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五十章 风满楼
    看过信之后,刘备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时间也十分的纠结。

    这事儿,看上去确实是挺靠谱的,但刘备从本心上来说却有些不愿意去做。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政变了,天子要杀一个大臣而已,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么?前前后后至少有五万名将士成为了这场政变的背景。

    倒不是刘备迂腐,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没必要做到这一步吧!

    天子现在做的其实就已经很好了啊,完全可以徐徐而图之,逐渐削其羽翼,培养忠于大汉的嫡系,逐步蚕食,有什么不好么?你们俩完全可以就这么正常投降就好了啊!有了这两人的效忠,天子手里就有兵了啊,此消彼长之下,大汉的政治事态完全可以进入一个微妙的平衡,大家完全可以和谐相处一段时间,慢慢再说其他啊!

    何毕搞得这么大呢?

    袁绍、刘表、统统都不管不顾了么?

    先是让将士们毫无意义的和已经投降了的张绣打一场,就是为了杀一个夏侯惇、或者曹仁曹洪?

    要知道刀剑无眼,没人知道那是演戏。

    然后再背后阻断曹军归路。

    曹操那时候应该正在和吕布打仗呢啊。

    万一计划失败,或是进展不如预期,前线的这批将士岂不是全都成了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了?

    再说就算计划成功,那吕布乃天下猛虎,临阵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这么大的破绽吕布难道就抓不住?到时候要有多少将士枉死?

    再说如此一来朝廷陷入内斗,必然伤筋动骨,实力大损,河北袁绍的不臣之心已经昭然若揭了啊!若是袁绍趁此机会挥师南下,这汉祚难道就能保得住?

    你这不是在除贼,你这是在和曹贼同归于尽啊!

    退一万步来说,若是真的要殊死一搏,曹操只有一个人而已,现在宿卫都已经在天子手上了,如果只是想要他的命,直接在他入宫的时候安排一些刀斧手给他手起刀落,岂不干脆?

    他贾诩倒是可以因此坐享策划之功,事成的话封侯拜相不在话下,即使将来袁绍真的来了,他卖身都能卖得价钱再高一点。

    甚至这对刘备本人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到时候他十之八九也会跟着曹操一起从征徐州,就算不去,他在徐州那边素有威望,到时候收编曹操部队,负责对抗吕布的只能是他,几乎不做第二人选。

    可这天下却是要大乱了啊!

    以天下作为赌局,数万将士的性命作筹码,行此等阴谋之事,贾毒士,果然名不虚传。

    要做,还是不做呢?

    刘备陷入了纠结之中。

    ………………

    另一边,朝堂上的争斗也没有停止,相反,愈发的激烈了起来。

    曹操和杨彪直接就在尚书台吵了起来,一个录尚书事的太傅站在桌子的左边,一个录尚书事的太傅站在桌子的右边,一边拍桌子一边喷。

    荀彧则坐在桌子的中间,看着一盏本来他打算要喝的梨水上面不停的被两个人的吐沫星子落在上面,无奈的重新将梨水放了下来,感觉嗓子更痛了。

    俩人争论的焦点在于夏侯惇。

    杨彪认为,夏侯惇不仅丧师辱国,而且还疑似蓄养死士,必须将他下狱严查,一旦查实,立斩不饶!

    曹操则认为,夏侯惇虽然打了败仗,但他至少把残兵败将给带回来了,而且吕布、高顺都是当世名将,此战非战之罪,应该给他升官。

    一般情况下荀彧都是帮着曹操的,但是这一次,他都觉得太离谱了。

    吕布和高顺是当世名将,这不假,可你难道是此时才知道这俩人是当世名将的么?这会儿又说是非战之罪了,那你当初把夏侯惇派出去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杨彪都被曹操的无耻给气得有点疯了,他特么的这也太不要脸了,就跟他吵,一时间把尚书台给吵得鸡飞狗跳的。

    最后,俩人吵得实在都没劲了,荀彧居中调停,道:“要不,还是让我进宫,去问问天子的意见吧。”

    杨彪自然说没问题,他知道天子肯定是向着他的。

    曹操则似笑非笑地看了荀彧一眼,道:“好啊,都城之内有人蓄养死士,我相信一定不是元让所为,一定要大力的查,严查!还元让一个清白。”

    荀彧的神色如常,只是微微点了下头,表示明白,就要进宫,他身上除了尚书令的职位之外也兼着始终的职位,去北宫反而比曹操和杨彪都更方便。

    “等一下。”曹操突然叫住了荀彧。

    荀彧回身,抱拳拱手:“太傅还有吩咐?”

    “既然进宫一趟,就顺便帮我把这份奏表也送进去,这件事,还是要天子批示得好。”

    荀彧闻言微微的,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将竹简接过。

    然后就被一旁的杨彪一把抢到手里:“奏表都不需要经过尚书台的么?”说着就打开奏表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杨彪狠狠的把奏表就往桌子上一摔:“岂有此理!曹贼,你竟敢欺君?!”

    曹操却呵呵笑了:“太尉,我这也是为了国事。”

    荀彧见状,连忙将桌上的竹简给捡了起来。

    上面赫然是曹操的请表,说是朝廷连年征战,国库已经十分空虚,此次他将要亲征吕布,军中连粮草都没法准备充足,当此为难关头,建议天子做万民表率,请主动削减宫中用度一半,同时,城内所有留守的朝廷官员,暂时停发俸禄,共赴国难,总之,从现在起,国库中的一切钱粮,都要优先供应前线大军。

    将士们上战场是杀人的,不能让将士们连饭都吃不饱,将士们吃不饱饭饿肚子是会闹事儿的,军中哗变是要死人的。

    荀彧一目十行的飞快看完竹简,手腕已经微微有一点颤抖。

    欺君,真的是欺君啊!

    曹操所言到也确实是实情,作为大汉朝的大管家,没人比他更清楚朝中局势之艰。

    事实上朝廷实际能控制的区域只有兖州和豫州两个地方而已,兖州经过连年的战乱和蝗灾,实在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了,收上来的钱粮能够维持兖州的行政运作基本维持就谢天谢地了,基本不指望他们往许都交钱交粮。

    豫州东南边一半,尤其是全天下最最最富庶的汝南郡,那是袁家的老巢所在,随着曹、袁两家的关系恶化,想从豫东、豫南收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此事实上朝廷的用度主要就依靠许都附近的那点屯田,以及颍川郡的就地支持而已。

    这几年灭李傕、征张绣、讨袁术,战事就没停过,朝中的钱粮是真的已经捉襟见肘了,这个不假。

    可再怎么穷,也不至于压缩宫中的用度吧!

    宫中用度本就已经一压再压,许多服侍的宫女宦官连吃都吃不饱,再削一半?这是要饿死人么?

    何况宿卫肯定也是不上前线的,这宿卫可是不事生产的职业士兵,要吃禄米的,一句优先保障前线,到时候宿卫吃什么?陪着北宫一起要饭么?

    奏表中还提到了哗变,这不是威胁天子又是什么?

    两条奏表一起送,这是要逼迫天子二选一么?

    荀彧拿着奏表,一脸不敢置信地盯着曹操看了差不多有一分多钟。

    曹操也坦然地看了荀彧一分多钟。

    “喏”