油!”张杨立马同宋秋道。

    说着又道:“正好,阿秋我教你赶车呢,咱就走官道,往大集去,一路也能教你些。”

    ……

    张家的晚饭果然是没有多一个人的份的。

    宋秋如往前一样,将灶屋后窗开着,把留出来的一大碗干洞洞的稀饭放在窗台上。

    张杨熟门熟路的往宋家后院溜了一圈,清早起时,宋秋开了灶屋门洗漱的时候,就见窗台上一只洗干净的碗,不由笑了笑。

    洗了把脸出门,跟老袁氏说了一句要跟张杨学赶车。

    这边张杨也将骡车套好,赶出了院子等着。

    两个人坐着车往村外去,张梨花眼巴巴的收回视线,背着背篓往山上去。

    捡半日山菌的活计,还得做呢。

    这边宋秋他们刚走不久,就有人急匆匆进村来找老袁氏去接生。

    老袁氏一听来人说他妇人怀的是双胎,就有些觉得棘手。

    双胎啊,她接生了二十几年,统共就遇到那么几回,每回可都是要了她好大一趟功夫的,费力又费心,不好接啊。

    老邓氏正好在旁边听着,赶紧就道:“弟妹啊,我今儿陪着你去,给你打个下手。”

    她自个就生了这么多个,几个媳妇生产,老袁氏在旁边接生的时候她也是打过下手的,还是有经验的。

    那汉子家里也就是寻常人家,没什么家底,但为着媳妇双胎,还是咬牙去请了个大夫在家坐镇着的,至于接生婆,他们十里八村的,都信这袁婆子。

    “袁稳婆,您赶紧的同我走吧,可耽搁不得啊,您放心,我也请了大夫的,大夫就搁家里镇着,有什么事也能立马接手的。”

    谁都知道生双生子艰难的。

    老袁氏也知道事情急,应了一声,去拿了自己的东西,就带着老邓氏一起,坐上了汉子推来的板车一起跟他往家赶。

    这边,张杨一上了官道,就开始跟宋秋仔细说起赶车的要领,说得差不多了,知道宋秋聪明,倒也放心大胆的很,就让她上手接了赶车鞭子去。

    “我就在旁边坐着呢,有什么立马就能制住骡子,你只管照我说的放心大胆的赶就是。”

    “骡子一般都温顺老实,我看你这头骡子更是挑的好,脾性温和的很,多练练,跟它认熟了,好使唤得很。”

    宋秋也很有耐心,认真听着,小心的关注着前路和骡子的动静。

    也不需要赶得多快,慢慢悠悠的,骡子自个也就踢踏踢踏的往前顺着走了。

    等快到平安大集,要走窄一些的小道了,张杨才接过了赶车的活计去。

    进了大集,在唯一一家卖粮油的铺子打了几斤油,又买了些白面。

    宋秋看着张杨从身上摸出铜钱来付账,想着昨儿还给了一个钱袋子,这身上还有不少钱呢。

    到底是在外头做些什么营生,这么来钱?

    那什么洪五爷,究竟是干什么行当的?

    两人也没再买别的什么,原路返回。

    上了官道,张杨又让宋秋赶车。

    这一来一回的,熟能生巧,宋秋还真顺手不少。

    张杨看着也笑道:“阿秋你从小学什么都快,看你这把式,估计过不了两天你就能赶得顺了,就是这小路得多练练,稳当些的话。”

    “那就多练练,反正这两天我没别的事,就逮着这个练了!”宋秋点头道。

    早点练顺当可以放心赶车,她这营生才可以铺当起来不是?

    瞧着时间还早,张杨也不急着回村,还专门就在官道上给宋秋练手,来来回回的沿着松山村外头这一段官道练了不少。

    一直快午时了,太阳晒得很,才往村里回。

    回了家,宋秋一听她奶给人接生去了,连邓奶奶也去了,估计今儿回来不早,得,中午自个随便弄了。

    哪知张杨眼珠子一转,道:“不是要炸小鱼吃?咱先就去小河沟捞去!”

    山中无老虎,还不可劲称大王?

    张杨心里想着,就觉得美得很,有些无法言说的小心思在心里叫嚣着,差点没让他整个人都飞起来。

    于是乎,三人提着桶拿着筲箕的兴冲冲的往小河沟下游去。

    有张杨在,玩水的时间还没多久,小鱼小虾就捞够了不少,螃蟹也是一搬一个准,很快就是大半木桶了。

    “够了够了,这么多,油哪够炸的?咱今儿就要小鱼就行,这螃蟹小虾的就不弄了。”

    眼见着兄妹俩个都玩嗨了,宋秋赶紧制止,还将桶里的小鱼倒回去河沟里些,这么多,弄不完也是浪费,放回去下次再捞也是一样。

    三人提着桶回家时,张家的中饭已经快好了,苗氏站在灶屋门口,余光看了看上房里坐着的公爹,顿了顿,朝外头喊着,“梨花,要吃饭了,还不快回家帮忙摆饭?”

    张杨拍拍张梨花,“回去吃,吃了就来,我们这还得弄一会儿呢。”

    张梨花一听,高兴得应了,往家跑去。

    张杨则和宋秋一起处理小鱼,本想说他自己来,让宋秋别伤了手,但眼见着宋秋一指掐一个,杀得比他还利落,遂默默闭上了嘴。

    两个人动作都很快,处理好小鱼,张杨就自发坐到灶台前烧火。

    宋秋麻溜的将小鱼码了味裹了面粉,锅里烧热,倒了不少油进去。

    张家的中饭摆上桌,老邓氏不在,张老豆先拿了筷子,几个人就开始动起来。

    午饭依旧是清粥,就些菜园子里的小菜些。

    这时候,隔壁喷香的气味传过来,熟悉得很。

    众人想着上次吃过一回的炸小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有两声张杨的快笑传过来。

    “好吃!好香啊!这小鱼炸着真好吃啊!”

    “嗯!我一个人就能吃半盆的!光吃这个我就能吃个饱,还喝什么稀饭呐!”

    张老豆额上似乎有青筋一跳而过。

    “吃饭。”他淡淡说了一句。

    张胡瓜不知在想什么,也没管张梨花在这里,或者是根本就不把她当回事,嘴里就道:“爹,张杨这小子实在太不像样了,娘今儿不在,倒是没人能管住他了不成?”

    “年轻人哪个不玩性?吃你的饭吧,话哪里这么多,吃完了去瞧瞧你娘去,看看今儿能不能回来。”张老豆淡淡道。

    “哦。”张胡瓜这才不情愿的应了句,

    隔壁的香气越来越浓,这会儿,还真吃不下。

    张梨花默默缩紧了自己,安静喝着碗里的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