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暗影谍云 > 第八百八十一章 自打耳光 十三
    沪市这座国际大都市,华夏工业和商业的领头羊,也是整个亚洲的金融中心,对山城政府来说,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地位,因此,军统局也是作为重中之重来操作的。

    在八一三会战期间,戴立预感到战局将会对山城政府不利,就提前做了准备,从特务处的特工里面挑选出一批骨干,分成多个小组在租界地区潜伏,这件事只有他和毛仁凤才知道。

    沪市沦陷后,虽然陆续也有军统沪市区、军统沪一区、军统沪二区和后来的军统沪市特别行动总队等部门,也包括现在的军统华中区和军统沪市站,但戴立从来没有向这些沪市地下潜伏组织透露过潜伏情报小组的资料。

    这样做的目的也是有他自己的考量,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小组的安全,另一方面是为了监视这些潜伏组织。

    情报小组出现迟迟无法联系的情况,按照常理,不是电台被敌人发现了,就是戴星秉被敌人发现了!

    就在这时,一个译电员敲门进来。

    “老板,天狼星的加急电文!”译电员报告完,就把电文稿放在办公桌上。

    她一秒钟都不敢多待,这封电文的内容肯定会引起戴老板的雷霆之怒,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还是躲远点的好。

    戴立对译电员的表情有很不好的预感,天狼星肯定是汇报戴星秉的事情,急忙拿起来仔细一瞧,顿时脸色变得铁青。

    “去,把毛主任请过来,也把鲍世宏这个混账王八蛋给我叫来!”戴立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通讯主任慌忙跑出办公室,他这种级别,压根没有资格参与军统局的重大事务讨论。

    秘书室、军事情报处和副局长办公室,都在一座楼里,速度当然很快,也就是一分多钟后,毛仁凤和鲍世宏匆匆忙忙来到副局长办公室。

    “局座,发生什么事情了?”毛仁凤看着戴立的脸色,知道出大事了。

    “天狼星发来最新的情报,江秉成这个该死的叛徒,居然向日本宪兵队特高课出卖了戴星秉,连带着我在沪市的第二情报小组,也给日本宪兵端了!”

    “戴星秉回到军统局,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江秉成为什么能够知道?鲍世宏,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戴立的手一直放在茶杯上。

    这个消息给人的冲击力相当大,毛仁凤和鲍世宏顿时脸色大变,戴星秉少将被沪市警察局特务科抓捕后,与日本人和汪伪政府虚与委蛇,秘密潜伏在汪伪政府警政部的警察学校,现在叫警政总署,一直负责搜集情报。

    因为华中区和阮庆源部发生矛盾,戴老板就把戴星秉任命为忠义救国军的少将专员,而日军现在正要围剿忠义救国军游击队,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捕,等于是死定了!

    “是属下失职,请老板责罚!”

    天狼星的情报绝对是准确无误,而且这么重大的事情,也不可能编造出来,面对铁的事实,鲍世宏此刻也无话可说了!他的心里,把江秉成十八辈祖宗的所有女性,全都认真问候了一遍。

    就因为一个江秉成的叛变,让军事情报处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局面,他也是三天两头被戴老板骂的魂不附体!

    可想而知,这时候的天狼星和整个军统华中区,都在嘲笑他和军事情报处,甚至可能还嘲笑戴老板和整个局本部!

    当时人家华中区要制裁这个叛徒,军事情报处拦着不让,戴立也偏向军事情报处,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华中区的申请给拒绝了。

    可现在呢,早知道会是这样,早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当时宁愿丢了面子不要这张脸,也得让华中区把这个叛徒弄死!

    鲍世宏看着戴老板一只手放在茶杯上,他也有点害怕,生怕这个茶杯对着自己飞过来,那他在军统局的形象就全都毁了。

    “天狼星的情报说的很明白,日本宪兵队已经决定要枪毙戴星秉和两个情报小组的特工,三条人命啊,一个是山城政府的陆军少将,两个是陆军少校,全都被你们军事情报处给葬送了!”

    “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对我对军统局,会产生多么恶劣的影响?江秉成出任华中区的督察,虽然是局本部直管,可他也是华中区的人,局本部横加干涉,拦阻华中区的工作,这本身就是严重的问题!”

    “历来局本部和沦陷区的外勤机构,就存在着指挥方面的矛盾,江秉成的事情,把矛盾激化了,把矛盾无限放大了!”

    “我可以想象的到,华中区的同志们是对他们的老板和局本部,何等的失望,对局本部的错误,又将会有何等的嘲讽,你告诉我,我要如何面对华中区的同志们?”戴立咬牙切齿的说道。

    江秉成叛变,把戴星秉给供了出来,然后导致一名陆军少将被日本人枪毙了,这样的事情,在山城政府范围内传播的速度会非常快。

    军统局的对头们,特别是中统局和内政部警政司,会幸灾乐祸的把这件事大肆宣扬,甚至说给蒋总裁听,只要戴星秉被杀,戴立就会受到严厉申斥,对山城政府来说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军统局下内部封口令,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因为日本人自己就会把这件事添油加醋的进行宣传,还会在报纸上刊登,借着戴星秉的问题,强势警告那些军统局叛变的特工。

    “是属下失职,无颜面对您和同志们,我要求到沪市指挥对江秉成的刺杀,用江秉成的血,洗刷局本部和军事情报处的耻辱,也是洗刷我的耻辱,请老板予以批准!”鲍世宏也豁出去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要在沪市杀他?太便宜他了!我要把江秉成抓回山城公开处死,不这样做,不足以消除军统局的负面影响,至于怎么做,那是你的问题!”

    “军事情报处是军统局的第一大处,这些年来,我对你们信任有加,倾斜了各种资源,眼下到了关键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够为我分忧,鲍世宏,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戴立阴森森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