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明抄书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真经传承之道
    “错的是我?”

    咔嚓一声,老山监立足之处的青砖忽而破碎。

    他怒极反笑,哈哈一声,从牙缝里挤出声音道:“是我传你伏龙真经,是我指点你修行之路,你竟敢说,错的是我?”

    老山监越说越是愤怒,伏龙真气涌现。

    轰!

    真气催出飓风,席卷开来,立时将屋内家具摆设,乃至门扉都刮飞,头上瓦顶哗啦啦作响,似是要被吹塌。

    “呀!”

    角落里胡小桑吓得缩成一团。

    “老山监息怒!”

    张岭赶忙迈一步拦在方休身前,拼命催动真气抵御,又连声叫道:“师侄,老山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晚辈计较,你还不走?快走!”

    “滚!”

    老山监一声喝,便将张岭震得倒飞出去,砸在墙上。

    一个字逼退真人。

    他的真气之雄厚,非丹田气海能有。

    这是,上气海天门凝聚之后,才能有的气势!

    论境界,稳稳压方休一头。

    方休直面他这威压,却丝毫不惧,高声道:“老山监,之前陆右使曾与我说过你所求之道,今日我斗胆再问一遍,老山监到底要求何道?”

    “我所求,自然是光复燕山伏龙峰,将《大罗伏龙真经》传承!”

    老山监气势愈发高涨,被伏龙真气托着缓缓升起,道袍猎猎鼓动,好似风伯真君降世,传下天谕:“何错之有!?”

    “若如此,那老山监的做法便是错!”

    方休直视这位当年的燕山三秀之首,开口问道:“我即便弃老山监而去,另寻道法修行,也定然不会放下伏龙真经,依旧会每日研读参悟,这算不算传承?”

    老山监听着一愣,只是很快反应过来,斥道:“强词夺理!你不修行伏龙真经,如何能算传承?”

    方休追问:“我以伏龙真经打磨悟性与道心,来日我开门收徒,亦会传授弟子伏龙真经,叫他打磨悟性与道心,这算不算传承?”

    “你……”

    老山监脸色一滞。

    方休又问:“我深知伏龙真经的玄妙宝贵之处,日后凡是我的徒子徒孙,都要他们参悟伏龙真经,这算不算传承?”

    老山监神色凝住,开不了口。

    方休再问:“若天下道门传人,都以伏龙真经来作打磨悟性与道心的功课,这算不算传承?”

    “这……这……”

    老山监喃喃几声,应不上话。

    “这自然算!”

    方休替他说出口,接着道:“连我师伯劝我去听经时都说,伏龙真经即便听不懂,多听几次也能有益修行。为何老山监讲经这么多年,却根本没人愿意来东罗宫听经?”

    “为什么?”

    老山监下意识问道。

    “这就是你的错!”

    方休声音一高,越说越快:“西宛山众人皆有筑基之法,难道非要修炼伏龙真经才能成就真人?麻衣真人一阶散修,修行不易,却被你贬得一文不值,你话里话外,都要他们改修伏龙真经,谁人愿意多听?”

    老山监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你昔日名列青秀碑,尚且被真经所困,谁还敢修行这真经?”

    方休神色肃然,催起口中雷咒,喝道:“你越要旁人修炼这伏龙真经,才越让伏龙真经无法传承!”

    “你,你……”

    老山监被惊得话都不利索,指着方休叫道:“你胡言乱语!若无人修炼伏龙真经,待我百年之后,世上再无参透真经之人,难道不是断绝传承?”

    “你修炼伏龙真经之前,难道真经就有传承?”

    方休反问一句,又问道:“以老山监的天资,可以修炼的道法尽多,为何偏偏就认准伏龙真经?”

    老山监脱口道:“自然是真经玄妙,远在其他道法之上!”

    “既然如此,只要以伏龙真经作功课的道门传人足够多,其中自然也会有天资卓越者,与老山监当年一般,修行真经、参透真经、传承真经。”

    方休说到最后,叹一口气,拱手道:“请老山监抛却师承之见,莫再敝帚自珍,才是真经传承之道。”

    老山监听得愣愣失神,不发一声。

    方休也不理他,转身将摔在地上的张岭扶起。

    “师侄,你……”

    张岭已看得目瞪口呆,吞一口唾沫,只觉着喉咙发干,说不出话。

    那可是老山监!

    你这般当面斥责,就算老山监不与你计较。

    万一让何真人知道……

    方休又去把胡小桑拎起来。

    “观……观主。”

    胡小桑吓得瑟瑟发抖,连雪白尾巴都已经露出来。

    “没事,不用怕。”

    方休才安抚她一句,便听背后张岭唤一声:“老山监?”

    扭头一看,老山监已催真气离去。

    “师侄,那东罗宫是燕山大罗外传,你有机会拜入其中,是何等机缘?即便你背出青石观一脉,我也绝不会怪你。”

    张岭长长一叹,摇头道:“老山监待你不薄,你何必如此戳他痛处?”

    “正是因为他待我不薄,我才不得不说。”

    方休话语诚恳,不见一点后悔。

    “你……”

    张岭欲言又止。

    他没少听外人说过,他这师侄,是个只知阿谀奉承、投机钻营的小人,才有屡得前辈高人垂青的机缘。

    可若真是小人,又怎会做这般坦荡磊落之事?

    对这师侄,张岭愈发佩服。

    “方观主,张真人?”

    屋外有个衙役探头探脑,小心翼翼问道。

    方才老山监真气惹出的动静,早把衙门内外惊动,若非县衙已经下值,怕是县令都要过来查看。

    “没你的事,我演练法术。”

    张岭挥挥手将他打发。

    他也没再多说什么,便告辞离去。

    方休这晚依旧住在驿站楼。

    胡小桑本来便因两个姐姐而忧愁难安,再受这一番惊吓,一时半会儿根本缓不过来。

    别说伺候方休,她这一晚上,都是窝在方休怀里,把柔软身子埋得深深,又被方休度来几缕伏龙气息……正儿八经的伏龙气息,才终于平静下来,沉沉入睡。

    第二天一早,方休便去县衙交接文书。

    克门之事已经结案,自然不用再待在良乡县。

    燕京城里还有诸多事情等着。

    一是老山监的后续,二是……克门修炼之法,必须要寻隐避周全之处,才能小心尝试。

    吴品昨天回去书院,已告诉方屏结案之事,是以方屏早早便雇好马车等候在衙门前。

    良乡县衙正是缺人的时候,县令又颇看中吴品,似乎有意让他直接留下任职,这可把方屏高兴坏。

    倒是方屏一看见胡小桑,便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担忧。

    一夜呵护,胡小桑已被伏龙气息调理的通经活络,行动无碍。

    可她对方休的依恋与亲近,怎瞒得过女人的眼睛?

    唉。

    也算一件好事吧。

    我家好大儿,会拱白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