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四十三章 这不会又是天子的算计吧
    小小一个夏侯楙,牵动着整个许都的心。

    李典和毛玠倒也痛快,第二天就真的把夏侯楙给下了大狱了,而他本不是宿卫成员,因此昨夜偷偷将夏侯楙放入营中喝酒的谯县一系武将,全都受到了牵连,被统统扔进狱中给夏侯楙作伴去了。

    曹魏一系的人马就连想替夏侯楙求情都感到很是棘手,现在的情况是黄泥掉进裤裆里,根本就说不清,而且这事儿不单单是死了一个枣祗,还牵扯到了后宫。

    南宫的臣子,向来对北宫的事儿都是比较忌讳的。

    就连皇后曹曦想为夏侯楙说情也不太方便,毕竟他们两个有过婚约,真要是说情的话,搞不好明天许都城就会传出流言蜚语。

    而且很尴尬的是,由于夏侯楙此前行为不检,有新婚之夜留宿妓馆的前科被闹得人尽皆知,本就给人留下了一个轻浮好色,孟浪而不知轻重的印象,因此对于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来说,他半夜进宫调戏天子贵人的这个事儿吧……

    大家还真的信。

    而当前这个节骨眼上,曹操也不得不顾虑这种谣言的影响力,不敢轻易为夏侯楙开脱。

    而就在大家都左右为难的时候,一篇来自夏侯惇的小捷报就送到了许都城内,说是他小胜一场,想要也学着高顺搞个陷阵营,想从许都调一些死囚去前线充军。

    这会儿朝廷内知兵事的大臣都觉得有点古怪,毕竟夏侯惇刚走了没几天啊,算算日子这才走到哪啊,这么快就打了胜仗,而且捷报还传回来了?

    这事儿怎么看怎么有点诡异。

    但反正就坡下驴么,于是曹魏一系的臣子便纷纷上表,表示夏侯惇在前线刚刚打了胜仗,这个时候咱们在后方杀他的儿子,太说不过去了,也太残忍了,还是让夏侯楙加入陷阵营,戴罪立功吧。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而就在这期间,虎贲卫中的谯县人已经不露痕迹的被统统边缘化了,谯县曹系将领纷纷选择了默认。

    蜜月期么,大家都很遵守政治规则,你退一步,我退一步,互相妥协么,我们保下夏侯楙,你们替换谯县宿卫,这样你好我也好。

    何况种辑替上来的都是兖州人,没直接把弘农杨氏的子弟拿过来用,这在曹操看来种辑还是很有分寸的,好歹兖州人都是陪着他起家的肱股之臣,不能算敌人。

    直到这一批后补充进来的宿卫中泰山兵越来越多,曹操等人察觉出不对的时候却为时已晚,种辑已经奏请天子,表于禁之子于圭为虎贲右监,李整的从弟李典为虎贲左监。

    朝中臣子才恍然大悟。

    于禁啊于禁,你小子浓眉大眼的,也主动向天子示好去了?

    可曹操却也没什么理由阻拦,毕竟于禁是大汉的益寿亭侯,派儿子给天子守门,这怎么看都是忠心之举。

    用一个夏侯楙,换一个于禁,天子这买卖做得未免也忒划算了。

    而且曹操马上就猜到了于禁的心思,这是自己任用吕虔的后遗症啊!这于禁是觉得自己不信任他了呀。

    莫非,真的是我待亲族太厚,待谯沛武人太厚,寒了这些外姓将领的心么?

    可……眼下天子与我夺权,若不将军权尽数委于亲族,这些外姓人如何就靠得住?他们当的毕竟都是大汉的官啊,投效天子,连一点心理建设都不用做,更不会有人骂他们不忠义。

    一时间,曹操也不由得头疼了起来。

    信任这些外姓将领,给他们充分的兵权,可他们本来就是汉将啊,到时候天子和自己闹分歧,他们听谁的?

    不信任这些外姓将领,不给他们兵权吧,又容易让他们心生不满,就像现在的于禁这样。

    愁啊,天子这一手,至少也是一箭四雕。

    第一箭,宿卫中的谯县人被大量踢了出去,从此以后曹操对虎贲、羽林两卫的影响力只会愈发的变低。

    第二箭,同时离间了颍川人和兖州人对自己和谯县人的感情,这其实已经动摇了曹操的根基了。

    第三箭,于禁、李整,两个自己手里久握有兵权的兖州大将都被天子给拉拢了,而且整的现在曹操对外姓将领疑神疑鬼的。

    第四箭,通过收拾夏侯楙,充分的向满朝文武展示了一下他的这些个亲族是多么的无能。

    这天子的谋略,还真是一环套着一环啊!

    可惜我征战张绣不顺,折损了威望,唉,就算是想还击,也有些无从下手。

    今夜,曹操无眠。

    然后第二天,曹操就收到了一个足以让他发疯的坏消息。

    夏侯惇回来了。

    不是夏侯惇的信使回来了,而是夏侯惇本人回来了,朝廷收到他消息的时候,他的残兵败将们离着许都已经不足二百里了,天黑之前就能赶到。

    战报显示,夏侯惇压根就没到小沛,在路上就被高顺伏击,一战,就打得他惨败,狼狈而逃。

    就一战啊!

    几千人马,连目的地都没到,一天都没坚持下来就被打没了。

    这仗到底是怎么打的,就是几千头猪,高顺也不可能一天之内全杀完了吧!

    远在小沛的刘备一看,这援军也太不中用了吧,没援军他还守个屁啊,于是连夜就带着残兵败将也逃回来了,连家眷都被吕布俘虏了。

    一时间,曹操突然有一种被人用大锤子狠狠的砸后脑勺的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不是说小胜一场么?这就是所谓的小胜?

    荀彧这会儿也丝毫不给自己的这位亲家脸面了,都不等他回来,就派人去质问他,到底是不是谎报军情,自然,被夏侯惇极力否认。

    我夏侯惇打仗打不赢那纯粹是我的能力有问题,你不能再说我品行有问题啊,这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回都用不着天子下诏了,曹操自己就先坐不住了,下令,严查!

    不查不行,毕竟丧师辱国,仗打得稀碎,又谎报了军情,这两条稍微一延展就是杀良冒功了,除非他打算彻底放弃夏侯惇,否则这两条绝对不能扣在夏侯惇的头上。

    至于所谓谎报军情的人到底是谁,曹操心里大概也有数,但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了。

    弃车保帅,无可奈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