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四十九章 山雨欲来
    此时的刘备,是完全懵逼的。

    他特么昨天才刚进许都城啊,怎么就给他一个这么艰巨的任务?

    事实上荀悦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今天早上一早,荀悦刚一出门,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校事府的人给盯上了。

    这些校事府盯的根本就不是暗哨,而是明哨啊!

    而且,荀攸和荀彧同样表示,自己也一样,都被校事府给盯了明哨。

    荀彧自重身份,倒是没有和这些校事一般见识,但他和荀攸却都不干了,吵吵嚷嚷的,一大早上就跑去郭嘉的家里和他干了一仗。

    然而这次郭嘉却一点都不虚他们俩,直接就表明这是太傅的意思,此前有贼人暗中蓄养死士栽赃嫁祸夏侯惇之子夏侯楙,他却没能查得出那贼人的踪影,太傅对此,很是震怒。

    这许都城既然已经有了死士,自然也就不安全了,三荀都是朝廷栋梁,太傅的肱骨,因此自然要重点保护,万万不能让贼人再次行凶。

    说白了就是监视,只不过换了一个稍微好听一点的说法而已。

    荀攸倒是还好,荀悦闻言,心里却是忽悠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一半是恐惧,一半是懊悔和自责。

    而且他这么聪明的人很快就想明白自己的破绽在哪里了,他最大的破绽就是特么的没有破绽,做得太干净了,而许都城内满打满算,有这个能力的人都不多,随便用排除法一匡,就给他匡起来了。

    而既然已经被校事府贴身监视,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露出马脚,被郭嘉发现什么端倪。

    就算是没发现端倪,最近这段时间他却也是不方便再去动那些死士了。

    可是这不行啊,那些死士现在担负着联络天子与贾诩的重任,这是关系到社稷安危的真正大事啊!

    一想到此,荀悦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俩嘴巴。

    都怪我,都怪我啊!

    我为什么要出动死士去杀夏侯楙啊,杀鸡用了宰牛的刀,已经耽误了天子的大事了啊!

    一想到此,荀悦的心里就跟被一百只虫子同时啃食一般,剧痛无比。

    为天子,为天下,这条可以和贾诩暗中沟通的渠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断,为此,荀悦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但是,贾诩的亲笔信天子还没看呢啊!必须得想个办法,托个人,单独将其转交给天子。

    托谁呢?

    荀彧和荀攸无疑是最方便的,但……且不说他们两个也被监视了,最关键的是,荀悦在这件事上还真信不过这两个亲人,毕竟荀彧乃是曹操的真正的肱骨,是整个曹魏集团的二号人物,而荀攸,同样也已被曹操拜为军事,参太傅府军事。

    种辑吗?这倒是个忠臣,但他丝毫不敢小瞧郭嘉的嗅觉,这个时候去见种辑,一定很难逃得过郭嘉的眼,而且种辑身边的监视一定比自己来得少,况且种辑身为开府重臣,想要单独见天子,并不像自己这么方便。

    于是想来想去,荀悦最终找到了刘备。

    他是昨天刚刚才进的许都城,还是个外人,这时候不可能有人怀疑他。

    而且荀悦那天进宫和天子足足谈论了一个下午的刘备,荀悦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天子对刘备的看重和推崇。

    天子还特意拜了刘备为皇叔。

    他近期一定还会再次召见刘备,刘备一定还有机会自然而然的,单独面见天子!

    此人乃天下英雄,又得天子如此恩重,绝不可能叛天子而投曹操。

    赌了!

    此事的成败,就全都交托给此人吧。

    …………

    而刘备在拿到了这封信之后,自然一早上都坐立不安。

    贾诩,给天子的信?还是通过荀悦搭的线?还要通过我来转交?

    这肯定是要出大事儿啊!

    想来想去,想去想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取出信来端详了足足半个多时辰,只觉得这哪里是什么信,分明就是一块烫手的烙铁。

    最终,刘备还是没忍住,将信拆开读了起来,这一读,立马就倒吸一口冷气。

    “恭呈大汉天子陛下,臣贾诩生食汉禄,叩拜天恩浩荡,愿我大汉万寿无疆。先主张济,虽委身于董卓逆贼,却无一刻不愿报效朝廷,其子张绣,一心归降,绝无二心,怎奈曹贼欺人太甚,竟奸辱先主母邹氏在先,此举无异于辱人母亲,将军完不能忍,以至酿成大祸,然臣尽忠之心从未动摇,天地可鉴,日月可证。”

    “臣与将军投诚之心至诚,以先遣家小先行在颍阴赞助,当年长安时,朝中臣僚,认识臣家小者十之八九,万不敢有半分欺瞒,天子亦可遣一天使至此,行联络之事。”

    “臣听闻,夏侯惇徐州前线大败,曹贼徐州战事糜烂,猛虎吕布已全拒一州之地,曹贼与吕布生死大仇,必不敢放任,不日必亲率大军前往攻打,留守许都者,无外曹洪、曹仁、夏侯惇三者而已,吾观之,三者插标卖首之辈尔。”

    “待曹贼至彭城,臣与将军尽起五千西凉铁骑,并南阳人马勠力北上,贼必来救,届时许都空虚,陛下可使宿卫军与许都卫合力,控制城中武库、辎重、城防、及军中将士家小,则贼兵军心必乱,只需遣一上将,以天子之诏行事,必可斩其将收其兵。”

    “陛下以大军南下,断曹贼归路、粮草,与吕布内外夹击,必使曹贼军心大乱,只需录曹贼之功保其姓名家小,侯爵富贵,则曹贼必降;臣与将军带天子诏,引轻骑之取鄄城,不出十日,必可全取兖州,如此,天下定矣。”

    信是写在一封绢布上,字很小,写得满满的看着都累眼睛,等看完之后刘备身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是要天崩了啊!

    这贾诩也真不愧是毒士之名,若天子真要依此行事,刘备判断至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能成。

    可……真的要这么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