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四十七章 我特么是不是把胎盘给养大了?
    “对了皇叔啊,你是不是还有两个结拜兄弟?”

    “结拜兄弟?”刘备再次懵逼。

    他刘备这一辈子交友无数,说是朋友遍天下也不为过,不过结拜兄弟是什么鬼?

    “就是关羽和张飞啊。”

    “哦哦哦,云长和翼德与臣都是刎颈之交,说是我的结拜兄弟,倒也不算错。”

    “他们这次也跟你一块回来了吧?”

    “是,他们是跟着臣一块进城的,现在正暂时安置在夏侯惇将军的家中。”

    “哎呀呀,这样啊,张宇,你快再去一趟夏侯惇的府上,将这两位将军给请进宫里来。”

    “喏。”

    刘备这会儿更晕了,见关羽和张飞?

    见自己,刘备倒是并不意外,他自己比谁都清楚他的名声有多么的大,可是,连关羽和张飞难道也已经有这样的大名了么?

    作为当事人的关张二将,自然就更懵逼了。

    这可是天子啊,正常来说,非两千石以上的官员想见天子一面何其难也?

    更何况是深更半夜的单独召入宫中,这是多么大的恩荣?

    他们二人自认也都是当世猛将,也没有妄自菲薄,甚至也想过会不会有机会面见天子,但却万万也想不到,居然是用现在这样的方式。

    这就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了。

    难道……天子此举另有什么深意?难道是想利用我们兄弟三人制衡曹操?

    可我们仨现在绑在一块也没人家曹操的大腿上的一根毛来得粗啊!

    刘备倒是有虚名,可虚名这东西在乱世之中若是真的有用,他们也不至于漂泊半生了。

    何况那是天子,最不缺的就是虚名,论虚名,也没人比他更大。

    等到两人进了宫,看到刘协和刘备正在吃烤肉,而且是刘协亲自烤肉,更傻了。

    刘协见了他们两个,咧嘴一笑:“这一定就是二爷和三爷吧,来来来,过来吃肉。”

    二爷?

    三爷?

    天子这是打算要弄死他们哥仨么?

    于是他们两个理所当然的就给跪了。

    刘备也被吓得掉了筷子,陪着哥俩一起给刘协跪了。

    而刘协,话一出口也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毕竟他只是缺少古代的常识,又特么不是傻子。

    只是因为见到关羽之后有点激动,以至于说话没过脑子,脱口就说出来了。

    要知道,关二爷在后世可是武财神,刘协他们家还供奉了一个,早晚上香,日日请安呢,这会儿见到活的了,心情自然也就激荡了些。

    “哈哈哈哈哈哈,三位不要这么拘谨么,我就是开个玩笑,哈哈哈,我这人就是好诙谐,快起来吧,快快起来,关张二位叔叔还没吃饭呢吧?来来来,一块尝尝小侄的手艺。”

    叔叔?

    关羽和张飞抬起头看着刘协。

    这特么叔叔又是哪冒出来的啊!

    莫非这就叫天威难测?

    “刚刚我已经认了皇叔为皇叔了,你们二位既然同是皇叔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叔叔了,我已与皇叔说好,今日只论叔侄,不论君臣,咱们还是一块吃饭吧,嘿嘿,就我这手艺,保证你们这辈子都没尝到过。”

    说着,刘协便十分兴奋的站起来忙活上了。

    而刘关张三人则彼此对了一个眼神。

    这天子……也忒没溜了啊,一丁点天子的样子也没有啊。

    刘协却是真的兴奋。

    刘备是个耳朵很大,长得却稍微有一点凶的壮年之人,长得除了有点畸形之外,倒是也挺帅的。

    张飞是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的人,并不是豹头环眼,这个倒是跟自己的印象不太一样,最关键的是,他一点也不黑,给自己一种,类似于萧峰的感觉。

    关于就真的是个红脸,长胡子,丹凤眼的形象,而且还戴着个绿帽子。

    嘿嘿嘿,老子这次可见到真财神了。

    等等。

    想着想着刘协自己就先是一惊。

    财神?

    既然这个世界上连王母娘娘都有,还生了个女儿,还特么的跟我睡过,这说明……这特么说明未必就没有财神啊!

    一时间,刘协看关羽的眼神都绿了,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就跟渣女见到色狼了似的。

    财神爷本尊啊,自己肯定是要禅让的,禅让之后肯定是要穿越回去的,趁着现在多跟财神爷接触接触,多摸摸他,沾沾他身上的仙气儿,回去后是不是就会很容易发财?

    这么一想,刘协脸上都笑开花了。

    然而他的目光却看得关羽浑身上下不舒服。

    忍不住就夹紧了双腿。

    ……………………

    有人欢喜有人忧,人们的快乐,很容易就给身边的人带来痛苦。

    比如夏侯惇,他现在就很痛苦。

    打了败仗回来的夏侯惇有想过回到许都之后面对别人鄙夷的目光,说不定自己会感受到痛苦。

    但特么他万万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痛苦!

    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问题:当初生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不小心把孩子扔了,把胎盘给养大了?

    没等进城,夏侯惇就听说了所谓偷袭杀枣祗,调戏宫中贵人之事。

    一个字,蠢。

    可以写进史书里的那种蠢。

    结果莫名其妙的他就假传军令了。

    这事儿他肯定是不能承认的,否则本就吃了败仗的他现在就可以收拾行李准备回家种地去了。

    不过他脑子不蠢的,刚一拒绝,马上就意识到,这事儿麻烦大了。

    果然,不久后便查出此事乃董昭所为,虽然最终靠着曹操求情保住了性命,却是活罪难逃,把他打发去鄄城跟着程昱去了,直接一撸到底,就让他当个小吏。

    夏侯惇立刻就想到,这肯定是弃卒保车了,这事儿肯定跟毛玠有关,董昭是为了保毛玠,所以才被推出来的。

    这特么毛玠要是对自己没有意见,不迁怒于自己,那他就是个圣人了。

    他特么还是兖州一派的首脑,自己还是谯县一派的领头。

    现在托自己那个蠢儿子的福,夏侯惇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到,这两拨人现在肯定已经是暗流涌动了。

    所以夏侯惇其实进城之前就已经咬牙想好了,等他进了城,就把夏侯楙那个小兔崽子绑到毛玠的面前,当着他的面,杀了他。

    他已经给孟德添了很大的麻烦了,不能再因为一个黄口小儿,再坏了孟德的根基了。

    结果等他进了城才知道,夏侯楙居然杀出了廷尉大牢,还在城门处于许都卫火并,然后,出来几十个叫他少主的蒙面人,把人给劫走了。

    疑似是夏侯惇所蓄养的死士。

    我特么死你大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