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四十六章 天下英雄刘玄德
    “怎么,你们两个也听说过刘备么?他现在……应该没什么实力吧。”

    刘协再怎么对三国印象不深,大概也知道,刘备好像是赤壁之战之后才开始慢慢发迹的,在这之前,他好像混的一直都挺惨的。

    张宇却郑重道:“玄德公的大名,天下人谁不敬之仰之,老奴虽是阉宦,对如此英雄豪杰,也不敢不知。”

    郭女王在一旁连连点头,完全是一副花痴少女听到偶像名字的表情。

    就连荀悦也感叹道:“唉,当今天下动荡,称英雄而无愧者,怕是也只有此人了啊。”

    这仨人这一顿夸,给刘协都给整的懵了。

    这刘备的名声,居然已经大到了这种地步?

    郭女王道:“我听说,玄德公在淮南讨伐袁术逆贼之时,后方被吕布偷袭而导致断粮,此人领着大军一路撤退时,军中已是半粒粮食也无,此人却能约束队伍不哗变,没饿死的人靠吃先饿死同伴的尸体活命,却对沿途百姓秋毫无犯,不去劫掠,这是真的么?天底下真的有如此仁德之人么?”

    (这段史料出自英雄记,虽然我理智上也不太相信,但这书成书于建安十三年,作者王粲,后来是曹魏的人物,可以排除自吹自擂的成分,可信度应该还是挺高的。)

    “却有此事,号称拥有半个徐州的麋氏家主糜竺也正是因为此事决意将妹妹嫁给了玄德公,并将家中两千名下人和全部财货资助玄德公,帮他度过了此次危难,可惜,夏侯惇属实无能,终究未能救下玄德公,害得他家眷落入吕布恶贼之手。”

    张宇和郭女王听荀悦这么一说,纷纷感叹糜竺的忠义之举,只有刘协,心里卧槽了一声。

    这事儿,他还真不知道。

    他倒是一直都知道刘备拥有仁德的美名,却一直都不是特别清楚这个美名是怎么来的,读三国演义的时候甚至觉得这个人好像挺虚伪的,却不曾想,这仁德二字在具体事例之中,居然如此的让人动容。

    其实古人未必就比现代人傻了,刘备的前半生四处漂泊可以说是屡战屡败,但不管怎么败,似乎随时都可以拉起一直队伍东山再起,身边的一票怎么说也是人中精英的一众文武始终不离不弃,又怎么可能是被所谓假仁假义的表面功夫给忽悠了呢?

    曹操、袁绍、刘表、刘璋都收留过他,老百姓都知道这大耳朵控制不住,不可能久居人下,难道他们不知道?袁绍在官渡之前都狂成那样了,就差直接称帝了,一听说刘备来投还不是乖乖出城二百里夹道欢迎人家?

    实力?刘备投曹投袁投刘表的时候有个屁的实力,他那仨瓜俩枣的残兵败将谁能看得上,但实在是此人名望太大,也太重了,因此明明刘备脑袋上的反骨都快长到脸上来了,却也不得不对此人以礼相待。

    当然,刘备的名望在于仁,好像从来也不在一个忠字,老大杀手的绰号也没冤枉了他,他投奔谁谁就一定倒霉。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刘协就兴致勃勃地拉着荀悦谈论了一下午的刘备。

    然后荀悦兜里那封贾诩给写的亲笔信就愣是没送出去。

    刘协本来就对这刘大耳朵颇为好奇,此时听荀悦这么一说,就更好奇了。

    因此当听说刘备入城之后,尽管当时已经是夜里了,他还是第一时间就差遣了张宇亲自去请人,邀他来北宫一叙。

    “臣,豫州刺史刘备,叩拜天子。”

    好家伙,这耳朵是真的大啊,这人要是再胖点,就跟弥勒佛似的了。

    这是刘协对刘备的第一印象。

    “皇叔快快清起,张宇,来,赐座。”

    话一出口,张宇,和刘备俩人都懵了,半天都没动地方。

    “天子,叫臣什么?”

    “皇叔啊。”

    刘备一听,噗通就给刘协跪了,连忙磕头。

    “臣……臣……臣……”臣了半天,刘备都是哑口无言。

    这特么皇叔是哪来的啊!

    “臣只是一普通宗室,天子,折煞下臣了。”

    刘协也愣了一下。

    然后努力的回想三国演义的内容。

    刘备是啥时候称谓刘皇叔的来着?

    卧槽,我忘了。

    这是闹笑话了么?

    于是刘协只好下去亲自拉着刘备的手将他搀扶起来,道:“既是宗室,又是我的长辈,自然便是皇叔了,皇叔大名如雷贯耳,宗室之中有皇叔这样的英雄,真乃天家之幸啊,来来来,皇叔,咱们坐下聊,对了皇叔您一路劳苦,还没吃饭呢吧?张宇啊,速拿铁板来,我要做一顿铁板烧给皇叔尝尝。”

    刘备咽了一口口水。

    当然不是馋的,而且被天子的这一句莫名其妙的皇叔给叫的有点上头了。

    事实上历史上的刘协压根不可能管刘备叫一声皇叔,且不说刘备那所谓的中山靖王之后是真是假,就刘备那辈分,他俩谁管谁叫叔都不一定呢,况且这两汉四百年了,姓刘的宗室海了去了,这种出五服不知多少代的所谓宗室早就已经没人承认了。

    这玩意跟礼法都不合。

    但既然都已经叫出口了,刘协自然也不可能再收回去,所以……无所谓啦。

    不一会儿,铁板、木炭、和食材都被张宇给端了上来,刘协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展示一番厨艺。

    刘备见状,自然更是惊恐,道:“下臣何德何能,竟劳天子亲自庖厨?这……”

    “哎呀没事儿没事儿,这东西你又不会烤,今日朕与皇叔只叙叔侄之礼不叙君臣之礼,来来来,皇叔尝尝我的手艺。”

    于是刘协就给刘备烤肉。

    刘备晕乎乎的吃了,就连自己吃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整个人已经完全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我一个织席贩履的,怎么就成了皇叔了呢?

    “皇叔,好吃么?”

    “啊?啊,好吃,好吃,备一声所尝珍馐美味,无过于此。”

    “好吃皇叔就多吃一点,我这宫里头也着实是没什么珍贵财货,官职的话我说了也不算,也只有这一手厨艺,能拿的出手了。”

    “臣,谢天子隆恩。”

    “哎哎哎你怎么回事儿,咱这吃饭呢你怎么又跪了,不说好了今日只叙叔侄之礼么?吃饭吃饭。”

    刘备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两行热泪刷得就留了下来,不一会儿竟已经泣不成声。

    刘协心想,这刘备果然爱哭,说哭就哭,真厉害啊,我要有这本事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