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四十八章 信
    晚上,曹操睡不着觉,独自一个人正借着微弱的烛光在在看兵书。

    “还不睡啊孟德。”卞夫人温柔地取过一件外衣披在了曹操的背上。

    “啊,睡不着。”

    “多点一支蜡烛吧,莫要伤到了眼睛。”说着,卞夫人取过烛台,在桌上燃起了第二根蜡烛,一时间,书桌方圆内果然明亮了不少。

    只是曹操想了想,还是将新点的那跟蜡烛给吹灭了,道:“还是节俭一点吧,一根蜡,也足够用了,近来战事颇频繁,且处处不顺,国用已经捉襟见肘了,我既为百官之首,还是要做出表率啊。”

    “这是在自己家里,谁会看你?”

    “细微之处培养习惯,越是没人看的时候,越是应当克己啊。”

    卞夫人一听,只得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唉,那我给你做一碗汤去吧。”

    曹操一听,还真的有点饿了,道:“那就多谢夫人了。”

    正在这时,突然有下人禀报,夏侯惇来了。

    “元让来了?元让怕是同样也没吃饭吧,那就麻烦夫人了,两碗。”

    “好。”

    卞夫人知道夏侯惇来,肯定是要说公事的,最近曹操因为内外朝政的局势,每日都忧心的睡不着觉,就连头发都白了几根。

    真是的

    外面的诸侯嚣张些也就罢了,可怎么连朝中的大臣,乃至于天子也和咱们如此为难呢?

    世人只看到咱们位极人臣的风光,可谁又看得到咱们的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呢?

    很快,夏侯惇就进来了,一见到曹操,立时便放声痛哭,大礼参拜。

    “元让你这是作甚,大丈夫怎做得这等小女儿姿态。”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致使救援不利,玄德公丢小沛,吕布虎踞徐州,此一过也;犬子痴蠢,被奸人利用,累得枣祗枉死,离间了咱们谯县人和兖州人的感情,此二过也。”

    曹操闻言点了点头,问道:“这么说救走夏侯楙的,不是你家的死士了?”

    “孟德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真的养了死士,一定也是杀死这个逆子,而不是放了他。”

    曹操闻言点了点头,对于夏侯惇的说法,他还是相信的。

    事实上他一直也没怀疑过夏侯惇会养死士,倒不是相信他的忠诚和分寸,而是……知道这货压根就没钱养。

    夏侯惇家里很穷的,自己给他的赏赐、俸禄,他全都花在了同乡的谯县老乡身上,平时打仗所抢来的战利品则全部分给麾下的将士们。

    他家里从来就没有过余财,拿什么去养死士。

    正好这时候,卞夫人将两碗汤也端了上来。

    “坐吧元让,喝点汤,别哭了,吕布乃当世猛虎,高顺同样也是当世名将,输就输了,输给他们不丢人,至于你儿子,他确实是蠢了些,但毕竟他还年轻,也怪不得你,至于那些死士么……”

    “可查出了眉目?”

    “没有,我让奉孝去查了,查了一整天,一丁点的蛛丝马迹也没有,就跟突然消失了一样。”

    夏侯惇闻言面色一灰。

    “其实什么都没查到,也能说明问题了。”

    夏侯惇一愣。

    “许都城内,有能力蓄养死士,又有能力将他们藏得如此巧妙的,不多,此必是颍川本地人,家中族人众多,产业众多,这样才能藏得了人,也养得起人,十之八九,此人还身居高位,至少也是两千石以上,甚至,他是天子近臣也说不定。符合这些条件的满许都城去搜,不会超过五个人,挨个查就是了。”

    夏侯惇眼睛一亮,立时道:“孟德你让我去查吧,不管是谁,我定要将此人,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曹操闻言却又叹息了一声,道:“恐怕,不能让元让你来如愿以偿了。”

    “为什么?!”

    “因为此人背后,必是当今天子啊,因为自始至终,害你儿子的,都是天子啊!”

    夏侯惇长大了嘴巴,半响无言。

    “咱们都太小看这位天子了,无人,无财,无兵,无权,呵呵呵,可天子到底就是天子,只要有天子的名号,这些东西,都可以慢慢从我的手里给抢过来。”

    “那咱们怎么办,只挨揍,不还手么?”

    “还手是肯定要还的,但,真的难啊,不管这个算计你的人是谁,咱们至多也只能抓到他为止了,我难道还能学着董卓,废立天子不成?这场仗,咱们赢十次,也伤不到他的根本,人家赢一次,我就是,万,劫,不,复!”

    说话间,曹操已经喝干了碗中的汤,对着窗外的明月,久久失神。

    文若啊文若,会是你么?

    如果真的是你,你叫我可怎么办啊!

    ……………………

    第二天,刘协大半夜特意召见刘备三兄弟并做饭给他们吃的事儿就传遍了许都。

    刘玄德天下英雄,召见他倒是并不如何奇怪,奇的是刘协竟然不顾礼法的叫了刘备一声皇叔。

    天下震惊。

    毕竟刘备漂泊半生,最大的软肋之一就是他出身太低,没法得到士族集团的认可,结果好家伙,刘协一句话直接把他从普通宗室给升级成皇叔了。

    不止是群臣在懵逼,刘关张三人组同样也很懵逼。

    “许都城内的人都说,天子有鬼神之谋,天子礼遇如此之重,必有深意,只是……到底有什么深意呢?”

    三个人嘀嘀咕咕半天,却始终嘀咕不出个所以然来。

    却在此时,外面有下人来通报,说是秘书监荀悦亲自过来邀请他们刘关张三个人去府上暂住。

    三人闻言,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他们仨毕竟是第一次来许县,也没什么熟人朋友,因此昨天他们和夏侯惇一道入城之后,就暂时住在了夏侯惇的家里。

    问题是刘关张三人跟夏侯惇的关系也并不好,大家互相看着都挺不顺眼的,刘备住在这里他自己也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

    去荀家,自然是要远比在夏侯家住着要强得多的,再说这荀家一门三个两千石,又是当世的顶级世家,刘备自然也有结交之心,当即便欣然答应了下来。

    一路上,刘备与荀悦同坐一辆牛车同行,关羽和张飞则在身后跟着。

    就见荀悦突然就从身上掏了一封信出来递给了刘备,道:“皇叔见谅,虽然咱们也是初次见面,但事关重大,我也不得不托付你了。”

    “这是什么?”

    “是宛城贾诩写给天子的亲笔信,我恐在短时间内恐怕没有机会面见天子了,还请玄德公将这封书信替我转呈天子,眼下许都城内人人心向曹贼,就连我家的文若和公达我也信不过,天子既认您为叔,我相信,皇叔您一定是天子信赖的忠义之士,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